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8章 真够倒霉
    乔月站起来,正要收起枪,但见丑男突然又动了。

    他像是完全感觉不到胸口的疼痛,依然凶猛的朝她冲过来,而且速度也比之前更快。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苏韵等人顿感绝望。

    这么变态的人,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

    不过想想也是,正常人能干出这事吗?

    安德烈等人带着警察冲进来时,乔月跟丑男已经打红了眼,双方都像是不要命似的。

    乔月骨子里的血性,全都被激发出来。

    她像恶狼似的,扑向丑男,奋力的将他压在地上。

    她发了狠,喉咙里发出类似野兽的咆哮。

    拽住丑男的胳膊,撕扯着狂叫一声,用力朝后面掰。

    “啊!”乔月的声音,震得整个房子都在颤抖。

    安德烈愣愣的看着,乔月掰断了丑男的胳膊,是极度扭曲的折断,如果不是皮肉连着,恐怕已经折下来了。

    就好像吃整只鸡的时候,扯下鸡翅膀。

    比喻的虽然并不恰当,但至少是生动的。

    小八跟在安德烈身后,看到乔月癫狂的样子,赶忙跑过来,“乔月,你清醒一点,别再掰了!”

    乔月像是从很远的地方,听到小八的声音,回过头,对上小八的眼睛,情绪才慢慢的平复。

    扔掉断掉的手,乔月站了起来,“我没事,不过就是个变态而已,妈的,他想变态,我可以比他更变态。”

    丑男艰难的想要把头扭过来,他要看到乔月的脸,要记住。

    乔月察觉到他眼睛里的报复,心中一发狠,拿起桌上的一瓶不知名的液体,倒在他的脸上。

    这是什么东西?

    呵呵!当然是极具腐蚀性的硫酸,丑男用来清理血迹的,现在却用了他的身上,多么的讽刺。

    乔月的这一举动,惊到了多少人,数都数不过来。

    但是真的想到阻拦的,只有警察。

    安德烈只是站在一边看戏,还很悠闲的点燃一根烟。

    小八早在她倒出液体时,就已跳出老远的距离。

    开玩笑,被硫酸溅到,那还得了。

    乔月扔下瓶子,闻了下手上的味道,自己都有点嫌弃,“防止他报复,精神病……呵,能判多久还不好说呢!”

    不错,万一丑男被鉴定为精神病,那么,他所做的一切,都有可能被定性为没有行事责任能力,最终的结局,也只是被关进精神病院,安稳度日。

    丑男内心变态畸形,留着他,确定是个祸害。

    小八看了乔月一眼,回头让警察过来把人抬走,并提醒了他们,什么话该说,什么话又不该说。

    已经有警察跑去给公子少爷们,解开了绳子。

    可怜的天之骄子,下来的时候,还需要别人搀扶,甚至是背着,因为腿软了,也被吓傻了。

    警察要搀扶苏韵离开时,他制止了警察的动作,停在乔月身边。

    “谢谢你……救了我。”苏韵说出这六个字,已经不太容易,心脏颤抖的很厉害。

    他现在觉得乔月很可怕,她竟能硬生生的掰断一个人的手臂。

    而且看她刚才跟丑男拼命的架势,苏韵忽然觉得,她或许比丑男还要更可怕,就某些方面而言。

    “不用谢,以后见了我,记得恭敬一点就成。”乔月用袖子抹掉脸上的血,头也不回的走了。

    有警察留下来,取证,搜集信息。

    几位小爷,全都送进了医院,再通知各自的家人,这些都是警察的事。

    安德烈对小八点了点头,小八留下来协助警察善后,安德烈则跟上了乔月。

    他们所处的,是一间废弃的医院。

    很早了,大概是战争年代留下的。

    乔月靠在路灯下,仰望着暗沉沉的星空,又想抽烟了,可是口袋里空空如也。

    一根烟出现在她眼前。

    “抽吧!今天受刺激挺大的。”安德烈拿出火柴,划亮了。

    乔月接过烟,就着他的手,点燃了烟头。

    安德烈也不说话,只是陪着她站在路边。

    一根烟抽了一半,乔月才有空骂了句脏话。

    “妈的,今天真够倒霉!”

    “也不能算你倒霉,如果你没有察觉到,今晚这几个小子肯定得报销,是你的观察力太敏锐,没办法避免。”

    “你这也算安慰?”乔月笑出了声。

    “算!我只能安慰到这个程度,不过有人可能要过来了。”安德烈的语气,怎么听着都有些幸灾乐祸。

    乔月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像你这样的男人,一辈子都讨不到老婆!”

    “无所谓,一个人挺好,多一个人,多出来的麻烦,呈几何倍数增长,我没那个耐心。”看着封瑾操心乔月,安德烈已经有了心理阴影,都怪他俩。

    “呵!但愿你以后还能说出这番话,走了,去医院,给我的伤处理一下。”她本来打算直接回家睡觉的,现在看来,是不能了,最少也要美化伤口,不能看起来太过狰狞。

    “我以为你不在意呢!”安德烈让她在原地等着,自己去把车子开过来。

    来到京都第一医院,整栋医务楼,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这样的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楼下广场,来了一辆又一辆的车子,呼啸而过,看得出有多紧张。

    医院大厅入口,不断有白大衣,进进出出。

    大厅里,每个人似乎都忙的找不着北,以至于,她跟安德烈傻傻的站在那,好像很另类似的。

    “要不然,还是找个人问问?”安德烈也有点懵,估计他也很少,主动又平常的来到医院大厅,跟普通人一样,但是他并不知道在哪挂号,真是够搞的。

    “我不管,反正我正流血呢,而且这里可能还要缝针,你看情况搞吧!”乔月索性去找椅子坐,她现在好累,好想睡觉。

    要缝针的地方,是胳膊上,先前被那疯子用刀子喇了一下,她用碎布简单包扎了,现在已经不流血了,不过手臂已经麻木。

    安德烈有点后悔陪她来医院,这活就应该让小八来干。

    没办法,都到了这个份上,他也只有硬着头皮上。

    “请问……”他拦住一个匆忙的小护士,还没说问什么呢,人家把秀眉一拧,眼睛一瞪,“别在这里捣乱,今晚医院出了大事,你要有事,就到别的医院就诊,反正医生也没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