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2章 不要脸
    这话问的有点故意,因为她分明看到小八的眼睛,一直偷瞄安德烈。

    “对啊!就是来看你的,顺便监督你任务的执行情况。”小八笑的有点尴尬。

    安德烈沉着脸,“正好,你留下监督她,我回国!”

    “为什么?”小八紧跟着追问,中间都不带留顿。

    “不为什么,你觉得两个人都留在这里,有必要吗?局里最近人手很闲吗?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接连抛出好几个问题,让小八骨子里的倔强劲,又冒了出来,“我怎么完成任务,又不需要跟你交待,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来这里看朋友,你的任务,你自己搞定!”她刚才说监督的话,是开玩笑说的,谁知道有些人不解内情,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你有朋友?”安德烈显然不理解,小八什么时候有朋友了?

    “我怎么就不能有朋友,乔月就是我朋友。”

    乔月本来已经准备开吃了,封瑾给她剥了几只虾,还给她挑了鱼肉。

    听到这一句,她立马挺直了腰杆,坚决跟小八站在一条线。

    “没错,我们就是朋友,你有意见吗?”

    “太奇怪!”安德烈觉得无法理解,这两丫头,完全不像朋友。

    伊恩捏着刀叉,忍不住插了一句,“女人的世界你不懂,所以就不要纠结了,咱俩不也是朋友吗?来,做为朋友,我得敬你一杯在!”

    “为什么?”安德烈还是想追问。

    封瑾不耐烦的抬头,“你们太吵,吃饭不要说那么多话!”

    其实他是嫌弃他俩讲话声音太大,别把口水喷菜上面了。

    伊恩跟安德烈要是知道他此刻脑子里的想法,估计要喷饭。

    接下来的时间,乔月安静的吃饭,接受封瑾的投喂。

    小八跟安德烈还是针锋相对,两人互看不顺眼。

    乔月没有在吃饭的时候,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不想影响他吃饭时的心情。

    免得到时候被气的消化不良。

    但这事,她始终都要说。

    饭后,她拉着封瑾到楼上酒店,开个房间午睡。

    这里离他们昨晚住的地方太远,只能在这里将就一下。

    “累吗?”到了房间,封瑾就心疼摸着她脸上的黑眼圈。

    小姑娘最近还是瘦了,气色也不是很好。

    等到这边的事情完结,还是让她回老家待一段时间,休养生息。

    “还好,就是觉得事情好多,一件接着一件,总是让人停不下来。”乔月拉着他到床上,她喜欢紧靠着他睡觉。

    封瑾任由她抱着,即便自己一直在拼命忍着,以保持平和的心跳,也还是不忍心推开她。

    “不过虽然累了点,但是感觉也挺充实,总比虚度青春要来的好,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已经是飞逝。”

    察觉到她语气不对,还想安慰来着,可是听到她的呼吸平稳,再低头一看,原来小姑娘已经睡着了。

    下午,乔月一直跟着封瑾处理公事。

    到了晚上,他们几个人猫在别墅外面,一直等到凌晨时分,才开始行动。

    伊恩扮成的杀手,避开了所有守卫,潜入陈大业的房间。

    嗯……陈大业门外的保镖睡的跟死猪一样。

    他以为只要守住了门,里面的人就不会出问题。

    殊不知,有人就专门爱爬墙,还爬的很精通。

    陈大业是被冰冷的刀子,给惊醒的。

    乔月跟封瑾在外面等着,现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去做就够了。

    果不其然,五分钟之后,别墅里热闹起来,所有的灯都打开了。

    又过了几分钟,伊恩飞快的跑来坐进车里。

    扯下头套,吐了口气,“搞定,赶快回去睡觉,老子快累死了。”

    “你住哪?”封瑾问他。

    “你们住哪,我就住哪。”伊恩几乎是不加思索就说出来了,结果当然是收到封瑾冷酷警告的眼神。

    “呃……我只是想说,你们入住的旅馆,专门有我的房间,到那儿顺路,也方便,不是吗?”他笑的好尴尬,得尽量保持笑容,要不然会被扔出去,因为他这只电灯泡,瓦数有点高。

    “他怎么样了?”乔月只关心这件事。

    她想要尽快解决这里的事,先前打电话回家,得知家里的稻子已经成熟,家里正在热火朝天收割稻子,她也想回去帮忙。

    “受了伤,我假装刺了他一刀,本来是要刺他肩膀,结果这家伙胆子太小,伤口偏了一点,不过更逼真了。”

    “那就好,他受伤过重,肯定要送医院,你明天中午再去一趟,他心理素质不高,只要抓住他怕死的性格,很快就能搞定。”

    伊恩想了下,忽然道:“搞定了他,你们就会走了,对吗?”

    “不走干什么?留在这儿吗?”乔月好笑的问他。

    “唉!你们都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好孤独,长官,不如你把我调回衡江吧?虽然我是外国人,但是我也一样能适应国内的环境,不是吗?”伊恩就是那个外表火热,内心孤独的人。

    封瑾淡定的断了他的念想,“不可能!”

    他一个外国人,到了国,连跟踪都做不到。

    看着伊恩一脸绝望的样子,乔月只想笑。

    回到旅馆,没想到,安德烈跟小八也住了进来。

    这下可倒好,整个二楼都被他们承包了。

    干脆,封瑾将上旅馆都包下,让老板不要再接待其他客人。

    他付的钱,绝对物超所值,老板自然高兴的合不拢嘴。

    让乔月觉得奇怪的是,小八好像跟安德烈扛上了,两人从楼下一直吵到楼上。

    站在各自房间门口,还是不停的互怼,而且是怼的不亦乐乎。

    最后,还是封瑾出面,将两人踹进了房间,才暂时休战。

    可是到了第二天,乔月还在床上睡觉,外面又吵起来了。

    封瑾腾的从床上跳下,穿上鞋,一脸阴沉的就奔到门口,拉开门,“你们够了没有!”

    怕惊醒乔月,他是压低了声音说的。

    “不够!”安德烈不鸟他的暴虐情绪,指着小八,毫无风度的吼道:“你一大早的,在房间里翻跟斗吗?你属猴子的吗?知不知道这个点,别人还在休息!”

    小八还穿着运动的衣服,抄着手,满脸的嚣张,“没错,我就是属猴子的,怎么,允许你夜里鬼吼鬼叫,就不允许我晨练吗?而且我是在自己的房间,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什么时候鬼吼鬼叫了?”安德烈觉得她莫名其妙,真的很想削她一顿,

    “怎么没有?需要我提醒吗?上个月的二号,想起来了吗?”

    小八的宿舍房间,就在安德烈的隔壁,在隔音效果并不怎么好的情况下,又是格外寂静的夜里,隔壁的动静,她能听半清半楚。

    安德烈在愣了几秒之后,脸色忽然多了几分尴尬,“这是我的私事,不用你提醒,但这是两码事,我是无意,你是故意,这就是区别,现在,麻烦你要么回房间安静的待着,要么离开这里,我要睡觉!”

    他还穿着睡袍,很长的款式,一直拖到脚踝,腰上系着个带子。

    不过,那根带子,让人看着可真够胆战心惊的。

    因为它已经松散的,仿佛随时都能散掉似的。

    小八挑衅的抬起下巴,“我就不,你能拿我怎么样?”

    封瑾没兴趣管他俩的争吵内容,“我只说一遍,如果你们还不闭嘴,那我只好让动用武力!”

    封少话音刚落,那两人同时转身回房间,然后关门,只留下他一个人站在走廊,有点孤零零的感觉哦。

    封瑾也不在意,只要让耳朵安静下来就成。

    他可不想,好好一个早上,被两个烦人的乌鸦打搅了。

    不过,他回到房间以后,乔月还是醒了,侧着身子,半睁着眼睛,看着他走回来。

    封瑾回到床上,掀开被子,又把她搂进怀里,“再睡一会,天还早。”

    “唔,他们又在吵什么?”乔月也觉得这俩人真的很奇葩。

    而更奇葩的是,安德烈竟然能奉陪,他俩吵架的画面,绝对够诡异。

    “不用管他们,睡觉!”封瑾现在哄她睡觉,都哄的得心应手了。

    而乔月被他哄着,也哄的习惯了,就吃他这一套。

    两人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

    外面虽然已经不吵了,但是即便隔着门,都能让人感觉到僵住的气氛。

    乔月咬着牙刷,睡眼腥松的走去开门,刚一打开门,就见这俩人,跟急红眼的大公鸡似的,互相瞪着对方,仿佛要把对方吃了似的。

    乔月一边刷着牙,一边饶有兴致的欣赏斗鸡场景。

    封瑾从她后面经过,也只是瞄了一眼,就去了洗手间,洗脸刷牙。

    乔月呆萌的目光,终于让小八注意到,她转过脸来,当看见乔月的造型时,差点笑出来。

    不过她憋住了,当然要忍着,怎么能在那个死男人面前笑呢!

    “你要刷牙,就去好好刷,站这儿干嘛?”

    乔月嘴里还包着泡沫,不好说话,只是拿着大大的眼睛,瞪着她。

    封瑾面无表情的拿来漱口杯,另一只手还拿着毛巾。

    又面无表情的递给她,让她漱口,吐掉,再漱口,最后再用毛巾给她擦脸。

    安德烈跟小八同时露出一种,类似于吃了苍蝇的表情。

    但是那两人却丝毫没有异常,很淡定的做着自己的事。

    等到封瑾离开,乔姑娘手上已经多了一把梳子。

    一边梳着头发,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他俩。

    “我现在可以听了,你们用吵的,吵给听听,或者说给我听听,我来当裁判,早上起床很无聊呢!”

    她说的很轻快,可是听在对面两人耳朵里,可是真真要气死个人。

    “你觉得我们吵架,是为了给你消遣,打发时间的吗?”安德烈现在不想评论封瑾的做法,女人被他惯成这样,也太丢他们男人的脸了。

    乔月摇摇头,“非也,非也,你们吵架,其实挺烦人的,我只是很好奇,你们能吵多久,会不会吵一辈子啊?”

    “什么一辈子,你不要瞎说,我现在看见他,都恨不得让他滚远远的,肮脏又下流的男人,谁遇上谁倒霉!”小八可是毫不客气的骂了回去,骂的狠着呢!

    安德烈气的快吐血,心恨烦躁的指着她,“你以为我想看见你吗?是谁大老远跑到这儿,是我吗?如果你现在不想看见我,那正好,你立马滚蛋,这里不欢迎你,不过在你走之前,我得申明一点,老子干净的很,也绝对不会下流!”

    “呵,还不承认吗?你刚才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安德烈过了好几秒,才想起她说的是什么,“那是有人硬塞给我的,你以为我想要吗?再说了,只不过是一件内衣,你用得着用一种好像我踩了屎的表情吗?”

    小八觉得他的说法太好笑,但是再怎么跟他吵,似乎都没用,于是她抓住乔月。

    “乔月,如果是你,当你看见他手里拿着一件女性内衣,还在那闻来闻去,你是什么想法?”

    “变态!”乔月回答的又快又干脆,本来就是嘛,她回答的也没有错啊!

    “看吧?我怎么说的来着?”小八冲对面快要晕倒的男人,挑衅一笑。

    “我……算了,我不解释了,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不可理喻!”在争吵这件事上,安德烈很清楚身为男人,永远别想跟女人吵明白。

    所以,他不吵了还不行吗?

    眼见他走了,并且关上门。

    小八却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这个世上的男人,难道就没有一个不偷腥又专心专情的吗?”

    “有啊!”

    “在哪?”小八的眼睛刷的亮成了一百八十度。

    “在我房里啊!”乔月站到她面前,很讲义气的拍了拍她,“这个男人已经被我承包了,所以你还是继续找吧!哈哈!”

    小八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打掉她的手,走回房间,反脚甩上门。

    同一时间,伊恩的房门也打开,不过是在最里面的一间。

    “其实我也挺不错,你让她考虑一下呗?”伊恩穿的骚包,笑的也骚包,整个一骚包。

    这回轮到乔月翻白眼,转身回房间,并踢上门。

    “呃呃……真是不经逗!”伊恩撇了下嘴角,也回了房间。

    待会他还要去医院,继续吓唬人呢!

    话说,这份活也挺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