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 金主?
    乔奶奶做饭的手艺,是越来越精湛。

    每天做的饭菜,都被吃的干干净净。

    祁彦晚上没走,睡在新房,跟乔阳一个屋。

    他那儿装上蚊帐了,秋蚊子也叮不到。

    乔月还是喜欢跟奶奶睡一个屋,而且老房子夜里更凉块。

    夜晚很安静,乔安平收拾了铺盖,搬了凉床,非要到晒谷场看稻子。

    每年都有稻子被偷的情况,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自家辛辛苦苦种的稻子被偷,想想也让人觉得很生气。

    所以,每晚都有各家的男人,扛着凉床在外面露宿看稻子。

    人多在一块,也就不觉得寂寞了。

    封瑾到达营地之后,给乔月来了电话,报了声平安。

    乔奶奶在一旁,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

    乔月洗了澡洗了头,坐在院子里乘凉,等着头发干。

    祖孙俩坐在一起聊天。

    乔月当然不会告诉奶奶,她的那些际遇,说出来怕是会吓着老人家。

    隔壁林家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也能听见。

    似乎是林氏又在唠唠叨叨,好像是林玉梅不干活,晚饭也没做,就在家里躺着,跟官小姐似的。

    也难怪林氏生气。

    地田里的活,她不干也就罢了。

    家务活也不沾手,整个下午,就在床上没下来。

    要说她生病,也没见发烧咳嗽,气色也还好。

    林铁成阴沉着脸,也是不高兴,“成天在家闲着,要是真的不想干农活,就到镇上找个活干,我看老朱家好像一直在招人,让乔阳替你说说,也在那儿当个服务员,一个月好歹能挣几个钱,活也不累。”

    “我才不要去给人家端盘子,丢死人了!”林玉梅从床上坐起来,冲到堂屋门口,怒气冲冲的怼了回去。

    她不说还好,一说出来,林铁成气不打一处来。

    “是你自己作,非要偷跑出去,我们也没说不给你念书,你看看人家乔月,现在好好的念书,将来还能找到铁饭碗的工作,再看看你!”林铁成简直说不下去了,根本没法比,这个女儿太让她失望了。

    做父母的,都喜欢拿自己家的孩子跟人家的孩子比。

    做子女的,也最讨厌父母拿自己,跟别人家的孩子相比。

    估摸着,林家父母要是知道乔月干过的事,肯定就不会这么说了。

    “为什么一定要拿我跟乔月比,她也没见得有多好,还不是整天在外面疯跑,哪有一点姑娘家的样子。”林玉梅觉得,她一定要找出乔月的不是,就算编也要编出来。

    乔月要是听见这话,一定要扇她几巴掌。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哪!

    “请问这里是林玉梅的家吗?”门外有人在敲门,大晚上的,还是一个外地口音的人敲门,挺惊悚的。

    “谁啊?”林铁成本就坐在院子里,看着紧闭的院门,就打算过去开门。

    “爸,我去开!”林玉梅欣喜的抢着去开门,她觉得肯定是周进派人来了。

    “谁啊?”林氏正在做饭,他们晚饭还没有吃。

    现做,只能将就着吃些,用中午剩的米饭,加上白菜,猪油,盐,做成一锅菜泡饭。

    “我哪知道。”林铁成坐在那,其实一点都不想起来,太累了,两条腿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林玉梅打开门,看见外面站着一个穿西装的男人。

    呃……不对,应该是两个人。

    还有一个人坐在车里,开的小汽车,跟乔月开的那种类似。

    “我就是林玉梅,你们是谁?”

    “你好,我是周公子派来的人,林小姐要是方便的话,现在请跟我们走一趟,我安排了医生,给您检查身体。”西装男说的话,听着似乎很客气,但是又透着强势。

    可是林玉梅哪会想那么多,“方便,当然方便,他也来了吗?他在哪?是在车里吗?”

    “我们公子很忙,暂时恐怕不会见你,行了,别的话不多说,还是先跟我们走一趟,得确定了之后,才能谈条件,你说对吧?”徐之宏当然不喜欢眼前的女人。

    住在这样的落破小山村,之前还是夜总会的小姐。

    这样的女人怎么能做周家的少夫人,就连生下周家的子嗣,她都不配。

    不过,周进有自己的打算,他做为谋臣,自然会听从主子的安排。

    林玉梅完全没有听出人家话里的讨厌,急忙跑回去跟林铁成简单说了什么。

    当然不是检查怀孕这样的话。

    不过她编的借口很拙劣,林铁成当然不能相信,但是等他追出去,外面哪还有林玉梅的身影。

    林氏也追了出来,“他爸,这是哪来的小汽车,怎么把玉梅接走了,该不会是乔家的人吧?”

    林铁成皱眉否定,“不可能,他们根本没有进乔家,直接就到了我们家门口,把玉梅接走了。”

    林铁成想的就复杂了,他考虑到,是不是以前林玉梅在外面招惹的有钱人。

    听说外面的人,都很坏的。

    不放心之下,他跑到乔家,敲开乔家的大门,请求乔月帮忙。

    乔月其实一早就听到了,村里来了汽车,还不是他们家的,能不可疑吗?

    可是就像她之前说过的一样。

    林玉梅自己选的路,是好是坏,是苦是甜,都是她自个儿的事。

    她们只是邻居关系,连朋友都算不上。

    救她一次,已经是情面,不可能每次出事,都要帮。

    “林叔,你回去吧,她很快就会回来,至于到底什么事,相信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不过你们需要做好心理准备,年纪大了,吓坏了可没人送你们去医院!”

    乔月说完了,退后一步。

    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林氏站的远,没敢上前。

    不过看着林铁成的表情,估计是悬了。

    林氏以为真的出了事,腿一软,坐到了地上,“这可怎么办呀!我家玉梅,命咋就这么苦呢!”

    “你闭嘴!整天就知道瞎嚎,又不是真的出事了!”林铁成还在琢磨着乔月的话,总感觉她话里有话。

    什么叫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玉梅还能有什么事瞒着他们呢?

    乔月关上门,回到房里,乔奶奶也问。

    乔月想了想,便把林玉梅的事儿说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