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3章 要比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韩应钦觉得有必要,把国安局常见的考核项目,跟他说一说。

    苏韵听完了之后,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就她那小身板,怎么可能野外徒步急行军,还要进行高强度体能训练,不可能,一定是韩叔,你放水了。”

    乔月啪的放下筷子,“你不仅侮辱了国安局,侮辱了我干爹,也同时侮辱了我,不相信的话,今晚我可以跟你练练,你们家有演武场吧?”

    苏韵瞪大了眼睛,把她上下看了一遍,“好,比就比,我小时候也是学过拳法的,学校的体育比赛,第一名都是我的,我还能怕你不成?”

    在营救的路上,有些记忆模糊了,或许是他不想相信的缘故,所以一个劲的告诉自己,那是幻觉,在极度惊恐之下的幻觉。

    苏微寒想阻止来着,韩应钦对他笑着摇摇头,“让他们小孩子玩去,不用管,乔月有分寸。”

    这就是典型的,自家娃儿优秀,当父母的自然流露的自豪神情。

    苏韵气的不行,什么叫乔月有分寸,这么看不起他吗?

    像苏韵这样的年纪,更容易轻气盛,容易冲动嘛!

    晚饭剩下的时间,苏微寒越看乔月越喜欢。

    进退有度,话也不多,很有礼貌,问什么答什么,她的回答都很得体,既不夸张,也不过份。

    饭局的最后,苏微寒甚至开玩笑说,要是早知道有这么个丫头,他认来当女儿了,有个贴心的小棉袄,省得总是看儿子生气。

    苏韵感觉自己被贬低的渣都不剩,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太子爷,走出这道门,有多少人对他卑躬屈膝。

    饭后,苏微寒让太子爷带着乔月四处转转,刚吃过饭,不能剧烈运动。

    苏韵终于逮到机会,跟乔月说话了,原形毕露。

    “我警告你,马上回你家去,别在我这里待着,还有,别太自以为是,本少爷以前是不屑跟你动手,否则你早被我打趴下了!”

    苏韵张狂的模样,像足了嚣张的富二代,简直不能再像了。

    乔月站着没动,“其实我也不太想跟你动手,胜之不武!”

    乔月绕过他便走,留下气的一脸蒙逼的太子爷。

    “喂!你把话说清楚了!”苏韵情急之下,搭上了乔月的肩膀。

    下一秒,他整个人就被甩飞了出去。

    幸好乔月还不算狠,把他扔草丛里了。

    苏韵愣了三秒,才飞快的从草丛里爬出来,几步奔到乔月面前,“你对我动手?”

    “no!我只是讨厌有人把手搭在我的肩上,下意识的一个反应而已,不用那么计较吧?”那的确是下意识的动作,是不是故意的,就不好说了。

    “我不较真,当然可以!”

    话音未落,苏韵就朝她挥起了拳头。

    两位中年帅大叔,站在书房的露台上,看着楼下的战况,两个人都很淡定。

    “小丫头的身手,很凌厉,实战练出来的,不是花拳绣腿,她的考核成绩,实至名归!”苏微寒心里不只是羡慕那么简单。

    如果他没记错,乔月是封瑾的未婚妻。

    呵!真是一对很相配的恋人。

    “她能吃苦,反应也快,我培养她,也只是因为她的性格更适合搞情报,做特工,其他的,她一点兴趣都没有。”韩应钦说的也很谨慎。

    “国安局已经很好了,像苏韵这样的资质,没有机会进去了!”

    “苏韵年纪还小,还需要历练,一朵小花,你把他放在温室,虽然开的很好,但是他永远都走不出温室,经历不了风浪,让他出去闯吧!”韩应钦这话说的,并没有其他意思,单纯出于长辈对晚辈的关心。

    苏微寒放下杯子,双手插进兜里,笑看着他,“就让他去封瑾的部队锻炼,再过一段时间,封瑾的嘉奖令就下来了,到时给他开一个庆功宴,对了,你还是要考虑一下婚姻的事情,你不结婚,我总是放心不下,我们已经老了,别再成孤家寡人。”

    “怎么会呢!我有女儿,现在还有老母亲,还有哥哥,他们就是我的亲人,等我退休了,就到他们村子生活,跟他们待在一起,感觉应该还不错。”韩应钦也没忘了给乔奶奶打电话,基本是一个星期,去一个电话。

    老人家唠叨的声音,让他觉得很温暖。

    苏微寒的表情变的有些微妙,“不是亲的,总归不一样,人总要有自己的血脉,才能算得上延续生命。”

    韩应钦没再说什么,楼下胜负已经出来了,其实不存在任何质疑,很明显,就是苏韵被揍一顿,而且还是毫无还手之力。

    回去的路上,乔月有点担心,“我会不会下手太重了,毕竟他是太子爷呢!”

    韩应钦拍了拍她的头顶,“没什么,他那是自找的,你打轻了,他也不会感激你,这孩子被惯坏了。”

    韩局长的语气有点怪,还在那叹气。

    “那倒是,其实他也不算被宠坏,我见过更坏的小子,不过已经被我收拾了。”乔月扭头对他傻呵呵的笑。

    忽然,她看到对面的街边,有熟悉的身影。

    “爸,你先回去,我遇见一个熟人,待会我自己会回去。”

    “把枪带上,防身。”韩应钦递给她一把小巧的手枪,很容易藏起来。

    “知道呢!”乔月接过枪,打开弹夹看了下,子弹是满的,一共六发,打完就没了,其实还不如刀子好用,可以无限使用。

    目送韩应钦的车子开走,乔月前往马路对面,在路灯下,拍了下一个男人的肩膀,“嗨!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儿干嘛?”

    男人惊吓的回头,显然是吓了一跳,“是你啊!”

    “不然你以为还能是谁,为什么站在酒吧门口,要么进去,要么离开,很为难吗?”她也是觉得夜晚无聊,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回去看资料,所以找个理由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