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 不按套路
    等到乔月再回神时,叶溯已经不见了。

    还真是喜欢神出鬼没的人。

    乔月飞快的奔到他指的地方,是房屋外的水管,顺着管道,可以爬下去。

    不过这也是针对有身手的人,普通人爬这么高,可不容易。

    乔月撕下衣服,包住手掌,以增加摩擦力。

    再把匕首咬在嘴上,以防中途生出变故,她空不出手来掏武器。

    在她下到一半时,楼顶就涌上来几个人,也是要找出路,也是想到了水管。

    结果他们跑到楼层边缘一看,水管呢?

    站在楼下的乔月,冲他们挥挥手。

    后面的事,其他人会处理,而她只需要切断水管,除非他们跳下来,否则根本走不了。

    乔月顺着大楼的外墙,摸回原先跟夏桀分开的地方。

    距离还有一段,她无意中看见夏桀站在一边打电话。

    乔月没有动,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他讲电话。

    距离太远,她听不清电话里说的是什么。

    不过从夏桀的脸色上来看,似乎不怎么友好,他脸上写着烦躁跟愤怒。

    等他收了卫星电话,一回头,看见站在那儿,用诡异笑容看着他的乔月,真的差一点就举枪朝她开枪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夏桀脸色依旧不好,和之前面对乔月的神情,大不一样。

    “我从里面逃出来,当然会在这里,倒是夏队长,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你不是应该在那里守着的吗?”乔月毫不退缩的瞪着他。

    夏桀在怔忡了几秒之后,忽然轻松一笑,“我让艾伦他们守着了,刚才上面有指示,我需要及时跟他们沟通。”

    他以为这个回答,足够天衣无缝。

    “哪个上面?你的直接领导,不应该是封瑾吗?”乔月故作无知的追问。

    呵!当她是傻子吗?

    他们都属于血狼在海外的分部,严格意义上来说,夏桀跟野狼猴子他们是一样的。

    夏桀的脸色,又在陡然间变的凌厉起来。

    乔月忽然呵呵笑道:“看来是我弄错了,不过以后跟上面沟通,还是要注意一下周边的环境,刚才如果是别人,从后面开一枪,你的小命可就没了。”

    “多谢提醒!”夏桀嘴角扯的有些牵强,看着怪怪的。

    两人并肩往前走,走了没几步,乔月忽然一脸天真的问他,“你不会在我后面放黑枪,要杀我灭口吧?”

    “怎么会!”夏桀尴尬的笑了下,把手从枪上,拿了下来。

    乔月像是大大的松了口气,“那就好,我一向最讨厌背后开枪的人,那样的行为,最卑劣,最低级,一点档次都没有,如果有人敢这么对我,哪怕我还有一口气,都要咬死他!”

    最后几个字,她用了很大的力气说出来。

    夏桀在静默了几秒之后,爽朗的笑了两声,“那是当然,我也恨背后开枪的人,使阴招,始终不光明。”

    “夏队长知道就好,对了,孔阳有没有跟你告状?”

    “告状?她怎么会告你的状。”夏桀觉得跟她讲话,真的很耗费心力,一句话一个坑。

    “没有就好,我还以为救了她的命,她会对我感激一二,但是很显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么通情达理,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带兵的纪律有待加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什么内部进来的人呢!”乔月说的语速很快,因为她知道很快就要到达目的地,再想说的话,机会可就不多了。

    夏桀都要装不下去了,“她脾气是坏了点,容易暴躁,不过她实力很强,在我们……”

    “哦,原来是因为她实力很强,所以呢?”

    夏桀被她逼出了一身汗,心中也有不快,却又压抑着不好发作,“没什么所以,她是我的部下,她如果有过错,我会管教,说到底,这些都跟你没关系,你并不是血狼的成员!”

    他的语气中,不乏轻蔑,血狼这两个字,各国的特工组织中,都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几乎要跟暗魅齐名。

    不过它在国外,并不叫血狼。

    乔月没有生气,依然笑的很轻松,“但愿将来你不会后悔自己说过的话。”

    伊恩见到乔月完好无损的回来,总算松了口气,冲上去就要给她一个拥抱。

    不过被乔月果断拒绝了。

    她可不喜欢外国人那套,抱来抱去不说,还得亲来亲去,太诡异了。

    “你真厉害!”不给抱,伊恩也丝毫不以为意,朝她竖起大母指,毫不吝啬的夸奖。

    “谢谢!”乔月很淡定的收下他的赞美,外国人的赞美,真实性很高,他们不会虚假的拍马屁。

    孔阳坐在车里,脸色阴沉的看着乔月跟伊恩的互动,还有艾伦跟其他几个队员也加入他们的攀谈。

    他们似乎谈的很融洽,彼此相处的就像十几年的老朋友,一点隔阂都没有。

    这一点,让孔阳最不能接受。

    她才是队伍里,唯一的焦点。

    封瑾还没回来,夏桀下令先收队,先撤离,因为刚才动静太大,已经把警察引来了。

    虽说他们也是正规的行动,但是跟y国的警察还是不好解释清楚,所以必须要先行撤离。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多久?”乔月收起玩笑的态度,很严肃的看了眼手表上的指针。

    “还有五分钟,也许长官已经追捕逃犯离开这里,我们先撤出!到安全地带,再等他们!”夏桀仍然着急要撤退。

    警笛声越来越近,只需要一分钟左右,他们就能找过来。

    到时被警察拦下盘问,光是他们携带的武器,就足够麻烦了。

    伊恩也觉得应该先撤,“长官不会有事,队长说的也没错,他带着信号发射器,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危险,他一定会发射信号!”

    乔月还着站着不动,“既然没有到约定的时间,怎么能撤离?夏队长,你以前也是这样抛下队友的吗?”

    此话一出,四周鸦雀无声。

    夏桀虽然已经领教过她的怼人功力,但是这一次,她当众多属下的面,再次毫不客气的怼他,夏桀无论如何也不会退让。

    “既然你知道我是队长,就该知道服从命令,长官不会有事,伊恩,把她带走!”他要动用暴力了,早该给这丫头一点颜色看看。

    乔月慢慢眯起眼,只盯着夏桀,“来之前,封瑾给我看过这里的地形图,最近的警察局,开车到这儿,也需二十多分钟左右,加上现在是拥堵时间,路上需要耗费的时间更长,除非我们开始行动的同时,就有人报警,否则他们不可能把时间掐的这么准!”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我们这里有人通风报信吗?”夏桀突然怒吼,嗓音很大。

    坐在车里的孔阳,终于坐不住了,跳下来,冲到乔月面前,“够了,你不就是看我们不顺眼,想尽办法找我们的麻烦,如果你一定要拿刚才救我的命,做为要挟,我现在就可以还给你,但是有一点,你要搞清楚,这里站着的,都是我们出生入死的战友,你有什么资格质疑他们的忠诚!”

    其实在乔月说了那番话之后,有人产生了怀疑,比如伊恩。

    但是在孔阳爆发吼了这么一嗓子之后,似乎有什么变了,变的不太对劲。

    两人围攻乔月一个人,这要是让封少看见了,还不得气炸。

    伊恩看不过,站出来正要讲和。

    乔月挡开他,冷笑看着两人,“谁说我是救你了?可别自作多情,既然你们都说了,我不是血狼的人,没错,我的确不是血狼的人,不过有一点你们可能要失望了,不好意思,我是国安局任命的特工,知道国安局特工的含义吗?你们隶属于帝**人的一天,就得受我的监督审查,现在我有资格怀疑下达命令了吗?”

    “你是国安局的人?”夏桀完全不信,怎么看,她都不像能进入国安局的料。

    但是伊恩信了,“我操,你太牛了,居然是国安局的特工!”

    孔阳是完全把她的话,当成痴心妄想,“你要是国安局的特工,我就从那里跳下去!”

    她指的方向,是位于郊外的一条河。

    河水湍急,水流速度很快,人跳下去,直接就会被冲走,任你武力值再高,也没个屁用。

    孔阳敢这么说,完全是料定她说的话,绝对不可能是真的。

    乔月微微一笑,忽然话锋一转,“五分钟到了吗?”

    夏桀猛然清醒,再一看手表,还差半分钟,就到达约定时间。

    而响了很久的警车,也已经能够看见闪烁的车灯。

    但是看到他们,警车似乎放慢了速度。

    没错,他们是放慢了速度,要不然早就到了。

    一般来说,本地的警察,也会尽量避免跟持枪的团伙正面硬碰硬。

    他们敢吗?

    武器都没人家的先进,打架也打不过,还抓个屁!

    开个警笛,吓唬吓唬,再厉声驱赶他们离开,也就差不多了。

    当然,大型的抓捕,来的警察多,还有特种兵,那样的话,他们也硬得起来。

    与此同时,另一队人马,藏在暗处,看到夏桀他们竟然还没有离开,恨的不行。

    不按路子来,事儿就没办法往下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