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大忽悠
    乔月不爽的撇了撇嘴角,又来耍帅了,他明明知道,就算没有他出手,自己也能搞定,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叶溯当然能看懂她的小眼神,不过他一点都不介意,“他身上太脏,如果你不介意,可是自己动作解决。”

    乔月嫌弃的看了下那个男人的手,的确很脏,“随便吧!”

    坐在她身边的两个男人,全都站了起来,满脸挑衅的站在叶溯面前。

    “你是想替她出头,还是要跟我们做对?”

    y城的黑道,都是有名有姓的,各个帮派之间,关系都不怎么好,但是在非必要情况下,都不要给自己拉仇恨值,为了一个小妞,不划算。

    叶溯已经松开了那人,掏出手帕,身子慵懒的靠在扶手上,“这两个问题,有区别吗?她……她是我女朋友,你们欺负她,难道还要我站在一边看着吗?”

    叶溯调皮的冲乔月眨了下左眼,笑的蛊惑人心。

    当然,关于女朋友的称呼,差点没让乔月站起来,冲他挥出拳头。

    即便你是帅哥,也改变不了乱占便宜的事实。

    如果她今天随便敷衍过去,就是对封瑾的不尊重。

    试想一下,如果有一个女人,站在封瑾面前,大言不惭的给自己安上一个封瑾女朋友的头衔,她听见了,能善罢甘休吗?

    所以在她跟封瑾没有分开的情况下,任何异性的暧昧,她都会断然拒绝。

    “我不是他的女朋友,这位先生,饭不能乱吃,话更不能乱说,我跟你只见过几次,而且我们并不熟,我自己的麻烦,可以自己解决!”乔月说的很干脆。

    叶溯点点头,把手松开了。

    谁料,他一松手,那人不干了,反手便挥出一拳。

    下一秒,他就被叶溯踢出几米之外。

    “我这是正常的自卫反击,不算帮忙吧?”

    乔月翻了个白眼,好冷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接下来的经过,其实没有任何悬念。

    等到乔月离开车厢,顺便把那三个人也提溜了出去,一直走到地铁的洗手间,把他们三人按在洗手间肮脏的地板上,一番警告。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一转弯,就见叶溯靠墙站着。

    “你干嘛跟着我?”

    “我上厕所而已。”叶溯一脸无辜的指着厕所标识。

    乔月回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刚刚进的是男厕所。

    不过那又怎样,进了就进了呗!

    叶溯看着她淡定的走开,好笑不已,果然与众不同,不是吗?

    等他走到里面,看见那两个倒霉鬼,不禁有些同情他们。

    被打的那叫一个惨!

    “小子,踢到铁板了吧?”叶溯站在水池边,淡定的洗手。

    几个男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脸部肌肉一动,就疼的龇牙咧嘴。

    叶溯关了水龙头,冲他们甩掉手上的水,“如果你们还想报仇的话,我劝你们,最好是不要,我能知道你们三个人住在哪,在警局有档案的对吧?身份证件呢?”

    叶溯蹲下,硬强的搜出他们的身份证明,只扫了一眼便记住了,“现在我对你们已经很了解了,希望下次不会再见到,因为再见的话,要么在警局,要么在停尸间!”

    丢下证件,叶溯起身离开。

    其实就算他不威胁,几个小瘪三,也很难再找到乔月,她又不是y国人,很快就要离开,上哪找去。

    可是他就是想要做到这一步,无论需不需要。

    乔月并没有受到扒手事件的影响,每天遇到的事情多了,这点小事,不足为奇。

    等她再次摸到关押胖子的地方,发现这里的警戒程度又提高了。

    这一次,安德烈并没有出现,不过她在观察了片刻之后,已经想到了绝佳的办法,不过她需要一个帮手,光是她自己肯定不成。

    找到电话亭,打电话找到伊恩,这小子很上道,乔月一说,她就明白了。

    二十分钟之后,伊恩的车子停在了别墅外面。

    乔月也坐在车里,检查他拿过来的那些东西,“记着,待会抓到人之后,有多狠,就弄多狠,反正那胖子肉多,一时半会死不了。”

    “你呢?你干什么?”伊恩很欣赏她的计谋,不过他把活都干了,她干什么?

    乔月拿出让他带来的衣服,这是封瑾给她准备的,职业套装,“我当然是去钓鱼啦!你下车,我要换衣服!”

    伊恩被赶下车,靠着车门抽烟。

    脑子里却不受控制的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

    内部变动较大,封瑾派来的人,盘查的十分严格,最关键是,人家很专业,看过行动方案跟总结之后,就能写出一篇连他都自叹不如分析报告。

    其实已经不存在什么人心惶惶的问题了,一切推倒重来,所有人都将重新回炉重造。

    大概是封少,对夏桀的管理,太失望了吧!

    他之前也觉得有问题,有些情况,夏桀并没有及时回馈给血狼总部。

    这一切的一切,都很不对,他不应该擅自做主。

    车门打开,乔月踩着高跟鞋,穿着合体沉闷的黑色西服,步伐轻快的走下来,不仅如此,她脸上还多了一副眼镜。

    “你的打扮……很奇怪!”这是他最友善的评价了。

    乔月扎好辫子,对他的意见,不以为意,“奇怪什么,职业女性,不都是这样的打扮吗?走吧!你先陪我过去,装的专业点。”

    “我们扮什么?”

    “律师!”乔月扯了下衣服,抬头挺胸,昂首阔步。

    “ok!”伊恩点点头,完全没意见,本来也不该有意见。

    这事又不是他主谋。

    两人站在新漆的铁门前,乔月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始按门铃。

    伊恩忽然把脸转到她那边,小声道:“我怎么有点紧张呢!”

    乔月对于他的废话,没有丝毫搭理的意思,他会紧张才怪,当她好骗呢!

    眼见连个小姑娘都骗不到,他觉得自己好失败。

    “你找谁?”两扇铁门,只开了一道缝,露出一双褐色的眼睛。

    “哦,你好,我是刘刚先生的代理律师,我这里有几份文件需要他签字,请问他在吗?”标准的英文,是刚刚跟伊恩对过词,确保对方听不出来。

    褐色眼睛并没有马上开门,而是让她把身份文件拿过来查看。

    乔月并不着急,脸上保持着优雅得体的笑容。

    伊恩站在她身边,像个助理。

    “进来吧!不过要搜身!”褐色眼睛打开门。

    “可以!”乔月知道对方是出于公事公办的态度,并非有其他意思。

    乔月跟伊恩走进房子,刚一踏进去,就看见院子的草坪上,坐着几个喝茶的男人。

    见到他们二人,男人们的眼睛也一直盯着,很警惕的样子。

    乔月猜测,这个刘刚手里握着的,绝对是最机密最核心的资料,否则根本不至于弄出如此大的动静。

    搜身的时候,乔月只是有点反感,不过她忍住了。

    给她搜身的男人,正是上一次,给她指路的那一个,今天没有穿警服。

    他当然没有认出乔月,毕竟两者差别太大。

    “抱歉了!”男人搜完了,很真诚的跟她道歉。

    一般来说,在警局里,这事会有女警察来做,在外面例行检查的时候,也是一样。

    搜查伊恩的时候,就方便多了。

    又经过一番检查,两人才最终被带上楼。

    在二楼走廊的尽头,那里是一间书房。

    警卫敲了门,得到允许才放他们进去。

    乔月跟伊恩对视了一眼,看的出这个陈大业地位还挺高。

    里面的书房空间很大,最先进的设备,应有尽有。

    站在门口的警卫并没有离开,好像打定主意,要听他们的谈话。

    陈大业放下手里的报纸,看到他们,眼中尽是陌生,“你们是……”

    怕他搞露馅,乔月赶忙接过话,“陈先生您好,我是之前跟佻联系过的乔律师,是这样的,我这里有几份转让文件,需要您签字,都是很重要的东西,关乎您的财产状况!”

    真以为她一点工作都没有做吗?

    当然不是!

    她查到了陈大业的财政状况。

    之前他在国内,因为到境外赌博,输了一大笔钱,不得了,收了别人的钱,出卖机密信息。

    但是另一点,他这个人很聪明,抱着一堆机密,却没有全部透露,每次都会往外吐一点,以换取不断的帮助跟回报。

    特工们帮他逃到y国,又给他安排了全天保护。

    最近几次的机密,全都换成了钱。

    这些钱,他当然不会放在身上,存进银行也不保险,最好的办法,是来用投资地产,而且是投在别的国家。

    在此之前,也的确有一个律师在帮他办理相关事宜,而且也要做到保密,不能什么都让这帮人知道。

    所以,陈大业在看到乔月的身份证明时,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将警卫打发走。

    在他们在这里,还怎么能继续往下谈。

    “你去给客人泡两杯茶,一定要现烧的开水,凉到八十度,再过滤冲泡,一步都不能少。”陈大业想差遣那人离开。

    那人忧郁了下,最终还是同意了。

    上级的指示,并没有说,他不能见律师。

    当然,其他会客情况除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