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怀孕之迷
    封瑾拔了一整棵薄荷草,摘了叶子,搓出汁液,往她脸上涂抹。

    乔月只是站着不动,任他一下一下的搓着。

    “明年结婚,你觉得怎么样?”她还是没憋住,主动问了。

    其实谁先说,真的没那么重要。

    或许在她心里,也是很想跟他早点在一起,在他的户口本上,加上她的名字。

    以名正言顺的封太太,走出去。

    这样的话,以后打小妖精,底气十成十的足,想想都很过瘾呢!

    封瑾擦药的手停下,目光定定的看着她,“你想的话,明天结婚也可以。”

    他说的很认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乔月白他一眼,“谁要明天结婚了,我说的是明年,准确的说,是明年秋天。”

    “为什么不能是春天?”封瑾在心里默数着从现在到明年春天的时间。

    春天是个比较广泛的词。

    过了正月可以叫春天,过了立春,也能叫春天,不是吗?

    “不行!春天太着急了,况且干爹那边,我还得过去上班,事情得安排妥当了,才能抽出时间结婚。”就知道他心急,早知道就不跟他说了。

    乔姑娘管保证,只要她说了,封瑾铁定要不停的念叨,

    婚礼怎么办,在哪办,是要开流水席,还是在衡江最好的酒店,包下一整天。

    这个年代的婚礼,还是以中式为主。

    也就是大红的喜服,红盖头。

    没有条件的人家,赶车,或者抬轿子迎娶新娘。

    之前她也瞧见过别人家结婚。

    坐的是四人抬的轿子,一路吹吹打打,从这个村抬到那个村,好不热闹。

    其实相比西式婚礼的典雅庄严,她更喜欢中式婚礼的热闹跟喜庆。

    就是不知道,那些初中同学,知道她结婚,会是怎样的表情。

    才高二的小女生,就被人娶回家了。

    呵呵!

    封瑾忽然沉默了,目光深不见底。

    要说封大少在琢磨什么,看他的眼神,多少也能猜到一二。

    封大少想的是,她竟然会同意早结婚。

    原来结婚这事,不用等她高大毕业,或者等她满二十岁。

    原来一切都是可以压缩,可以商量的。

    那他还纠结年纪做啥?纠结个鬼啊!

    秋天?

    当然是春天,他再磨一磨,也许过了正月就能办婚事。

    不行,他得抓紧让祁彦装修房子,添置家具,最好是进口的。

    还得准备结婚的一应物品……

    不过结婚都要准备什么呢?

    这事得问乔奶奶,她是乔月的奶奶,又是长辈,一切都得按着她老人家认知的风俗来办。

    没错,他现在就得回去询问。

    其实封少想要结婚,只差一个新娘,旁的好像都不缺。

    车子房子存款,应有尽有。

    唉!人生的追求只剩下老婆孩子热炕头。

    “喂,你想什么呢?”乔月拿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发现这人竟然走神了,她叫了好几声,都没反应。

    封瑾眨了眨眼睛,着急道:“外面蚊子多,我们回去吧!今晚你早点睡,我把电扇给你们安上,晚上就能睡个好觉,明天早上不用起的太早,我明天傍晚才离开。”

    封少一口气说了许多话,他想要帮着家里干些农活,主要是不想乔月那么累。

    “电扇只有两台,另一台给封爷爷,要不你晚上跟爷爷睡一屋,再不然你们都一块挤一挤。”乔月知道新房子并不凉快,也担心他睡不好。

    走在前面的封瑾,回头朝她柔柔一笑,“我可以睡外面,搬一张凉板床就够了,你不用担心我。”

    现在的封少,真的是温柔的能拧下水来。

    他这样的语气,倒让乔月觉得别扭,觉得受不住,好想抖一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封瑾走的很快,估计要不是乔月在身后,他已经飞快的跑了。

    在快到家门时,林玉梅站在门口,叫住了她。

    “乔月,我有话跟你说,你可不可以过来一下。”林玉梅态度有点虚,毕竟如果是真的,事情就很大条,绝对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乔月看的出她有事,便让封瑾先回去了。

    封瑾巴不得呢!

    “别在外面待久了,赶紧说完就回家。”封瑾叮嘱她。

    “知道呢!”乔月点点头。

    她知道封瑾的意思,他是不想让自己卷入麻烦之中,还是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麻烦。

    林玉梅等到封瑾进去了,才急忙拽着乔月,一直把她拉到无人的水塘边。

    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了,才愁眉苦脸的问道:“你有周进的联系方式吗?我有事想要找他。”

    她知道乔月一定能找到周进,也只有她可以帮到自己。

    “你找他有事?”乔月对于她的话,并没有多少意外。

    感情上的对与错,她不想多做评论,这是她的个人行为,旁人是没有资格去评判。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林玉梅无论想干什么,都最好别扯上她。

    对于周进,她一丁点都不跟那人打交道。

    林玉梅咬着嘴唇,一副为难说不出口的样子。

    憋了一会,乔月见她还不说,便有点不耐烦,“你要是再不说,我就走了,蚊子这么多,我可不想大晚上的跟这儿喂蚊子。”

    “我说,你先别走,这事很重要,真的很重要。”林玉梅又咬了一会嘴唇,在乔月极不耐烦的情况下,才轻声说道:“乔月,我可能……可能怀孕了。”

    “怀孕?”

    好吧!这事还是让她挺惊讶的。

    “你小点声,想让村里人都知道吗?”林玉梅急的要去捂她的嘴,被乔月躲开了。

    乔月的惊讶,也只是一下下,剩下的就是淡定的冷漠,“你说可能,也就是还没有确定,如果确定了,你打算怎么办?是打掉还是找到周进,让他负责?”

    “我!”林玉梅当然是想要后一种,但是她也不傻,后一种的可能性很低,除非……除非乔月肯出面帮她。

    这事乔月不会为她做主,她也不想参与进来,涉及到孩子,那就是一个无辜的小生命,不管怎么做,都是林玉梅的选择,她无权干涉。

    于是她沉静的说道:“你还是想找周进是吧?行,我可以替你联系到他,至于他会不会认,又是怎样的想法,那就跟我没关系了,不过我得把丑话说在前头,周家跟我有仇,周进如果想利用孩子,利用你,到了真要翻脸的时候,我不会念你的旧情,该怎样就怎样,你听懂了吗?”

    林玉梅被她严肃认真的样子吓到,虚笑了下,“你跟周家能有什么仇,他们可是周家,在京都呼风唤雨,你要是跟他们做对,岂不是自讨苦吃吗?乔月,咱们是好姐妹,将来我的孩子也姓周,咱们两家的关系可以相处的很好,你说对吗?”

    林玉梅现在只想让乔月尽力帮她。

    搁在古代,她肚子里就是王孙贵族的子嗣,金贵着呢!

    其实她对于封家跟周家的对抗,没多少概念。

    但是在乔月听来,林玉梅无疑有点自信过头了。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周家认下了孩子,也绝不会认她这个母亲,周进也不会。

    周家丢不起那个脸,或许还会给这个孩子重新安上一个身份,让他改头换面。

    周老爷子对于子嗣很看重,周家子孙辈人数众多。

    用白话来讲,老爷子这是广撒网,多敛鱼,择优而从之。

    其实老爷子十分聪明,对于权势也极其在意。

    没用的子嗣,会被他毫不留情的淘汰出局。

    看看周然跟周进的下场,就知道了。

    乔月清了清嗓子,斟酌了用词,“实话真话,我只说一遍,你听好了,我先前说的话,绝不是玩笑话,如果你认不清自己,还在那做着简单的白日梦,那么抱歉,你自己作死也就罢了,不要把我扯上,周家是个什么样的家族,你还是没有认清楚,他们容不下你的身份,这一点毋庸置疑,周进在周家,根本做不了主,所以最后怎么处置你,全看周老爷子的意思,最好的结果,去母留子,就这么简单,我现在就可以帮你联系周进,你想好了吗?”

    找到周进,只需要打几个电话。

    但是其余的事,林玉梅估计还想让她出面帮忙来着。

    所以乔月预先把话堵死了。

    本小姐就一个意思,你的事,自个儿解决。

    怀孕了,也不是王母娘娘。

    没有谁有义务,一天到晚迁就你。

    林玉梅有点被吓住了,吞吞吐吐好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

    她真的不懂大家族的规矩,但是也知道人家肯定很难接受她。

    可她还是想把孩子生下来,这是周进的孩子,有着周家的血脉。

    可她要是想把孩子生下来,就得背负未婚生子的骂名,她怕自己承受不住。

    “你想好了吗?”乔月又问,“如果没想好,回家睡一觉,再告诉我结果,毕竟是大事,慎重一点,也是对的。”

    她的声音几不可闻的放柔了许多。

    想到孩子,那是一个多么柔软的小生命。

    只是可惜了,他是周家的孩子,生下来,注定就要成为周家的一枚棋子。

    乔月见她始终不回答,转身变要走了。

    就在她转身之时,林玉梅鼓起了勇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