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5章
    月春愣愣的站在那,好半天憋不出一句话,只能眼睁睁看着乔月走进后厨。

    朱嘉玉见她又回来,有些诧异,“怎么了?是不是忘了什么?”

    乔月心情不好,语气也不见得有多好,“我希望你的私事不要影响我们两家的生意来往,如果有一天你想中止生意,一定要提前通知我哥,这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不管是你想转行,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只要别坑了我哥就行!”

    朱嘉玉本来正在炒菜,锅铲还在手里,就那样傻愣愣的看着她。

    印象中乔月对他一直是温和友好,偶尔也会笑的很甜。

    为什么突然变了?

    乔月见他只是发呆,也不表态,不由的急了,“我说的你到底听见没有?”

    “喂,你够了吧!总跟他说什么?他是我男人,你不要再勾引他,否则别怪我撕烂你的脸!”月春后知后觉的冲进来,当她见朱嘉玉看着乔月发呆发愣的样子,如同喝了十几斤醋。

    乔月烦躁的瞄她一眼,忍着想抽她的冲动,现在是她跟朱嘉玉在谈事情,“就算你要撕烂我的脸,你也得等一会,我还没问完。”

    朱嘉玉总算在月春尖叫声中,回过神,他看向月春,眼中的厌恶,只多不少,“你闭嘴,我跟乔月谈正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朱嘉玉真的是烦死她了,成天吵吵嚷嚷,吵的他耳朵都疼了。

    店里的客人,也越来越烦她,就连生意都受到了影响,所以他才想开一家服装店,也许可以让她去看店。

    总之,朱嘉玉一刻都不想再跟她在一起。

    月春被吼了,气冲冲的转身出去了,按着她的性格,这一岔肯定不能轻易过去。

    朱嘉玉看着她怒气冲冲的背影,心里一阵阵的害怕,鬼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

    这也是被吓怕了,肯定之前发生过。

    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朱嘉玉表情有些难堪,不过他掩饰住了,“你刚才说的,我已经知道了,饭馆的生意肯定不能黄,这一点,我跟乔阳说过了,如果真有那天,我也会跟你哥提前说清楚。”

    朱嘉玉说话给自己留余地了。

    但是还没等乔月回应,外面就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吵闹声。

    “嘉玉,你快出来,月春要寻死了!”有人在外面大声的喊。

    朱嘉玉先是怔了下,乔月看到他眼睛里的反感和无奈。

    但他还是放下手里的活,解了围裙,跟乔月说了声抱歉,飞快的跑了出去。

    朱嘉玉其实是个很不错的男人,能干,脑子也不笨,还很有责任心,长相上也算过的去。

    这样的男人,搁在镇上,绝对是抢手货。

    乔月随后也跟了出去,经过餐厅,发现不少客人都跑出去看热闹。

    长此以往下去,小饭馆还开个屁。

    乔月有点生气,只是小本生意,哪经得住折腾。

    她哥也刚刚摸上做生意的路,难道真要就这么断了?

    乔月走到店外的时候,已经围了不少人。

    赵梅见她出来,赶忙走过来,“乔月,你赶紧上车走吧!朱家的事不要掺和,讲不清,太乱了!”

    “没事儿?我就是站一边看看,再说了,我哥跟他们家还得做生意,咱们村里的山货,最好还是要卖给他们家,有麻烦解决就好了。”乔月只是就事论事。

    “这哪里是说解决就能解决的事,唉,你不懂的。”赵梅直叹气,她心里觉得老朱家人都不错,想不到竟然摊上这么一个媳妇,要是一直这么闹,别说生意,就是日子都要不好过。

    朱源在人群中,看到了乔月,赶忙朝她这边挤过来。

    没办法,看热闹的人太多了。

    “乔丫头,还真是你啊!我就说这车咋看着眼熟,是学校放假了,回来看你爸跟你奶奶吗?”朱源热情的跟她打招呼。

    在朱源心里,乔家的丫头,是个有板有眼的小姑娘,能干事,也能顶得住事儿。

    “朱大伯,我就是回家看看,从你这儿路过跟朱嘉玉说了几句话。”乔月很巧妙的把起因说了,也完全不怪她啊!

    一提起月春,朱源就只有唉声叹气的份,“我们家嘉玉命苦,摊上这么个事,以后可咋整,也让你看笑话了。”

    “没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家还没个难过的时候,放心吧!日子是越过越好的,只要心齐,就没什么解决不了,时间不早,我还得赶紧回家,本来还想从这儿买点熟食带回去,现在看来,肯定是不行了。”这事,她才不会上赶着要给朱家解决,得退一步,雪中送炭的事,也得把握火候。

    再说了,别人的家事,掺和的不好,两头不落好。

    朱源脑筋转的快,听懂了乔月话里的意思,“丫头,你看这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朱源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询问一个小姑娘,大概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吧!

    乔月略微思索了下,才道:“我过去瞧瞧!”

    “乔月,你真要去啊!”赵梅怕她顶不住,那个月春闹起来,简直叫人头皮发麻,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就是瞧一眼,很快就出来。”

    “我也去!”朱源不放心的跟了过去。

    乔月扒开人群,只见朱嘉玉站在月春面前,距离她不到两米,月春不让他再靠近。

    朱嘉玉的小妹妹,吓的脸都白了。

    然而那个罪魁祸首,正举着刀,将刀锋搁在手腕上,满脸的疯狂之色,“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割下去,死给你们看,我不是开玩笑的,我死在你们老朱家门口,让你们一辈子都不得安宁!”

    “你把刀放下,有事咱们可以商量着来,为什么一定要动刀子,你一直这样,有意思吗?”朱嘉玉的语气又无奈又可怜。

    “是我想动刀子吗?分明是你太花心,咱俩都要结婚了,你为什么要跟那个乔家丫头眉来眼去,打悄骂俏,你这不是想我死,又是什么?”月春激动的嘶吼,情绪愈发的疯狂了。

    朱嘉玉已经无力解释,真想说一句,随便你怎么想,我就这样了。

    但是他不能,月春以前真的划过,手腕的伤口还包扎过。

    只不过那一次划的不深,很浅的一个伤口。

    但是那一次,月春娘家来闹的更凶。

    我的天,这些事简直不能想,只要一想起来,他整个头都要炸了。

    朱源站在乔月身边,悄声问乔月,“你看这事应该怎么办?月春是真的敢划,嘉玉也不刺激她,我们朱家在镇上还要做生意。”

    乔月抬了下手,示意他不要说了,“像她这样的泼皮行为,就算这一次管住了,以后呢?”

    其实她很想问,朱嘉玉是不是真的跟她睡了。

    这年头,男女突破防线,还都是一个镇上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想悔婚,绝对不可能。

    因为一旦悔婚,女方这辈子就毁了。

    朱源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先把这一次糊弄过去再说吧!我也老了,管不了那么多,太累了!”

    乔月笑着道:“朱大伯,您可不能说这话,以后她还跟你们老俩口生活,不还得指望他们给你养老送终吗?怎么能不管,唉,他们把路堵了,我还得回家呢!”

    乔月径直走到朱嘉玉身边,像是为了刺激月春似的,她故意拍了下朱嘉玉的肩膀。

    果然,这一动作,刺激了月春。

    她陡然瞪大了双眼,“你在干什么?”

    “我在跟他勾肩搭背,眉来眼去啊,你眼神也不好吗?这都看不清,要不要再走近看?”乔月现在怼她,简直是小菜一碟,她算个毛球!

    朱嘉玉整个人僵了下,内心复杂,眼睛也不敢四处乱看,只有低头,看着自个儿的脚尖。

    月春被怼的差点气晕过去,“你不许碰他,他是我的,我们要结婚了,你别那么不要脸,做人小三是要遭报应的!”

    不同于她的叫嚣,乔月始终面色淡定的笑着,“哦!我当然知道做小三不好,可你不是要死了吗?你死了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况且,你俩还没结婚呢,那我算哪门子小三?”

    “我告诉你,人性最大的特点,就是遗忘,别看现在好多人都在看着你,也许他们会担心你的死活,但是只要你死了,过一段时间,人们就会渐渐把你淡定,一年之后,镇上也没多少人会提起你,是不是很有意思?”

    乔月的邪恶属性太浓烈,搞的周围的人都很不适应,也不晓得该用什么心情来形容她。

    月春完全傻眼了,从没人对她说过这些话,“我……我还有爹娘,他们要是知道朱家人还有你,你们一起逼死我,他们一定会为我报仇,一定不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乔月两手一摊,“这算什么难题,你不知道在派出所有朋友吗?他们所长我都认识,而且他们也会卖我的面子,到时候,只需要一个电话,你的家人还敢闹腾吗?”

    “行了!”乔月觉得说多了,显得她挺啰嗦了,“你要割就快点割,记得割深一点,要不然血流的太慢,死的也太慢,我没时间等,快点啊!”

    第153章

    她催促的声音很大,吓的月春握刀的手,抖啊抖,已经不小心划破皮肤。

    流出一丝丝鲜血,不多。

    有人看不过去了,开始责备乔月。

    “你这丫头,不劝也就算了,还跟着后面在怂勇刺激她,这也太恶毒了,万一她真割了,你赔得起吗?”

    “就是啊!人家都要死了,还在那说风凉话,她到底是谁啊?”

    两个八婆,跨着菜篮子,就是站那儿一脸兴奋的看热闹,又哪里是担心月春会不会死。

    乔月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去,“想看热闹就闭嘴,关你们屁事,再瞎**,我让你们哭着回去!”

    最讨厌这种八婆,有多少闲话,都是被她们传出来的。

    还是再加工的闲话,一个个说的绘声绘色,好像她们真的看见一样。

    光是她们的一张嘴,每年毁掉多少女人的清白名誉。

    乔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连赵梅都看呆了。

    这咋乔月出去一趟,脾气又变坏了,也更凶了呢?

    朱嘉玉离乔月最近,也被她厉色的模样吓住,直咽唾沫。

    朱源则是心惊肉跳,乔家的丫头,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

    再说那几个被骂的八婆,先是不服气,还想扒拉几句,结果在看到乔月的眼神时,又给咽了回去。

    乔月收回目光,径直走向月春,用咄咄逼人的语气说道:“我不是让你快点割吗?为什么还不动手,一刀子划下去,多简单,你那么想死,也没人会救你,一时半会你也死不了,而且你会看着自己的血,一点一点的流失。”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真划了!”月春见她不顾威胁走近,已经慌到不行,手上的刀子也抖了更厉害。

    乔月淡定的抓住她握刀的手,声音冷极了,“我他妈最讨厌有人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唬人了是吗?既然你下不了手,我来帮你划。”

    她压着月春的手,朝手腕上按,毫不迟疑。

    月春看傻了,尤其是在看到刀口已没入皮肤,那一刻,她真的感觉到了刀的冰冷。

    “我不要死了,我不想死,你快放开我,我真的不想死了!”

    但是乔月却没有放的意思,“你说不想死,就不死了吗?你以为拿死来威胁人,很好玩是吗?我告诉你,哪天你把自己作死了,都没人同情你,再有一点,你给我记住了,我他最讨厌用死威胁别人,再让我听见这样的事,我追回来都要揍你一顿,赶不回来就欠着,日后一起算账,不信的话,你大可试试!”

    乔月松了手,月春体力不支,一屁股坐在地上。

    再低头一看自己的手腕,全肿了。

    妈呀!这得多大力气。

    眼见着乔月转身好像是要走了,月春虽然害怕她,但是更气不过,“你凭什么打我,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诅咒你,诅咒你全家不得……”

    后面的两个字,她还没来得及说出来,脸就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乔月的手劲,那得多大,没把她打的满地找牙就算不错了。

    “要不是看你是女的,我今天定要废了你!”乔月的声音恶狠狠的。

    最恨别人拿她家人下诅咒,缺德货,既然非得送上门的找抽,她也只能勉为其难的满足一下她。

    这一巴掌,被打懵的,可绝不只是月春一个人。

    朱嘉玉也吓的说不出话,当乔月走过来时,他竟然吓的后退一步。

    退过之后,又觉得不对,他不应该这么看待乔月。

    说到底,乔月是在为他出头,替他解决麻烦。

    “不管怎么说,都要谢谢你,以后我会好好的管着她,不让她再找你的麻烦。”朱嘉玉由衷的说着,虽然看着乔月的眼睛,他还是有点心慌的感觉。

    “我的要求很简单,不要影响我们两家的生意,这是我的底线,如果她再在饭店捣乱,打电话给我,我亲自过来收拾她!”乔月回头瞄了眼捂着脸,瑟瑟发抖的月春。

    朱嘉玉不知怎地,听到她这句话,总是很想笑。

    后来还真是这样,月春只要听到乔月的名字,都会吓的直颤抖。

    就跟小孩被大人威胁,做了坏事,妖魔鬼怪就会把她背走一样。

    朱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感激是肯定有的,但是……

    乔月走到赵梅面前,“我现在要回村里,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赵梅本来是不打算回去的,不过感受一下坐车,似乎也不错,“好啊!你等等我。”

    乔月坐上车,发动机的声音,吓的不少人躲开。

    朱嘉玉目送他们离开,这才走过去把月春扶起来,“你的脸……要不还是找医生开点药吧!”

    “不用你假好心!”月春气呼呼的甩开他,独自一瘸一拐的走了。

    车上,赵梅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乔月,我怎么觉得,你好像经历了很多事情,就好像……好像在外面混了很久,看你打人的样子,都有点像黑社会的人。”

    乔月不以为意的笑,“这世上,总有些人喜欢找抽,你不打她,都好像对不起她硬凑过来的脸。”

    赵梅被她的话逗乐,笑了一会,又慢慢沉静下来,“跟你一比,感觉自己真的很用。”

    “你不用跟我比,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有你的人生道路,但是不管怎么说,都要好好珍惜,日子是过给自己,而不是过给别人看的。”

    “你说的对,有的时候,我会觉得你比我还要成熟呢!”赵梅又想到家里的事,一直唉声叹气,“春琳要是也能成熟一点,那就好了。”

    “她又怎么了?”

    “唉!其实也没怎么,就是在家里待不下去,到外面打工去了,也是,村里人闲言碎语,真的能淹死个人,真不知道林玉梅是怎么忍下的。”赵梅语气很担心。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村子,天色已经暗下来。

    不过还是有很多村民,在田地里忙活。

    割稻子,挑稻把,在打谷扬,赶着老牛,一圈一圈的打着场。

    到了农忙时节,乡下人一个都呆不住。

    不管是老的小的,还是带着孩子的女人。

    乔月看到背着孩子,打谷场里抱稻把。

    看见车子,再看见车里的乔月,她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乔月出回以一笑,车子停在乔家门口,赵梅打开车门下去了。

    刚开始,她还不知道怎么打开,弄的尴尬极了。

    乔家的大门紧关着,大黄也不在。

    乔月估摸着,要么在地里干活,要么在打谷场。

    “你爸他们可能都在地里,天气预报说明天可能有雨,乡亲们都着急把稻子往家里抢,不然烂在地里,可就糟糕了。”赵梅下了车对她说道。

    乔月也下了车,抬头看了眼家里刚刚盖好的新房子,“嗯,我马上过去瞧瞧,你先回去吧!”

    房子盖的很漂亮,有点小洋楼的感觉,大门也是紧锁着,里面黑漆漆的。

    乔月走到老房子的大门前,趴在门缝,朝里面看。

    院子里的陈设,还是跟之前一样,什么都没有变过。

    这么晚了还没做饭,一定是顾不上了。

    乔月寻着田梗,先是找了离家最近的一块大田,但是没有。

    这块田的稻子已经收割完毕,只留下枯黄的稻茬。

    路上遇见挑着稻杆回来的吴春根他爹。

    “哟,这是乔月啊!你咋这个时候回来了,你爸他们都在小小河沟那儿抢割稻子呢!”

    “吴叔,我就是回来看看,您忙吧,我过去看看。”乔月有礼貌的打招呼。

    “哎!有空到家里来坐啊!”

    “好!”

    村里人打招呼就是这么的简单。

    一路上,乔月一直在回答着这样的话,都不用改词的。

    乔家人在稻田里忙的热火朝天。

    乔阳只穿着背心,手握着镰刀,飞快的割着稻子。

    每割一把,都要放在身后码好。

    码够了一捆,再用稻杆打成的结捆好,竖起来堆在田里。

    回头等割完了,再一起往田梗上运送,最后用的扁担跟网在兜挑回家,这割稻子的活,才算完成。

    乔安平跟乔奶奶也在割稻子。

    封老爷子此时打扮的像个十足的老农民。

    肩上搭着毛巾,不顾乔家人的反对,非得在田里穿梭,帮他们运送稻捆。

    老爷子晒黑了,脚步也更稳了。

    可惜毕竟年纪大了,身体机能跟不上,总是要停下来喘气。

    乔月站了有一会,他们都没发现。

    还是乔奶奶直起腰休息,一回头,就见一具俏生生的小姑娘站在那,老人家可是吓了一跳。

    “哎呀,这不是我们家小丫头吗?你咋这个时候回来了?回来之前也不说一声,我还没做饭呢!”

    乔奶奶这一声,把其他人也惊动了。

    乔阳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妹妹,除了笑,他好像也没别的表达方式了。

    乔安平抬手擦掉脸上的汗,“丫头饿了吧?我们这儿就快完了,要不你先回去。”

    乔安平可不敢说让女儿回去做饭的话,之前就被老亲娘教训了。

    封老爷子笑的慈爱,他是清楚内情的。

    看到乔月完好无损的回来,老爷子很欣慰,只说了两个字,“不错!”

    乔月走下田,“封爷爷,您老还是到田梗上歇着,农家繁重,您怎么能干,还有我奶奶,您也回去,老人家就得服老,不能硬撑着。”

    乔月硬是走过去,夺下她手里的镰刀,“剩下的活,我来干,您回去做饭,封爷爷也一起回去。”

    “这哪行!”乔奶奶宁愿自己累,也不想宝贝孙女干农活,小脸晒黑了,手掌变粗糙了怎么办?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