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故意碰瓷?
    相比乔阳狼吞虎咽的吃相,封瑾的无疑要斯文太多太多。

    他跟秦夏在讨论着什么,乔月没有上前,祁彦就坐在她身边,跟她聊起回来以后的事。

    亚瑟经常给他打来电话,这小子最近成熟了不少。

    应该说,激起了他的男子气概。

    “把小绵羊惹毛了,还会反过来咬你一口,更何况是人。”乔月喝着稀饭,坐在那,翘起一条腿,眯起眼,看着对面田地里的正在争执的两个人。

    祁彦见她听的不上心,有点不爽了,“你看他们干嘛?不就是吵架吗?有什么好看的。”

    乔安平一向不喜欢说话,跟乔阳两个,只顾闷头吃饭,偶尔也会竖起耳朵,听着女儿在说什么。

    对面的田地里,一男一女在撕扯。

    女的是春燕,男的应该是她男人,离的太远,不怎么能看的清楚。

    别人家的事,乔月当然不会主动去管,只要别惹到她就够了。

    秦夏跟封瑾说起关于龙啸的消息。

    龙啸受伤的消息,保密性做到最高级别,只有一名医生,以及两个保镖跟着龙啸,在秘密基地养伤。

    除此之外,再没人知道龙啸的行踪。

    以至于有人猜测,龙啸是不是还活着。

    龙啸的生死,关乎着太多人。

    有人希望他活着,但更多的人希望他死了。

    谁让坏事干那么多,阎王爷的功过簿都要写不下了。

    封瑾咬着饼子,嘴角划过一抹冷酷的笑容,“把龙啸不治生亡的消息传出去,越多人知道越好。”

    秦夏其实挺想笑的,“这个消息爆出去,绝对能引起不小的震动,不知有多少人眼馋他的位子呢!”

    “他会感谢我的。”

    “感谢?你都把他说死了,他怎么会感谢你?”秦夏不能理解。

    封瑾懒得跟他解释,因为这个问题太白痴,“自己慢慢想!”

    封瑾走回乔月身边,“待会你回家去,别在这儿干活了,让他俩跟着我下田!”

    有劳力不用,他才不会跟他们客气。

    祁彦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难看,“大哥,我能不能站在一边给你们加油,或者给你们端茶送水?”

    “你说呢?”封瑾丢给他一个眼神。

    祁彦悻悻的低下头,“好吧!我知道这不可能!”

    乔月没有反对封瑾的安排,反正家里其实也有很多活,她也能回去帮忙。

    乔安平本想婉拒,他怎么好意思让客人下地帮忙干活呢!

    秦夏不在意的摆摆手,“大叔,我们平常训练,比这个可要累多了,我们又是军人,帮助老乡干活,也是应该的,你们村里要是有家里不方便,或者缺少劳力的,我也会过去帮忙的。”

    祁彦的心情跟他完全不一样。

    他只是一个生意人,他不要干苦力啊!

    割稻子看着简单,可实际上,一天下来,能把你累的腰都直不起来。

    更别说,他刚开始不习惯用镰刀,割伤了手,也没人心疼他。

    秦夏干活很快,割稻子,扛稻把,脚下如飞。

    乔月收拾了篮子,把毛巾顶在头上,看了眼田里干活的人,便往家去了。

    不是谁都能遇到一个,会带兵,又不介意下地种田的男人。

    他可以穿着笔挺的军装,坐在军部的会议室里,神色自信的对作战方案侃侃而谈。

    他也可以穿着一身作战迷彩服,站在地图前,指挥着两军交战。

    他更可以举着枪,行进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

    现在,他卷了裤腿,弯着腰,握着镰刀,利落的割着稻子,竟然也没有任何违和感。

    乔月脸上笑开了花,她捡到宝了嘛!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不赶紧把婚结了,再趁着年轻,把孩子生了。

    等到她三十岁的时候,孩子都可以独立生活,而她依然还能坐在国安局的办公室,握着帝国大官们的小秘密,有事没事的找他们的茬,想想都觉得很美好。

    或许是她想的太入神,就连快撞到人都没发现。

    前面两个争吵的人,也没注意到她。

    突然,男人狠狠推了女人一下。

    女人一个没站稳,往后面倒去,正好撞到乔月。

    乔月闪的很快,还顺便拉了她一把,“春燕?”

    “乔月……”春燕低着头站稳了,牵强的冲她笑了下。

    看着阵仗,绝对又是扯不清理还乱的事儿。

    乔月急着就想闪人,“你们慢聊,我先走了。”

    她总觉得这俩人好像有点阴魂不散的感觉,吃早饭时候,明明还在田间吵架,现在又跑到这儿了。

    像是专门来堵她的一样。

    有了这个认知,乔月心里老大不痛快了。

    回到家,还没进门,就见林玉梅搬了个小凳子,正坐门口乘凉,小模样还挺享受。

    林玉梅看见她,那是相当得意,“你刚从地里回来吗?你们家的稻子割完了?听说今儿有雨呢!”

    乔月也懒得理她,欠的呀!

    没事别装逼,装逼容易招雷劈。

    吴桂跟春燕站在一起,两人脸色都不好。

    吴桂有些愤愤不平,“你不是说乔月很爱管闲事,见到我们吵架,她一定会过问的吗?”

    春燕被骂的不敢抬头,“以前是这样,也许现在有点变了,不也是正常的吗?如果你非要找她办事,其实也不用这样,我可以去求她。”

    吴桂又气又烦躁,“那不一样,我不想那么做,要不再试一次,你跑去找她,我工作的事不能再耽搁,万一他们人招齐了,我就没机会了。”

    吴桂拉不下脸求人,尤其是在看到封瑾时,心里更是堵的要命。

    让他低下头去求人,还是求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人,他丢不起那个人。

    春燕不敢反驳,点点头,“我下午再去吧,现在就去,似乎不太好。”

    “不行,就现在去,只要现在说好了,让她打个电话也成,”吴桂等不了,他连家里的农活都没心思干了。

    在知道乔月回来的消息时,一早就带着春燕跟孩子赶来了。

    林玉梅今天心情好,完全不在意乔月的漠视,悠闲的坐在那,还跑去小卖部买了包瓜子,就差手边泡一壶茶了。

    封老爷子去了晒谷场帮忙,只要不下雨,打出来的稻子,都得摊开了晾晒,去除湿气,之后才能装袋码放起来。

    赶在割稻子之前,家家户户的晒谷场都要重新压平。

    用石碾子,一遍一遍的用老牛拉着走。

    以后有了水泥地,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乔奶奶还在厨房忙活,家里干活的人多了,还来了客人,不杀鸡,不弄点荤菜怎么能行。

    乔月回来的时候,乔奶奶正准备杀鸡,“丫头,你回来的正好,帮我抓着。”

    乔奶奶抓的是一只老母鸡,又肥又大,其实她是挺舍不得杀的。

    乔月放下篮子走过去,“奶奶,要不别杀了,留着它下蛋多好,我可以开车到镇上买猪肉。”

    乔奶奶刀都提起来了,听她这么一说,心动了,“你开车去买?会不会太麻烦?”

    跟杀鸡比起来,乔奶奶其实也更愿意买猪肉,只是他们进城一趟不太方便,来回耽搁时间。

    “不麻烦,我车子不是停在门口吗?开快的话,一个小时都不要,我还能买些别的熟食,这样你也可以少做一些,熟食吃着方便呢!”乔月把鸡放下,“我进去拿钥匙。”

    “行,你到镇上去买,我拿钱给你。”

    “不用,我这儿有,”乔月也没换衣服,什么都没换,只拿了车钥匙就出门了。

    乔奶奶在后面根本追不上她,等到了门口,就见乔月已经发动车子了。

    乔家门口有一大片空地,现在可是停了好几辆车子。

    村里人都见怪不怪了,乔家来的车子,比镇长乡长开的车子都要好。

    林玉梅看见乔月熟练的发动车子,嘴角都快要弯到下巴了。

    羡慕嫉妒恨。

    因为她深知,乔月开的车子,她几辈子都买不起。

    哦,也不对,现在买不起,以后可就说不准了。

    春燕追过来,瞅见乔月要走了,她慌张的跑过去,头脑一热,竟然拦在了乔月车子前面。

    纵然乔月的开车技术高超,但是离的那么近撞,刹车也需要时间跟距离的。

    只差那么一点就撞上了,这让乔月怒火中烧。

    她没有下车,只摇下车窗,怒声道:“你干什么拦我车?想被我撞死吗?”

    “乔月,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情急,没想那么多,我找你有事,你能不能等一会再走。”春燕急的快哭了,她刚才也吓到了,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肯定不敢冲上去拦车。

    乔月见她哭了,语气便也没那么冲,“有什么事说快点,我还得到镇上买东西。”

    春燕筹措着,朝吴桂的方向看了一眼,本来还要铺垫的,但是看着乔月好像挺不耐烦,她也只好开门见山。

    “是……是这样的,你能不能帮我跟镇上派出所的龚所长打声招呼,他们那儿需要人手,我家吴桂一直就想做警察,可是他没有上过学,条件可能达不到……”

    春燕不敢看乔月的眼睛,她不知道这些话在乔月听来,会是什么感觉,只是她不得不说。

    也许……也许只是打声招呼的事情,没有那么难办。

    乔月心肠那么好,一定会帮她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