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白日梦
    乔月原本还想给她几句警告,但是话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

    当事人还没出现,她一个外人,实在不好插手。

    “对了,乔月,我怀孕的事,你现在不要告诉任何人,等周进来的时候,才能说,”林玉梅激动的抓住乔月的手,激动的双手都在颤抖。

    对于她来说,只要周进肯承认这个孩子,肯给她一个说法,就算她烧了高香。

    “什么孩子?”乔奶奶刚好推门进来,原本是要让乔月去洗澡的。

    “没……没什么,我先走了,乔月,记得你答应我的事,乔奶奶再见!”林玉梅现在急需回家冷静冷静,她很怕自己在激动之余,说漏了嘴。

    瞅着林玉梅慌慌张张跑走的身影,乔奶奶心里直犯嘀咕,“这丫头怎么就跟丢了魂一样?”

    “她遇到一点事,咱不用管她,奶奶,明儿一早炕馍馍吧!要不然干活不顶饿,家里的粮食还有吗?”乔月故意叉开话题,她不想奶奶再追问,要不然她也不知道怎么跟奶奶撒谎呢!

    乔奶奶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了过去,“明早蒸馒头,软乎又省事,炕的馍馍太麻烦,早上奶奶还要到菜园地种黄豆,回头你跟我一块去,田里的活,有你爸跟你哥,乔阳这两天不用去镇上送货,头些天,他用三轮车拉了两袋面粉,两袋大米,都是五十斤一袋,足够吃到农活结束呢!”

    “奶奶,封瑾要到明儿傍晚才走,他非要留下来帮忙。”

    “哟,真的啊?那我明儿上午,杀一只老母鸡炖了,熬点汤,给你们补补身子。”乔奶奶又琢磨着杀鸡。

    老人家还想着,等忙完这一阵,再抓一窝小鸡。

    现在喂养,到了冬天也不会被冻死,能安稳过冬,明年春上也有鸡吃。

    乔奶奶喂养的鸡,现在已经不指望它们下蛋换钱。

    就为了孩子们回来的时候,能吃上最新鲜的肉食。

    乔阳站在堂屋,也听见奶奶的话,笑着调侃道:“我总是抱你大腿,才能吃上鸡,看奶奶多疼你。”

    乔奶奶佯怒瞪他一眼,“又瞎说,奶奶什么时候亏待你了?也不想着找媳妇,早晚我连饭都不给你吃!”

    一提到媳妇两个字,乔阳跑的比兔子都快,转个身就不见了。

    封老爷子跟乔安平都到村长家的小卖部门口,跟他们聊天侃大山去了。

    虽然现在已经不早,但是农家人都在担心着天气,操心着收成,忧心粮食收购的价格。

    大家伙坐在一起,听着广播,现在他们都学会听广播里的天气预报。

    不过秋天的雷阵雨,总是一阵一阵,来的快,去的也快,有时天气预报也不是那么的准。

    万一赶上天气捣蛋,给你来一阵短暂的雷阵雨,才是真叫人抓狂。

    新收上来的稻子,沾水再一捂,立马就得发芽,整个稻子就给毁了。

    林铁成喜欢抽旱烟,长长的烟杆,里面塞的是自家种的烟草,他们家每年都要种一些,多余的拿去卖,剩下的自家抽。

    没有经过加工的烟草,抽一口,全是烟,谁要是坐他边上,能被呛个半死。

    村子西头的老阿婆,就喜欢给人做媒。

    她虽然不是专业的媒婆,但是路子广,认识的人也多了,附近几个村子,再远一些的,她都能招呼到。

    谁家想娶媳妇,或是嫁女儿,都到她这儿来报个名,回头她再给你撮合。

    赵阿婆往哪一坐,绝对能成为焦点。

    周娥就喜欢跟她屁股后面,顺着她,拍她的马屁,谁让她们家有四个儿子,将来娶媳妇,能让他们老夫妻俩心血耗干,那还不够。

    “赵阿婆,你们家还有几块田没割?明儿让我家二牛过去给你帮忙割稻子吧!我们家田地不多,人手也够,不像你们家,能干活的人少,”周娥本来是好意,可是她这个人就是不会说话,好话也能给人说成坏话,让人听着心里不爽。

    赵阿婆是个精明的老女人,抬眼瞅了她一下,又把布满褶皱的眼睛垂了下去,不冷不热的道:“那倒也不用,我们家的活,还是能干的完。”

    赵阿婆老伴是个瘫子,十年前从山上摔下来,整个下半身都瘫痪了。

    赵阿婆只有一个女儿,很早也许配了婆家,每年农忙的时候,女儿跟女婿也会过来帮忙。

    过两年她就准备把田地,租给别人种,她实在干不动,在家里养养鸡,再给人做媒,补贴家用,也就够了。

    周娥自讨没趣,心里暗骂老妖怪,昨儿她去给赵家送东西,也没见赵阿婆有多高兴,还是那样不冷不热的样子。

    还不是嫌弃他们家穷吗?

    狗眼看人低!

    赵阿婆要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估计也是要吐血。

    拿着几个玉米棒子,就是送礼了?

    没把她赶出去,就已经很好了。

    赵阿婆不喜欢周娥,为人小气不说,目光短浅,带着那几个玉米棒子,就想让她帮着说媒了?

    相反,赵阿婆可是巴不得给乔阳说媒。

    看见乔安平,又满脸堆笑的念叨上了。

    “安平啊!你们家乔阳到底想找个啥样的媳妇?再不找,年纪可就大了,这眼看着就要到冬天,再过不久,一年可就要过去了。”赵阿婆跟乔安平说话,笑的脸上褶子都多了几道。

    周娥坐在一旁,气的直翻白眼。

    狗眼看人低,就是狗眼看人低!

    乔安平现在最怕别人跟他说起乔阳的婚事,所以他最怕看见赵阿婆,“呃……孩子们大了,他们的事,他们自己决定,你想知道去问他好了。”

    这时乔安平被逼无奈,才找到的借口,推给乔阳,反正也是乔阳的事儿。

    可惜赵阿婆不会这么容易被糊弄过去。

    “瞧瞧这话是怎么说的,自古以来,孩子的婚事,不都得做长辈的决定,你们家乔月的婚事,难道还是她自己做的主?”老婆子堵人,那是高手啊!

    “这……”乔安平不善言词,尤其不善跟一个老婆子争辩,憋的脸都红了。

    “我们家情况,跟别人家不一样,乔月的婚事,虽然是我们主张的,但那也得她同意了才行,她要是真的不同意,我们也不可能勉强,孩子们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的,都好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