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1章 完蛋了
    “我也去,顺便谈一下赔偿的事,这么多的损失,可不能打水漂,我这儿可是花了大价钱的。”程刚除了要赔偿之外,还想看看,这小丫头的后台,究竟是谁。

    龚所长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可就像之前说过的,事情到了这一步,无论如何也要走下去。

    顶多到时候跟封少把话说的好听点,也希望他能秉公办事。

    王树开着乔月的车,先是去了朱家。

    朱嘉玉还以为从车上来的人是乔月,结果没想到会是王树。

    大家都是一个镇上的人,王树又是警察,肯定是经常能碰见的。

    “乔月呢?她怎么没来?”

    王树接过他打包好的菜,“哦,她有点事要去办,让我帮忙送菜回家,钱是怎么结?要不要我现在垫上?”

    “不用,不用,钱的事不着急,我记账上就行。”朱嘉玉也没有多问,偶尔他也能感觉到,乔月身上藏着许多秘密,是个不简单的小姑娘。

    王树拿了东西上车。

    车子开走以后,月春从里面走出来,阴阳怪气的说道:“她还真是跟谁都能扯上关系,一个女孩子,也不太知道检点了!”

    朱嘉玉冷淡的回头看她,“人家的事,你不要乱议论,再说,乔月也不是那样的人,如果让她听到你刚才说的话,她一定不会轻饶了你!”

    月春故作不屑的哼了声,扭头走了。

    不说就不说,难道她不说,那些事情就能抹去了吗?

    不就是会拳脚,会打人吗?

    真不知道像她那样野蛮的女人,哪个男人能看得上。

    王树把车子开的飞快,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到了桃园村。

    下了车,他把东西拎进门,直接送进厨房。

    “丫头,怎么去了这么久,我这儿饭都做好了。”乔奶奶听见汽车声音,还以为是乔月回来了。

    “乔奶奶,乔月在镇上办点事儿,现在回不来,她让我给您把菜送回来,还让你们中午不要等她吃饭了。”王树笑的不知道有多乖,得把老奶奶哄好了,不能让她起疑心,否则老人家担心起来,可不得了。

    乔奶奶觉得奇怪,“她怎么突然就有事了,先前也没听她放说过,王树啊,那你中午留下吃饭吧!”

    老人家习惯性的留客人在家吃饭,这是农家人的口头禅。

    “不了,我找封团长也有事,您忙您的,我去地里看看。”王树问清了封瑾所在的地方,便跑了出去。

    在一片金黄的稻田中,很容易就发现了封瑾的身影。

    封瑾也注意到他了,这个点,王树突然跑来,怎么能不让他觉得奇怪。

    “他来干什么?”秦夏直起腰,把帽沿往上顶了顶。

    封瑾没有作声,看着王树跑近,才慢慢挪过来。

    王树在他面前一阵比划,就的极快,也很简短。

    简而言之,就是两句话。

    “你媳妇把镇上的游戏厅砸了!”

    “我们所长抓了你媳妇!”

    仅仅两句,也足够戳到重点。

    封瑾在听完了他的话之后,周身气压都在暴增,“秦夏,跟我走!”

    “哎,你们去哪?”祁彦冲他们喊。

    封瑾理也没理他,只是去跟乔安平说了声有事,便急匆匆的走了。

    乔阳觉得奇怪,“爸,他们这是干什么去?”

    “不知道啊!封瑾只说镇上出了点小事,他需要过去处理一下。”乔安平也是一头雾水。

    看封瑾的脸色,可不像什么小事。

    祁彦双手插腰,对于这几个人的没义气,他实在是愤怒至极。

    “祁彦,你回去歇着吧!剩下的活,有我跟乔阳就够了。”乔安平也不好意思让他一直干活。

    人家毕竟是客人。

    他这么一说,换成祁彦不好意思了,乔家对他照顾的地方可就多了。

    他现在俨然已经把乔家当成了另一个家。

    只要是过节,乔奶奶就会让乔阳给他打电话,问他要不要回来过节。

    第一次接到电话时,祁彦哭了。

    孤儿的酸楚,只有自己最清楚,别人根本理解不了。

    “乔叔,没事儿,咱们一起干完活,再回去吃饭,我又带了啤酒,泡在井水里再喝,凉快!”祁彦决定硬着头皮再接再厉。

    封瑾跟秦夏回到院里,拿凉水洗了脸,便匆匆上车,王树坐在后面,现在换封瑾开车了。

    路上秦夏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听完了之后,秦夏真的是久久不能回神。

    “你们所长……真的是牛逼啊!”秦夏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

    封瑾凉凉的扫他一眼,吓的秦夏赶紧闭嘴。

    他说错话了……

    王树烦躁的挠头,“当初镇上开游戏厅的时候,我就觉得早晚要出事,他们搞的那个,是有赌博的性质,我跟所长提过,但是所长说,这是镇上招商来的,属于扶持项目,镇长亲自批的。就连他们的店面,都是免费提供。”

    “自打游戏厅了之后,里面的学生越来越多,每天闹到派出所的矛盾也多,都是因为家里钱被偷,或是盗抢,而且还都是学生,要是他们的赌场开起来,派出所只会更忙!”

    封瑾沉着脸开车,一声不吭,一句废话他都不想多说,他现在有的,只是愤怒。

    秦夏当然清楚老大此刻的心情,就让他为那些家伙默默点上一根蜡烛吧!

    惹了不该惹的人,活该找抽。

    乔月是步行过去的,孙晓弓着背,小心的跟在她身边,“喂,你会不会有事?他们看样子,是不会者善罢甘休,我听说,程老大运来的设备,好几万呢!”

    乔月白他一眼,又回头看了眼跟在后面的程刚,“别说几万,就是几十万,几百万,他敢运来,我就敢砸,程老大,你可以尽管运来新的。”

    大概是乔月的嚣张,已经出乎他的意料,程刚怒极反笑,“小丫头,你以为我手下的兄弟都是吃素的吗?换个地方,我一定弄死你,以及你的家人!”

    搞家人这事,程刚干过的就多了。

    混黑道的人,可不兴什么祸不及亲属。

    扯蛋!惹毛了他们,连小孩子都不会放过,再一把火烧了你家的房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