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算后账
    封瑾带着两个队员,从阴暗的门里走出来,三人都负了伤,其中封瑾伤的最重,从肩膀往下,都是血。

    他站在那儿,抬起头,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乔月,脸上虽然还是那样,没什么变化,但是眼中,已有了藏不住的情绪。

    乔月只是站在那,没有动,也没有要上前的意思。

    夏桀站在她身后,孔阳站在他身边,虽然她很不爽乔月,但是对同伴能平安归来,还是很高兴的。

    坐上车离开,这一次,乔月,封瑾,夏桀同一辆,只有他们三个人上。

    孔阳跟伊恩坐在后面一辆,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你猜他们会说什么,有她的怂勇,队长一定会受到责备。”

    伊恩没有理她,艾伦坐在前面,也把头朝着车外。

    在飞快掠过的路边景物中,他看到有几辆车安静的停在那。

    孔阳觉得伊恩的态度很不应该,“伊恩,你是长官一手挑选的人,你应该最相信他,不要轻易被不相干的人动摇!”

    “你话太多了,以前可不这样!”伊恩很不耐烦。

    以前的孔阳之所以在队中混的如鱼得水,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能像个男人一样,没有婆婆妈妈,叽叽歪歪。

    “我这还不是被她逼的!”

    “她是国安局的特工,你不要搞错上下级关系了!”伊恩提醒她。

    “她根本不是!她怎么可能是!”就连她想进国安局,都被刷下来过,更何况……

    伊恩觉得她真是越来越讨厌,“她救了你,实力比你强,如果要挑选战斗中的队友,我会选她!”

    “我也是!”艾伦紧跟着举手。

    开车的小哥,也举起手,“她很厉害,不仅枪法格斗没话说,而且警觉,敏锐性很高,跟在她身后,我觉得很安心!”

    “大实话!”艾伦拍了下他的肩头,再通过后视镜,看着孔阳难看如便秘的脸色,“你虽然很强,但是很少顾忌队友,我们以前跟着你行动,都要提起十二分小心,否则就有可能被带沟里!”

    他说的沟,并非陷阱,而是孔阳的独立强行,给后面的人造成的很多麻烦。

    孔阳简直要气炸了,不过她能忍。

    前面的车里,夏桀坐在副驾驶,没人知道他内心是什么想法,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乔月给封瑾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子弹还在里面,待会要去医院把子弹取出来。”

    封瑾光着上身,很乖的点点头,没有异议。

    “他伤的怎么样?”乔月掀开眼帘子,看着他的眼睛问他。

    “比我重!”封瑾回答的简单干脆,却足以概括全部。

    乔月明了的点点头,“那就好!”

    没错,只要龙啸伤的比他重,就不算吃亏。

    其实乔月还是很好奇,龙啸伤的到底有多重,但是她不敢问,怕触了封瑾的逆鳞。

    要说龙啸伤的有多重,看看他现在上的设备就知道了。

    连呼吸机都上了,整个人处于昏迷阶段。

    胸口一枪,腹部一枪。

    就这都死不了,丫的也是命硬。

    说到他跟封瑾对战,一旁的忠心部下,直到此刻,仍然心有余悸。

    场面太壮烈,画面太血腥,不说也罢。

    龙啸虽然昏迷了,但是心里还清楚的。

    妈的,封瑾的强悍也出乎他的意料,下次再也不干了,有他的地方,还是躲远一点,不再跟他硬碰硬了。

    夏桀听着他俩的对话,很意外乔月此时的谈笑风声,反差太大,刚才封瑾没出现,简直就是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不过小丫头也足够聪明,知道转移他的注意力,好让他们能在原地等待封瑾。

    连他都被蒙在鼓里,手段很高啊!

    乔月包扎完了,封瑾便看向夏桀,“此次的行动,你回去之后,务必尽快写一个检讨,还有,这边要启动调查机制,我已经让人过来了。”

    夏桀心中一紧,“团长,我不知道这次的行动出了什么问题,我这边一切正常,除了多了一个局外人,再没有其他异常情况!”

    封瑾慢慢将身子靠向沙发,眼神变的玩味,“你是在指责,我不应该带她参加行动是吗?”

    封瑾的低音炮一开,整个车内,都弥漫着沉重的压力。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如果长官怀疑此次行动有异常,还是要从身边查起的好,这样也能做到心服口服!”夏桀的声音不卑不亢。

    他说的很合理,任何一个有理智的领导,都不会枉顾属下的意愿。

    只可惜,他碰到的是一个爱妻如命的男人,他绝不允许有人对乔月有一丝一毫的质疑。

    如果乔月真的出了问题,由他全权承担责任。

    更重要的是,夏桀跟他的人,对血狼本部,已经没有了绝对信任,那还要他们做什么?

    夏桀发觉自己说完之后,后面的人并没有及时回答。

    他有些忐忑的透过后视镜,却不想,撞上了封瑾寒冰一般的眸子。

    夏桀心中一震,彻头彻尾的寒意,瞬间将他包围。

    “我改变主意了,这里的事务,全部交给伊恩打理,你们其他人跟我回帝国!”封瑾这是要把他们带回去修理,好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老大,简直搞不清楚状况。

    “啊?那怎么行,我这里很忙,走不开啊!”夏桀傻眼了,这算什么?

    “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商量吗?”封瑾掏出很大的一部卫星电话,开始调配人手。

    夏桀每听一句他说的话,心肝儿都要跟着颤抖几下。

    天哪!他这分明是要强行让他们回国。

    忽然,夏桀的目光垂下,眼中暗光一闪而过。

    乔月捕捉到了,“夏队长,做事要三思而后行,可别因为一时冲动,做了什么令你悔恨终身的事。”

    开车的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队长,你太激动了,长官只是让我们回去接受询问,如果没有问题,很快就能回来。”

    乔月看向开车的男人,“你说的很对,其实这件事说起来,应该要怪封瑾,他疏于对外派特工的管理,这一点,他需要做出检讨。”

    她突然改变画风,也让封瑾措手不及。

    好吧!虽然被媳妇埋怨,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转念一想,媳妇说的好像也没错。

    他最近管理上,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总的来说,是对信任两个字过于高估。

    “好,我同意跟你们一起回国,但是这里的事务,只交给伊恩一个人,肯定不够,多留下来几个人,或者我们轮流回去。”

    “后面再议!”封瑾闭上了眼睛,他也是肉做的,受伤了,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悄悄在下面,抓住乔月的手,握在手心里。

    一行人到达秘密基地,这里有私人医生,封瑾也坚持不肯去医院。

    不是自己的地盘,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这一天,过的惊心动魄。

    封瑾取子弹的时候,没有打麻药,包扎完毕,一个小时之后,就带着乔月准备离开。

    不过临走之前,他还有话要说。

    “孔阳,你是否能继续待在血狼,要再次通过考核,而且是最严格的考核的项目,如果通不过,你的记忆将会被清除,再放你离开!”

    “什么?你这不是明摆着要赶我走吗?”孔阳的声音很尖锐。

    封瑾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去,“这是你跟长官说话的态度?”

    “对不起!”孔阳连忙低下头。

    一旁的夏桀没有说话,沉默的站着。

    封瑾没有再跟他们废话,把这里的事务交给伊恩之后,便带着乔月离开。

    当晚,来了两车人,接管了伊恩的工作,并收缴了夏桀的武器。

    孔阳刚要反抗,下一秒就被人扣在地上,动弹不得。

    伊恩看着房子里一脸煞气的几个人,忽然很庆幸自己先前立场站的稳,要不现在被强制的人,就是他了。

    更重要的是,他明白了很重要的一点。

    封瑾的实力,远不是他现在看到的这些。

    这个男人,深藏不露啊!

    解决了龙啸的事,封瑾晚上带着乔月换了个酒店。

    住到了平民区的普通小旅馆。

    “为什么要住这里?”乔月不理解他的选择,以前他可不会。

    “为了让你听到y国最真实的声音,也只有在这里,人们活的才最自在,先上去休息,晚上出来逛夜市,很热闹。”封瑾似乎很高兴,拉着她要了间临海的房间。

    没错,别看只是一间小旅馆,它的一侧房间,推开窗子,就是碧绿的大海,虽然看到的海面不大,但是景色很好。

    站在房间里,乔月惊喜的不得了。

    她太喜欢房间的装饰,很有异域风格。

    床顶悬挂着粉色纱帐,长长的垂落下来,一直拖到地面。

    地面铺的是白色瓷砖,很干净,很清爽的感觉,把整个房间都带着亮了很多。

    有单独的卫生间,里面还有一个超大浴缸。

    浴缸的另一边,是落地窗,坐在里面,就能欣赏到海景。

    “我给了老板小费,让他们过来换上新的被褥枕头。”封瑾放下行李,活动了下酸疼的胳膊。

    既然要住,就要住到最舒服。

    简单的更换被罩,远远达不到他的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