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想结婚了
    林玉梅看着依然稚嫩的弟弟,忽然发现,他好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流着鼻涕,整日只会哭哭啼啼的小屁孩。

    姐弟俩手拉着手往家去,经过乔家门口时,两人都忍不住朝敞开的院门往里看。

    乔家的院子,装了一盏明亮的路灯。

    即便是夜晚,也能把院子照的有如白昼。

    院子里很热闹,摆了张大的四方桌子,好多人围坐在一起,吃饭喝酒,有说有笑。

    乔家吃饭的地方,还是老宅子。

    新盖的房子,只收拾了三间卧室,一间给了封老爷子,一间让乔阳单独住着,他是大人了,很快就要说媳妇,有个单独的房间,也是应该的。

    楼上最好的一间,最中间的屋子,留给乔月。

    乔奶奶抽了时间,新做了被里被面,棉被现在用不上,等到了冬天再给她弹新的。

    家具都是他们送来的,祁彦有送,封邵远也有送,总之,乔家的新房,肯定不缺家具。

    就这样,祁彦还时不时的弄点好东西过来。

    他也要留一间屋子,以后放假过节,就到乔家过节日,相比之下,他还是喜欢乔家的氛围。

    封建国也琢磨着盖房子,大概明年就要动土。

    他已经让杨茂才在村里划分一些荒废的土地,用来盖房子。

    山坡也不要紧,只要是块地,就能盖房子。

    乔家的老房子,乔奶奶舍不得拆,住久了,就有感情了。

    人老了,总是很念旧。

    老房子虽然破旧,但是住着顺手又舒坦。

    封建国这回又带了好东西,“乔大妈,你看我弄了什么过来,这叫电扇,把它插上电,就有风了。”

    封建国抱着两台电扇,放在桌上,这可是两个大家伙,老式的电扇,体积都不小,也很耗电。

    就是买的起,也用不起。

    “这得要多少钱啊?”乔奶奶最近一直被他们刺激着,心脏已经练的很强大,但还是禁不住替他们心疼钱。

    封建国无所谓的摆摆手,“夏天闷热,晚上睡不着,第二天哪有精神干活,有了电扇,保准你们晚上能睡的踏实,要是用的好,回头我再让邵远给你们弄几台!”

    他这话,连乔安平都被吓坏了,“千万别弄了,两台就已经很多了,再弄几台,我都可以开电器铺子了。”

    封家人出手大方,还有封瑾的几个朋友,最近来的人里,好像还有自称是乔月的朋友,他们简直太客气了。

    搞的乔安平跟乔奶奶心里老大过意不去,都不晓得拿什么回报人家。

    封瑾微笑着道:“其实可以在堂屋装一个吊扇,实用面积更大。”

    “这个办法好,我回头让邵远找人问问,看能不能弄到。”封建国马上接话。

    这年头的电器,有钱都未必买得到,量太少,而且很多地方都是限量供应。

    但是限量这个词,对于封家人来说,都不是问题。

    而且封家的老房子并不缺这些东西。

    说到老房子,老爷子中间回去了一次,待了三天,就不适应,嚷嚷着回村里,他总觉得大院里的人,都很虚伪,没有村里人实在。

    乔安平见他们说的很热闹,也不忍心打断,便拉着女儿,询问她学习的情况。

    乔月支支吾吾的,偷瞄封瑾求救。

    封瑾怎么能不救,举着酒瓶子,给乔安平倒酒,“爸,来喝酒。”

    女婿说了,乔安平当然得给她这个面子。

    乔月趁机跑进屋,乔奶奶刚才下了饭桌,就到屋里,准备铺床了。

    见乔月进来,便对她说道:“今晚你还是跟我睡,让封瑾睡你的屋子,床单被褥都是新,他大伯要么跟乔阳睡一屋,反正随他选,他们送来的床都很大,睡两三个都没问题。”

    “嗯,奶奶你别忙了,过来坐着,我有话跟你说。”乔月想跟奶奶说说话,也舍不得她总是在忙,一点空闲的时间都没有。

    “有话跟我说?好,奶奶这就过来。”

    “我去泡两杯茶,咱们慢慢聊。”乔月飞快的跑出去,倒了两杯茶,进来之前,就看见桌上的几个男人,喝的兴致大的很呢!

    乔月想了想,觉得有点不放心。

    便在走到封瑾身边,用胳膊拐了他一下,小声道:“都别喝多了,明儿还要早起呢!”

    封瑾仰起头看向她,眼睛是红的,眼神柔的能腻死个人。

    看到这儿,乔月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这货也醉了,就算没有全醉,也醉了大半。

    “不会喝多,你先去休息一会,待会陪我出去走走。”

    许是他的暗示太明显,搞的乔月没喝酒,脸都红透了。

    “我还要陪奶奶聊天,你们谁最后吃完,谁洗碗。”

    丢下这句话,乔月转身跑了。

    封瑾微眯着眼,盯着她跑走的方向,好久都没有回神,眼中还是醉意朦胧的笑容。

    肩膀上忽然多了一只手,那是乔安平的手。

    “再喝几杯,你们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平时在外面也没时间喝酒,有我在,乔月不敢说什么的。”

    老丈人很豪气的劝他喝酒。

    封瑾来者不拒,老丈人劝的酒,他当然要喝,不喝岂不是不给老丈人面子。

    封老爷子只是一个劲的笑,并不发表意见。

    乔阳早就跑下桌了,他可喝不了那么多的酒,还是早点溜出去的好。

    乔月跟乔奶奶说起在外国,遇到封建业的事。

    她也需要一个倾诉的窗口,这些事也不能跟别人说,只能跟奶奶聊一聊。

    乔奶奶在听说封建业的所做所为之后,吃惊不已,“他怎么能这样,往孩子心口捅刀子,也亏他做的出来。”

    乔月拨弄着茶杯,若有所思,“我只是觉得封瑾也很可怜,他妈妈很早就不在了,父亲又是一个混蛋,他以后……就只有我了。”

    乔奶奶叹了口气,“你说的在理,那孩子心思重,往后你俩相处的时候,你得多包容,别总是使小性子。”

    “那……我们明年结婚怎么样?”

    乔奶奶还沉浸在先前的忧郁情绪中,压根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孙女迎面扔了一个地雷,把老人家炸的外焦里嫩,“你……你该不会是有了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