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0章 乔月中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安德烈被骂的莫名其妙,他说什么了?

    小护士蹭蹭的走了。

    依着安德烈原来的脾气,他也得蹭蹭的走了,可是那还有一个等待看病的‘病人’

    怎么着也不能让她白等不是?

    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上。

    又拦下一个看似医生的男人,在对方拒绝之前,安德烈抢先道:“我不要听什么让我转院,或者找别人的话,我就问你,我朋友现在要看外伤,你们到底给不给治!”

    男医生扶了下眼镜,看了眼乔月的方向,没什么诚意的道歉,“不好好意思,我们合院的内外科大夫,都要到楼上会诊,出了一个大事故,实在……”

    “妈的,你再说一句,老子砸了你们的医院!”安德烈真毛了。

    他仅剩的脾气,才让他没有动手打人。

    操!不就是那三个贵公子,除了苏韵脖子划了一刀,其他两个能有多大点事,搞这么大动静,马屁快拍上天了吧!

    他们到底知不知道,真正救了那三个贵公子的人,正坐在那,等着医生呢!

    所以说,这个世道,有时真的很让人失望痛心。

    “这位先生,你冲我吼也没用,这是上面通知下来的,你看,家属来了。”男医生今天不怕他,因为受伤的人,地位超然,他能有什么办法?

    门外,浩浩荡荡走进来一群人,气场都很足。

    但气场最足的,应该就是走在最前面的贵妇。

    手里跨着名牌包包,梳着光鲜亮丽的发,穿着昂贵的名牌服饰,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多有钱似的。

    “周主任,你怎么还在这儿,赶紧上去给我儿子看病,听说他伤到脑袋了,脑袋受伤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我可告诉你,我儿子要是有什么好歹,你也别在医院待下去了。”郑夫人用手指着被安德烈拦下的医生,语气那个傲慢的,好像她是王母娘娘似的。

    安德烈索性直接怼回去,“你儿子死不了,医生也不用全围着他转,别人难道不看病了吗?”

    安德烈的声音很大,故意把话说的很重。

    乔月坐在一边,静静的看戏,她外套脱了,里面的衣服,颜色有点浅,所以血迹的颜色很醒目,也很让人心惊,其实她的伤口,挺深的,需要缝针,她心里也清楚着呢!

    男医生微低着头,站在一边,嘴角勾起,不明意味的笑。

    郑夫人压根没料到,会有人敢这么跟她说话,再仔细瞧着安德烈的脸,在京都贵族圈,还真没见过这号人。

    于是,想当然,她把安德烈当成了普通人。

    “你敢咒我儿子死,你叫什么名字?在哪上班?回头我要找你们领导!我儿子精贵的很,哪是你们这样的普通人能比的。”

    安德烈气疯了,就说他不喜欢女人,尤其是脾气不好的女人,真他妈难缠,烦死了!

    “我是谁,还轮不着你管,一个小小的交通局长,以为自己是天皇老子,你也把自个儿当成太后了?滚一边去,老子现在不想跟你吵架,你!赶紧去给她包扎伤口!”

    被指名的周医生,没有任何迟疑,朝着乔月走过去。

    郑夫人哪咽得下这口气,“周医生,你是这里最好的外科大夫,我希望你现在立刻上去,给我儿子看病,楼上还有苏家的公子,你知道是谁了吧?要是他出了什么意外,你担待的起吗?”

    周医生脚步迟疑了下,但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又朝着乔月走去,“我给她缝合一下,耽误不了多少时间,郑夫人有时间在这里吵闹,还不如早点上去看看你儿子。”

    郑夫人气的脸型都变了,“你……你也敢这么对我,回头我再收拾你!”

    周医生在乔月面前蹲下,听着郑夫人高跟鞋的发出的尖锐声音,无奈的苦笑,“权大压人啊!要不你跟我一起上楼,我找间医生办公室,替你检查一下,你的伤口可能缝合的深一点。”

    安德烈走过来,在看到乔月肩膀的鲜血时,脸色刷的沉下,“你竟然伤的这么重,赶紧到楼上去,今晚你不能出院,要在医院里观察,我得去跟领导汇报。”

    完了完了,她伤的这么重,难以想像领导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

    乔月低头瞟了眼自个儿的肩膀,好像是有点重,她只是出来的时候,匆匆扫了一眼。

    “好吧!我现在有点累,找间病房吧!要单间,我不想被人打扰。”

    “这……恐怕不好办!”周医生是知道贵宾病房的紧俏,这一晚上,又来了好几位,只怕是不够啊!

    正在打电话的安德烈,回头吼道:“你他妈的啰嗦什么,赶紧找个轮椅,推她上去,我告诉你,她要是搞严重了,你跟你的医院都死定了!”

    安德烈也是气急了,完全没意识到,他的威胁跟刚才的贵妇,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周医生被吼习惯了,浑然不在意,“我只有一条小命,你们还都抢着要灭,真是抢走,走吧!我去找轮椅,你在这儿等我。”

    “不用,我自己走上去就行了。”乔月完全展现了柔弱的一面,没那么尖锐了,看的安德烈心慌的要死。

    因为能让这丫头,如此的安静,看样子,伤的不轻啊!

    乔月也没要医生扶着,自己上了电梯,还有电梯,挺先进。

    她还有功夫,想这个问题。

    “上四楼吧!四楼是高干病房,那里人少,你们家肯定也不会在意多花钱。”

    “行!”乔月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

    在经过三楼时,依然能到吵吵嚷嚷的动静。

    到了四楼,有护干进进出出,像是在准务病房。

    “王护士!”周医生走到护士值班台,“高干病房还有吗?我要一间。”

    值班的小护士果断摇头,“没有了,今天来的三个,都要住进高干病房,剩下的三间病房,两间住着人,还有一间,是要预备,留给领导的。”

    为防止有高层领导突发疾病,他们常年空着一间病房,说白了,这一间就是苏微寒专用。

    周医生为难了,“这可怎么办?难道还要到楼下找单间?”

    小护士摇摇头,“你到楼下去也没用,院长吩咐了,不再接待病人,也就是说,就算病房空着,也不许住,否则医院人太多,领导来了不好看。”

    “这算什么,我们这儿是医院,又不是专门拿给供领导拍马屁的!”

    “你小声点,别让院长听到,对了,你没去三楼,领导肯定要不高兴的,赶紧去吧,不然会影响你评级!”小护士低声劝他。

    周医生有些愤慨,“我是医生,当然要照顾病人,管他的评级,对了,我的病人。”

    周医生回头一看,人呢?人哪去了!

    “什么人?”小护士也探头。

    周医生跑回去,又一间一间病房的找,终于在一间病房,看到了已经躺下的乔月。

    周医生冲进去,本来要劝她离开的话,又不忍说了。

    但是紧随而来的小护士,却急了,“周医生,她是谁啊?你怎么把她带这儿来了,这间病房是郑夫人定下的,她儿子检查完了就要过来了!”

    “闭嘴,快去拿缝合用品,我要先给她缝合!”周医生还算冷静,不管怎么样,都得先给她缝合再说。

    “可是……”

    “快去!”周医生拖来椅子,坐在病床前,又把灯移了过来,这时才发现,小姑娘的脸很红,红的不正常。

    小护士跺了下脚,也只好跑去拿托盘。

    等她把托盘拿来,周医生迅速用剪刀把伤口的衣服剪开。

    两人都倒吸了口凉气,因为她的伤口泛着异样的黑色。

    “她……她是这是中毒了。”小护士也有点不忍心了。

    周医生脸色沉的厉害,“要清洗伤口,去找血液科的人过来,要给她验血,我无法判断毒性。”

    “好,我这就去。”小护士匆忙跑出去,迎面撞上一个英俊的男人。

    “怎么了?”安德烈拉下她,感觉自个儿的心都悬起来了,“是不是刚才过来的小姑娘,有危险?”

    “她中毒了,你快放开我,我要去叫人。”小护士顾不得跟他解释,使劲把他推开了。

    安德烈傻了,不行啊!他得赶紧通知封瑾,否则这小子一定会杀人。

    打电话,赶紧打电话。

    这世上,能让安德烈激动成这样的人或事,估计也找不到第二件了。

    电话打到了封瑾的办公室,人没找着,他才突然想起,封瑾应该在坐飞机来的路上。

    于是,安德烈又打了一个电话,让小四去军用机场接人。

    小四正在国安局执班,听出安德烈语气不对,想追问来着,可是对方电话已经挂了。

    但是他预感到,肯定出了大事。

    就在他跑出办公大楼时,看见局长的车呼啸开走。

    “坏了,乔月出事了!”小四虽然不相信,但事实摆在那,一定没错了。

    安德烈刚刚放下电话,楼道内就吵吵嚷嚷上来一群人。

    安德烈没管他们,径直走进高干病房。

    瞅见平日里伶牙利嘴的小姑娘,毫无生气的躺在那,他的心情,也沉重到了极点。

    他习惯忽略很多事,就像他忽略了,乔月只是一个十五岁小姑娘的事实。

    ------题外话------

    这一段写的好激动,好激动!好久没写这么激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