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3章 拼杀
    乔月架起枪,从瞄准镜里,看到了孔阳的绝望。

    她微微勾起嘴角,枪口慢慢移动,对面几十米之外,两个人配合默契,其他几个人负责吸引火力,另一个负责开枪暗杀,只要孔阳冒半个头,就会被对方点杀。

    那个人枪法很厉害,因为就在乔月从瞄准镜里发现他的时候,他也发现乔月了。

    “操!”乔月很野的骂了句脏话。因为那家伙把头缩了下去,她从瞄准镜里,只看到露在外面的枪口,以及瞄准镜,脑袋是一点看不见。

    伊恩掏出小镜子,刚要利用反光原理,查看对面的情况。

    镜子刚刚移出去,就被子弹穿透,飞溅的玻璃渣,差点甭到他的眼睛。

    “妈的!”伊恩也忍不住爆粗口,真的是一点机会都不给是吗?

    乔月悄悄朝伊恩竖起母指,这是专来的特种队员暗号。

    伊恩看懂了,伸出手指,倒数三个数,同时另一只手摸到军用小型手电筒。

    乔月沉下呼吸,等,心如止水的等。

    当伊恩最后一根手指放下之时,他突然站起来,手电筒打开,强光照向对面。

    在光的反射下,对方的瞄准镜会短暂失去作用。

    乔月也在同一时间站了起来,瞄准开枪只用了不到一秒。

    子弹穿透空气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得见。

    咻!

    子弹命中对方的瞄准镜,穿过玻璃,打中那人的眼睛。

    一切都只发生在同一时刻,孔阳只听见不同枪声响起的声音。

    等她意识到情况不对时,战斗已经结束。

    伊恩紧跟着杀了其他人,等他上前检查那名狙击手的时候,发现人不见了,只有枪跟一片血迹留在那。

    “他跑了!”伊恩面色不怎么轻松。

    子弹击中眼睛,死亡的概率不是百分之百,他有极大的可能会活下来。

    而这样的一个狙击高手,留在世上,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隐患。

    因为谁都不会知道,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会藏在某个阴暗偏僻的角落,躲在瞄准镜后面,随时准备暗杀。

    乔月提着枪站起来,“我去追,你们配合其他队员的行动。”

    乔月猜测封瑾去追龙啸了,而她必须除掉那个人,不能让他有机会活着离开。

    “你一个人行吗?要不我跟你一起去。”伊恩不放心她独自离开。

    乔月扯开嘴角轻轻的笑了,“不必,我很快就会回来。”

    孔阳压抑心中波涛翻涌,飞快的站起来,急促的说道:“他是道上排名前五的死亡狙击手,你去了也是送死,不要不自量力,万一你出了事……”

    乔月眼神陡然变了,几步走上前,在孔阳的怔愣中,反手甩了她一巴掌。

    孔阳本能的就要还手,却被乔月一脚踹倒在地。

    要比近身格斗,孔阳不是乔月的对手,他们训练的时候。太注重使用武器,在没有武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并不占优势。

    但是乔月就不一样,即便不了称手的武器,她仍然可以保持高质量的攻击。

    “这两下,是送给你的警告,早就想打了,不用谢我,如果需要,我可以再送你几下,伊恩,过来把她带走,交给夏桀,这就是他管理之下的人,好好反省吧!”

    乔月拾了一把手枪,检查了子弹,插在腰上,冷蔑的目光,从孔阳身上划过,转身飞快的离开。

    伊恩握拳轻咳了两声,化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做人要有眼力,应该知道什么人不能惹,也不要用自己的那点见识,去判断一个人深浅,这个世上,深藏不露的人,比比皆是,再说了,你也没有多强!”

    孔阳冷着脸站起来,“我是什么样的人,不用你来告诉我,走吧!”孔阳心里当然没那么容易过去,被重重的打了两下,她现在半张脸都是麻的,肯定肿了。

    没想到那丫头手劲这样大。

    其实刚才的枪战,孔阳还不是完全清楚。

    “慢着!”伊恩突然出声叫住她,“你应该到队长那儿接受审查,在事情没有结束之前,你不能再参与行动!”

    伊恩又不是傻的,今天发生的事,以及封瑾跟乔月的态度,都说明了一点,其中有猫腻。

    孔阳看着他,很想笑,“连你也被她收买了是吗?伊恩,你的原则都去哪了!”

    另一名队员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刚才如果不是她开枪救了你,现在你还能站在这儿愤怒的指责吗?”

    “她救了我?这怎么可能!”孔阳打死也不愿意相信,连她都干不掉的人,刚才的小丫头,怎么可能赢得了,简直是开国际玩笑。

    伊恩按了下头顶的帽子,长长的叹了声气,“总结报告,留着事后再说,现在你得跟我们一起,违抗军令的代价,我承受不起!”

    孔阳凶狠的盯着他们,拳头攥的很紧。

    乔月寻着血迹,一直追到一处顶楼的,外面阳光正好,视野也很好。

    但是对于他们来说,白天远不如黑夜来的好。

    “砰砰!”一阵急促的枪响,打在乔月出现的地方。

    她飞快的避开,躲在一片矮墙底下,崩出来的碎屑,让她睁不开眼睛。

    对方受了伤,在视线方面,肯定要差一些。

    开玩笑,一只眼睛受伤,还在滴血,另一只眼睛能看清多少东西?

    两人的近身搏斗,来的又快又凶猛。

    子弹没了,唯一的退路,又被她堵了,也只有硬碰硬,否则他就要死在这里。

    那人怎么都没想到,会有一天,他被一个稚嫩的小姑娘,逼上绝路,身后就是高达几十米的落差。

    从这里掉下去,摔在水泥地面上,绝对能碎成渣。

    乔月打斗的时候,十分凶狠,每一招,都跟不要命似的。

    她不要命的架势,吓到了那人,拖着受伤的眼睛,只想摆脱乔月的纠缠。

    可是乔月铁了心要死死他,在搏斗中,她用力将那人推到楼顶边缘,掐着那人的脖子,将他往下按。

    “你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小丫头,我跟你无冤无仇不是吗?”男人是帝国人,关键时刻,想用母语讨饶保命。

    乔月微笑着道:“你说的真可笑,我为什么要跟你有仇,我是来执行任务的,你再顽抗下去,也没有用,乖乖松手吧!”

    “可是你也能抓我,把我抓起来,不也一样能完成任务,对吗?”他只是不想死,想要活下去。

    “抓你?”乔月淡淡一笑,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弯下腰抱住那人的腿,将他抬起推了出去。

    他说的话,也太搞笑了。

    杀手榜上的人,哪个警局能关得住?

    自己手上沾满了鲜血,竟然也会怕死。

    就在这时,乔月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

    “你何必非要杀他?”

    这个声音,既陌生,又有点熟悉。

    叶溯站在那,看着不过短短几个月没有见的小女孩,已然变了很多。

    她不仅长高了,眼神也更锐利。

    两个拳头,攥的很紧,看来她对自己的防备心,还是很重呢!

    叶溯有些无奈的笑,“放心,我今天什么也没看见,就是过来散个步,随便走走,那边可以下去,要从这儿走吗?”

    他轻松的语气,并没有让乔放松警惕,“你为什么要帮我?”

    “帮你?我没有啊!我只是也一直看不惯刚才的人,对了,他是个很惹人讨厌的家伙,在组织里没什么朋友,以为自己的枪法天下无敌,真是够了,我们只是不愿意跟他比较而已!”叶溯说的语气轻松,笑容也很容易感染人。

    他站在那,穿着白色的衬衣,宽松的牛仔裤,平松鞋。

    短发很自然的垂在额头,被风一吹,有些凌乱的美感。

    叶溯一直都是长相出众的男人,如果他不拿枪杀人,平淡的就像邻居大哥哥。

    如果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估计有无数的女孩,想要靠他的肩头,悄悄牵着他的手,陪着他一起看着安静的景物。

    乔月甩甩头,把那些不切实际的歪想,通通从脑子里抛去。

    差一点就被他蛊惑了,真的是男色误人。

    “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如果你想动手杀我,最好现在就开始,错过了机会,以后可就难了。”乔月不喜欢互相打哑谜的说话方式,那样太累,有话直说,该干嘛干嘛。

    叶溯轻声笑了,天哪,他笑的也太好看了。

    乔月赶紧把眼睛挪开,她不能再次被蛊惑。

    “小丫头,我说了喜欢你,可是你又不相信,我这个人其实很简单,也没那么坏,应该说,我是好人,干活拿钱,杀手只是我的一份工作而已。”

    “你说的不错,我也没有歧视你工作的意思,只不过我很清楚的知道一点,如果有一天,你接了任务要杀我,也是一样的对待,”对于杀手这个职业,她并不陌生,只不过跟雇佣兵比起来,杀手更没有底线,太容易拉仇恨值了。

    叶溯的表情,忽然变的很认真,“不会,我永远都不会杀你,他们来了,从这边离开,我走了,如果你还要留在这个城市几天时间,我会再来找你!”

    楼道内有嘈杂的脚步声,很凌乱,并不是他们的人。

    ------题外话------

    今天好几章,等着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