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1章 心痛的男人
    乔月微微低头,闻着杯子里的茶香,却感觉手里的茶杯冷的好快,“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一下,他已经成年了,不需要父母的监护,大叔,你的脸皮,真的是太厚了,厚到让我没有找到语言可以形容。”

    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他说的那些,总结来说。

    无非就是像吸血鬼一样的缠着封瑾。

    封瑾走哪,他们就跟到哪。

    美其名曰,给他家庭的温暖,可事实上呢?

    封建业已经被她骂的很从容很淡定了,“即便成年了,也可以弥补,只要他同意,这些话,我不需要跟你说。”

    张丽华站在一边,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脑子里构想着,某一天,她成为封夫人的场景。

    拿着钱,到商场里,随便买买买,让那帮无知的八婆嫉妒死。

    “他不会同意,我也不会同意,还记得我之前说过什么吗?”乔月弄了下头发,准备要走了,“算了,你们这一家子,脑袋结构跟别人的不一样,容我通知你们,从现在开始,你们一家人即将露宿街头,身份证明,所有能证明你们身份的东西,都将消失不见,不用谢我,好好享受你们的流浪之旅!”

    乔月飞快的跑了,等到封建业跟张丽华追出来时,差点撞上跟疯子似的张灵。

    “哎哟,这是怎么了?”张丽华被撞的眼冒金星,感觉脑袋都要碎了。

    张灵捂着脑袋,根本感觉不到疼,因为她现在想死的心都有。

    “妈,那个人刚刚打电话给我老板,举报了关于我的一堆真资料,现在他们不仅要封杀我,还要追究我的责任!”

    “你说什么呢?你只是帮人打官司,有什么责任?”张丽华觉得哪里不对。

    张灵说不出话了。

    想要打赢官司,你以为全靠证据跟三寸不烂之舌吗?

    别天真了!

    有多少终身监禁的案子,最后在她的努力之下,找到法律的漏洞,替他们争取最短的刑期。

    别说律师是帮人伸长正义的使者,全是放屁。

    她理解的律师,就是专门去找法律空子投机者。

    封建来皱眉,很不耐烦的看着她们,“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为工作的事争吵,赶紧回去收拾东西离开这里,把证件都看好了,要是没有证件,是会被抓进警察局的!”

    “证件?我的证件都在这里啊!”张灵因为职业的关系,也需要跑各地,所以她习惯把证件带在身上。

    可是她打开包,伸手一摸,再一摸,坏了,证件哪去了?

    瞧见她的神色,封建业顿时头皮发麻。

    看来那丫头不是开玩笑,而是认真的。

    张丽华也吓的赶紧往回跑。

    三人赶到小旅馆,不顾店主的狐疑目光,飞快的跑上楼,打不房门。

    里面并没有被翻动的痕迹,不过封建业还是不放心。

    检查了包,又傻了。

    “怎么了?该不会是真的吧?”张丽华冲过去,夺了他手里包。

    封建业站起来,目光阴狠的抬手甩了她一巴掌,“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要不是你非要把张灵弄来,非要搞什么认亲,我们能落到这一步吗?”

    张灵吓了一跳,后背慌忙贴着门,满脸的惊恐。

    她从没见过父亲发火,更没见过他殴打母亲。

    眼前的中年男人,脸上狰狞的神情,让她几乎认不出,太可怕了。

    这几天张丽华总是被打,她也是人,也有脾气。

    一次忍了,两次的侮辱,她也忍了。

    可是这一次,她忍无可忍。

    “我怎么了?我还不是为了你!你怎么不说是你儿子太无情,又找了一个跟母老虎一样的女人做媳妇,再看看你,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住,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张丽华最后的那句,绝对能触到每个男人的底线。

    尤其是封建业内心始终有点那个啥,他更加受不了。

    两人很快便厮打在一起,以往的恩爱亲密,哪里经得住争吵的消磨。

    不过很快他们就再也吵起来了。

    因为几个警察过来敲门,以没有身份为由,将他们带走。

    关了二十四个小时之后,三人被放了出来,却已经身无分文,穷的连顿饭都吃不起。

    张灵想找朋友救济,可是拿着电话,她愣是没想明白,自己到底有没有朋友。

    封建业也根本没什么可靠的朋友。

    那些人如果不是因为他有钱,鬼才跟他玩。

    张丽华也是一样,除了每天跟一帮闲的蛋疼的富太太们打牌逛街,再没有别的喜好。

    然而那些八婆,要是知道她落难,还不得笑掉大牙。

    三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发呆发愣,恍然觉得自己的人生真失败。

    这边的情形暂且不说,乔月离开酒店之后,坐上伊恩的车子,继续前往跟封瑾约定的餐厅。

    “你真的找她的领导,告了她的黑状?”乔月好奇的问。

    伊恩在笑,“我只是找到她的工作单位,随便说了几句,至于后果为什么会如此严重,以至于让她丢了工作,这就得问她自己了,做事不地道,颠倒黑白,早晚要出事,女人太自以为是!”

    乔月点头表示明白,“给他们多受点教训,也没什么不好,我就是气不过,也心疼他,遇到这样一个人渣父亲……”

    “可他现在遇到你了,不是吗?”伊恩难得一本正经的鼓励她。

    乔月被他的话逗笑,“说的也是,我可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打得了坏人,斗得过极品,尤其是对付那些觊觎他的妇人,上来一个拍死一个,上来俩,捏死一双!”

    伊恩哈哈大笑,“你厉害,以后小三们见了你都得绕道走,不过你就不怕坏了封瑾的名声,在我们这里,女人如果把男人管的太严,严格到连女人对他有好感这种事,都要干涉,是会让人觉得反感。”

    乔月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街景,神情变的若有所思,“别人反感,对我没有一点影响,只要他愿意,这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可不喜欢我的男人,跟女人们打情骂俏,所以,像你这样的男人,如果落在我手里,早晚都得阉了!”

    “阉?什么是阉?”伊恩的关注点,在最后一个字。

    让他搞不明白啊!

    乔月噗嗤笑了。

    “你别笑,快点告诉我啊!”伊恩见她总是笑,却不肯说,不由的着急。

    乔月摆摆手,“如果你想知道,可以去问夏桀,他肯定知道。”

    伊恩用不满外加怀疑的目光盯她好几秒钟,“我一定会去问!”

    车子开到地点,封瑾已经在楼下等着他们。

    见到乔月走下车,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无论什么时候,他的担心都是只多不少。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封瑾低声问道。

    “还可以,晚上再去加把火,可能一把不够,还得再加一把,不过最多两天,应该就可以搞定了。”乔月张开双手,抱住他的腰,感觉到他的身体,那种满足,是任何事物都不能替代的。

    封瑾站在那儿,任她抱个够。

    伊恩停好车,晃着车钥匙走过来,看到这一幕,真的是……

    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呢?

    准备的说,应该是肉麻加嫌恶。

    原来以往他跟女人们腻歪,旁人看到是这么个情绪。

    “如果两位抱够了的话,可不可以进去吃饭了,我已经很饿了好不好?”

    乔月放开封瑾,回头像个小姑娘一样,气呼呼的冲他扮了个鬼脸。

    这个鬼脸,绝对是伊恩见过最可怕的一个。

    “好怕怕!”他夸张的拍着胸口。

    封瑾丢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搂着乔月的肩,走进饭店。

    伊恩脸上表情古怪的扭动,再一回神,那两个人都要不见踪影了,他赶忙追了上去。

    就在他们离开之后,对面马路停放着的一辆车。

    一个男人升起车座椅靠背,坐了起来。

    为了不让封瑾发现,他可是煞费苦心。

    那个男人太警觉了,稍不留神,就会被他盯上。

    叶溯长长的吐了口气,扒拉了两下头发,又盯着倒车镜,看着镜子里的脸。

    不管怎么看,那都是一张年轻帅气的脸,也没有比封瑾差太多。

    难道就因为他先行一步,抢得先机?

    叶溯郁闷的想撞墙,他现在心里急的跟狗刨猫抓似的。

    整个人都处于极度烦躁不安的状况,就好像一个陷入感情困境的普通人。

    求不得,又放不下。

    一路远远,又小心的跟着伊恩的车子,期间为了避免被发现,又是换车,又是超车。

    先一步停在这里,又看着她像一只欢快的鸟儿,投入别的男人怀抱,真是让他又恨又羡慕。

    他甚至想着,如果有一天,她能也像那样,投入自己怀里,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不惜一切代价。

    叶溯小朋友的忧伤,暂且不提,毕竟缘份这事,很玄妙,也很无情。

    不是你的,求不来,是你的,丢不掉。

    乔月进了饭店包间,才发现里面还坐着安德烈,以及一脸疲惫之色的小八。

    好不容易看到自己喜欢的女生,乔月立马松开封瑾,跑过去坐在小八身边,“你怎么来了?是来看我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