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底气十足
    这些牢骚话,乔月懒得搭理她,前面调侃完了,她还得把正经话说了,“赵阿婆,我知道您是好心,要给我哥说媒,也不是不能说媒,只是您挑中的小姑娘,不管家里怎么样,对方有什么要求,我只说一点,性子一定要好,不能坏心眼,不能偷奸耍滑,或者小肚鸡肠,其实我的要求也不高,是吧?”

    乔月突然转变态度,倒让赵阿婆有点不适应,怎么就不吵了,改为合谈了呢?

    杨树在边上听的差点笑出来,乔月还真够奇葩的,前一刻,还以为她很讨厌赵阿婆,后一刻,就跟她打起商量来了。

    “呃……不高,只是你说的性情,用眼睛见一两面,那也看不出来啊,我怎么给你把关?”她正经了,赵阿婆也正经说话,毕竟给乔家保媒的事,她可是很上心的。

    乔月郑重的拍了拍她的肩,“阿婆,相信自己,你可以做到的,总之,我哥的事您老多费心,亲事做成了,我不会亏待你!”

    赵阿婆被她拍的一愣一愣,“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

    乔月点点头,然后走开回家去了。

    杨树瞅着乔月的背影,故意说道:“阿婆,您就没发现,你着了她的道吗?”

    赵阿婆翻了一个白眼给他,“还用得着你说?”

    她也是后知后觉,之前她怎么说乔月的来着?好像不记得了呀!

    林家堂屋只点了一盏煤油灯,屋子里又闷又热。

    林铁成扛了凉板床,架在院子里,也没有搭起蚊帐。

    林氏就坐在板床的一头,手拿着蒲扇,给儿子扇风,打蚊子。

    林玉梅快步从她的屋里走出来,她洗过澡,抹了香脂。

    哦,她还洗了头发,披散着,跟疯子似的,往那儿一站,要是不说话,怪吓人了。

    “玉梅,你要不搬两个椅子到院子里乘凉,这边有风,就是蚊子有点多。”林氏的手不停歇,一直不停的拍打着,手动风扇,就是风小了点。

    林玉梅还是站着不动,“爸,妈,我有事跟你们说,从明天开始,我不下地干活了,具体什么原因,你们过些天就会知道了。”

    林铁成仰起头,眉头皱的老高,“你又发什么疯,田里那么多活,多一个人干活,就能早点把稻子收回家,你这么大人了,不干活,难道还要在家里吃闲饭不成?”

    林氏想的多些,“玉梅,你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晚饭的时候,她也没见林玉梅吃饭,总感觉她不想吃饭,看见饭菜,有些难受的样子。

    林氏也是生过孩子的人,她当然得怀疑。

    林玉梅现在不敢说什么,但是肚子里揣着一个金元宝,让她底气十足,脖子一梗,下巴一抬,“反正我已经说了,过几天你们就会知道,现在不要问了,反正从明儿开始,我什么都不干了。”

    “你个死丫头,不干活你还待家里干什么?有多远滚多远!”林铁成气不过,指着她骂。

    林氏狠狠拍了他一下,“你先别骂,她不是说了吗?得要过几天,地里的活咱们将就着,过几天再说。”

    林氏只猜到一半,至于剩下的一半,她猜不到,也不敢猜。

    远在京都的周进,后半夜可是一点都没睡着。

    连夜打电话给自己最信任的部下,让他明天赶过去,先确定林玉梅是否怀孕,再查她近两个月,有没有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验dna的方法还没有出来,他无从验起,只能看血型,或者自己查。

    当然不可能滴血认亲,那个方法,太不靠谱。

    如果孩子真是他的,按着目前的情形,当然得生下来,但是万万不能让爷爷知道,他跟一个卖肉的女人生了孩子。

    所以这事,一定得做到天衣无缝。

    不过更让周进觉得操蛋的问题是,这个林玉梅居然跟乔月是一个村里的,简直叫人抓狂。

    周进想了一夜,次日一早,又打了一个电话,这一次,接电话的是个女人,“之前你提出的形式结婚,现在我同意了,不过你得替我养个孩子,对,你没有听错,你跟我是孩子的父母,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周家的孩子,有问题吗?”

    挂掉电话,周进总算松了口气。

    接盘的人找到了,下一步就是如何封住林玉梅的口。

    要封口,就得先稳住。

    远在另一边的林玉梅,哪会想到,人家不仅把后路想好了,连她的处置办法,都已罗列了出来。

    第二天的雷阵雨,并没有来,对于庄稼人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可是阴沉沉的天,总让人觉得不放心。

    于是天还没亮,村里人全部行动起来,哪怕摸黑,也要把稻子抢回家。

    杨茂才在广播里,播报今天的天气,这是他每天早上必做的事,让村里人心中有数,干起活来,也格外有劲。

    乔家人也是天没亮就起来了,乔月也是,只是封老爷子起的晚了点,他没有跟着下地,而是负责帮着乔奶奶,把家里的牲口,该放的放,该喂的喂。

    光是这些活,就得忙一个早上,它们可是一顿都饿不得。

    封瑾虽然没怎么干过农活,但是只用看的,也能在短时间里,学到个七七八八。

    鸡叫的时候,村里来了一辆车。

    秦夏跟祁彦从车上下来,两人赶了个大早,秦夏开的车,祁彦下车的时候,还在打瞌睡。

    一路上抱怨死了,早知道非得赶早来,还不如头一天晚上过来。

    秦夏是要过来帮忙干农活,总不能老大在田里忙,他坐在办公室里快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