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走后门
    在听完春燕的话之后,乔月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憋屈。

    打声招呼说的简单,可真实情况呢?

    是她卖了封瑾的面子,人家看的也是封瑾的面子,到底各自心里是怎么想的,也只有自己知道。

    “工作上的事,我不便插手,龚所长那边还是你们自己去问吧!需要什么条件,只要吴桂能达到,就不会有问题!”乔月的语气很冷淡,她心里也清楚,这样的事,会越来越多。

    托关系,走后门,一个个都以为很容易吗?

    “可是……可是我家吴桂没有学历,认不得字,恐怕是不成的。”春燕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委屈了,像是要哭出来似的,“乔月,看在我的面子上,你能不能帮我一把,不管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乔月看的出她是在委屈求全,为了让吴桂得偿所愿,不惜抛下脸面,哪怕说出一些过份的话,也在所不惜。

    因为按着春燕以前的性子,她是万万不会说出那样的话。

    吴桂一直站在不远处,也没有上前的意思,反正就是站那儿看着。

    乔月看向前面的公路,眉头拧的很紧,“行吧,你让吴杜过来,我正好要开车到镇上,让他跟我一起,你先不要高兴太早,他能不能达人家的要求,还得靠他自己,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所以……别再说了!”

    春燕点点头,“好好,我不说了,只要能给一个机会就行,我去叫他。”

    春燕飞快的朝吴桂跑去,跟他说了什么,然后两人一起过来了。

    吴桂跟乔月仅有几次对话,都不怎么愉快,对于这个看似还没长大的小姑娘,吴桂心里是有点畏惧她的。

    “上车吧!”乔月给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吴桂迟疑了下,还是坐了上去。

    坐稳了,还不知道关门,乔月提醒了之后,才要去拉车门。

    也不敢使劲,根本没关上。

    “用点力!它不会坏。”乔月没有看他。

    吴桂硬着头皮,下了力气。

    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巨大的声响吓了吴桂一跳,他生怕把人家的车子弄坏。

    万一搞坏了,他可怎么赔。

    车子还没发动,赵梅跨着篮子,飞快的朝这边跑,“乔月,等等我!”

    “赵梅姐,你要回镇上?”春燕笑着跟她打招呼。

    “是呢!我婆婆让我回去帮忙照顾生意,我也不放心春根一个人在店里,所以还是回去了。”赵梅脸上的笑容多了,人也开朗了许多。

    再谈论到婆婆时,也没有为难或是阴郁。

    “那你们路上小心些!”春燕在心里已经认为吴桂的工作,是十拿九稳,绝对不会有问题了。

    赵梅坐到后座,上了车才发现车上多了一个人。

    她跟吴桂也不熟悉,但还是认出他了。

    “吴桂,是你啊!你也进城吗?”赵梅笑着跟他打招呼。

    “嗯,到城里办点事。”吴桂不想跟她说工作的事,等以后在那儿上班了,总有见面的机会,还怕不知道吗?

    乔月发动车子,驶离村庄。

    她开的很快,路况不好,车子有些颠簸。

    赵梅坐过几回,已经习惯了,抓着扶手的同时,还能跟乔月说话。

    但是吴桂不适应,被颠的东倒西歪,他想让乔月开慢点,可又不敢说,只好自己忍着。

    一直到车子快到镇上,乔月才把速度慢下,看着吴桂的脸色不对,“你该不会是要吐吧?”

    吴桂紧抿着嘴巴,面如菜色。

    “别急,我把车子停下。”乔月急忙踩了刹车,把车子停下的同时,还帮他开了门。

    吴桂推开车门,跌跌撞撞的跳下车,站在路边就开始狂吐。

    赵梅表情怪怪的,“他还晕车啊!”

    “晕车的人很多,自身原因,有的人轻微,有的人闻到汽油味都会吐,这也很正常。”乔月倒是没有因为这事不高兴。

    毕竟晕车这事,不是为人能控制的。

    吴桂吐了好一阵,俩腿发虚,吐完了,又在路边水沟捧了水漱口,才算缓过劲。

    不过回头看到乔月的车子,还是觉得心里难受。

    “要不我还是自己走过去吧!反正离的也不远,十几分钟就能到了,你要有事,就先去办,我在派出所门口等着你。”他是死活都不想再坐车子,不是享福,而是受罪。

    乔月点头,“也行吧!我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才能过去,你进去找王树,报我的名字,他会给你安排地方坐着等我。”

    “好,我知道了。”吴桂目送乔月的车子开走,他用两条腿走路。

    虽然跟车子相比很慢,也很累,但至少人舒坦了。

    到了派出所,看着两层小楼的建筑,吴桂内心别提有多向往。

    在楼梯大厅,那儿有专门的报案办公桌子,用来接待前来报案的群众。

    所里的警察会轮流值班,今儿正好轮到王树跟另一位同事。

    两人无聊的翻着报纸,一边聊天,一边等着下班。

    反正也没事,小小的镇子,大案子没有,小案子也大多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分配到各人头上,只有大案才会集体开会讨论。

    两人正讨论着武侠小说,他俩都是武侠迷,睡觉的床头,长年堆着小说。

    吴桂弯着腰走进来,犹豫着走到办公桌跟前,“你好,我……”

    “要报案吗?”王树放下报纸,还算正经的坐直了,例行询问。

    “不是,我是来找人的。”吴桂打心里还是有点发憷,胆子小了点。

    “找人?是不是家里有人失踪了?姓名,年龄,在哪走失的?”王树翻着本子,打算记录。

    “哦,我不是报案,我找一个叫王树的警官,请问,您知道他在哪吗?”

    吴桂的话问完了,王树身边的同事,对他露出一个颇有意思的笑容。

    王树搁下笔,也抬头看他,“我就是王树,你哪位,找我有事?”

    说实话,吴桂的模样,跟人家比起来,差距还不是一般的大。

    王树等人,刚刚接受过血狼的训练,提高了作战能力,体能搏击也都有进步。

    从部队回来之后,他们的变化,一眼就能分辩。

    镀过金了,就是不一样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