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3章 贱人出没
    秦夏已经在打电话找人了,既然封少都在这儿了,镇长怎么能不到场。

    龚新伟忽然明白了,似乎他料错了某些事。

    在绝对权利面前,程刚这些人又算得了什么。

    之所以程刚等人能够一直逍遥的混迹黑道,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他运气好,没有遇上真正的强者。

    十分钟之后,一架直升机从镇子上空飞过。

    这回没有降落,几个荷枪实弹的特种队员,从飞机上空降。

    小镇很少有直升机飞过,这一情景,引来不少人的围观。

    镇长很快就被带来了,而程刚的一帮小弟,在见到端着机枪的正规军人时,纷纷抱头蹲在地上。

    “去查一查,他名下所有的娱乐产业,全部清理掉,还有他背后是否有人撑腰,龚所长,如果你收了他的贿赂,最好自己找上级坦白,不用我交待,还有其他人,一并清查!”

    封瑾沉声下令,一点情面都不讲。

    程刚在那一瞬间,面如土色,要连根拔起,是不是太过了些?

    龚所长现在压根不敢提什么,规定制度,或是行与不行的问题。

    在封瑾面前,其实他没有发言权。

    王树也只能在心里为所长默哀,谁让他倒霉,撞到枪口上了呢!

    镇上的游戏厅,开的轰轰烈烈,拆的时候也是轰轰烈烈。

    从被砸再到连锅端,中间只隔了半个小时。

    孙晓是亲眼看着乔月如何砸了人家的场子,封少又是如何来补刀,端了人家的老窝。

    他算是明白了一点,得罪谁也千万不要惹到乔月。

    后台太强硬,不仅搞不过,还会引火烧,把自个儿的小命搭上。

    程刚等人,直接被压上了警车,是血狼的人,亲自押送,本地的警察,连边都碰不到。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塞了好几辆警车,估计这待遇也是没谁了。

    事情处理完了,封瑾便带着乔月开车回去,秦夏还是得同行。

    晚上封瑾跟他就要先行离开,部队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军演马上也要开始了,封瑾做为主帅,前期都会很忙。

    而同时,韩应钦那边也催着乔月过去报道。

    至于学业……呵,就让它荒废着吧!

    远在海上的一座孤岛,三面是悬崖,只有一面,可以让小船停靠。

    来往的船只,每天只有一艘,而且只供城堡的主人使用。

    此座小岛,矗立了少说也有百年的历史。

    是谁建立的,已经无从考证。

    龙啸将它买下来时,城堡只剩一位看守的老人。

    龙啸很喜欢这个地方。

    站在小岛最高处,可以将整个岛一眼望尽。

    不过这一次的逗留,可不是因为度假。

    “老大还没醒吗?”

    “暂时还没有,高烧一直不退,伤口有恶化的迹象,要不还是早些送到医院吧!”

    “不行!绝对不能进医院,老大昏迷的情况,也不能透露了出去,总之,你必须想办法治好他!”

    两个人站在城堡外,焦急的讨论。

    对于龙啸的伤势,医生也没有太多的把握。

    其实如果从一开始,就送医院,再好好保养,也不至于因为颠簸让伤口崩裂,而变的久治不好。

    说到底,还是龙啸此人,太过小心,总觉得哪里都不安全。

    即便在没有受伤的时候,也总是喜欢把自己关在阴暗没有光线的地方。

    此刻,孟兰兰坐在化妆室里,之前她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还是找不到龙啸。

    原本应该是她的女主角,却被一个新人抢了去,对方还在她面前,对她百般挑衅,真是气死她了。

    “兰兰,你不要跟一个新人计较,让记者看到,又要乱写一通,现在你好不容易人气飙升,我不希望再出现任何的负面消息!”经纪人在一边,抽上烟叮嘱她。

    这名女经纪人,是龙啸特意派来捧她的。

    否则以孟兰兰的智商,实在很难混出头。

    至于那个存心找她麻烦的女人,除了方蓉,还能有谁?

    此时,化妆间的门打开,方蓉一身便装,带着几个人强硬的闯了进来。

    她身后的助理,十分嚣张的站出来,“不好意思,这里是方方的化妆间,还请孟小姐赶快把东西收拾一下,不要影响方方的化妆时间。”

    方蓉此刻站在那,真的是仿佛变了一个人。

    五官也有了细微的变化。

    眼睛大了些,脸蛋小了些。

    胸挺了些,腰细了些。

    整个人看上去,跟之前在衡江,有着很大的区别。

    她就是存心跟孟兰兰对着干,两人的夙愿,说起来不算什么,但是在女人眼里,可就是天大的事。

    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还不好说。

    眼下,孟兰兰真的快气疯了。

    别忘了,她身后可是有龙啸给她撑腰呢!

    “让我挪地方?你以为你是谁?我刚才进来的时候,主办方明明说这间是我的化妆间,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有准备你的地方,别太把自己当根葱!”

    方蓉推开助理,站到孟兰兰面前,“我的确不算什么,哪能跟一个过气的老女人比,既然孟小姐很喜欢这一间,那就让给她好了,别让人以为我欺负她。”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主办方。

    有负责走到门口询问情况。

    “方小姐,孟小姐,发生了什么?”

    方蓉几乎是秒变脸,一脸无辜委屈,“对不起,是我的错,我的助理以为这一间是我的化妆间,便带着我直接进来了,没想到,里面有人了,应该是他们搞错了,我再换一间吧!”

    方蓉说话永远藏着坑,如果仔细去分析,根本没什么逻辑。

    但是对于男人来说,内容不重要,说话的人才重要。

    负责人是男的,还是一个长相不错的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对于漂亮女人的怜惜,让他很容易上道。

    “孟小姐,我们还是给您换一间吧!只需要临时再收拾一间出来,方小姐比较赶时间!”

    “我也赶时间!”孟兰兰气的发抖,又不得不压着,得罪主办方,对她没有任何好处。

    方蓉转过脸来,走到她身边,用撒娇的语气恳道:“孟姐姐,我真的快要来不及了,我的节目时长是你的三倍,其实你也不用化的太精致,观众看不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