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扛上了
    “谢了,我自己可以!”她伸出手指,想要感受那些冰凉的黑色死神。

    “喂!小心一点!”一个同肤色的女人,走过来,挡下她的手,目光可是有些不善。

    乔月疑惑的挑眉,暗骂,这难道又是封瑾给她惹来的麻烦?

    但是很快,她发现女人的目光,是在偷瞄伊恩。

    如果是这样,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我知道武器是干什么的,不用你告诫!”乔月用帝国语言,冷冷的回复她。

    抄起桌上一把冲峰枪,熟练的拆卸,装上子弹。

    女人对于她的擅自挪动武器,还是很不满,“知道是一回事,会使用又是另一回事,难道你要跟我们一起行动?”

    “是啊!有问题吗?有问题你自己憋回去,我没有义务向你解释!”对于毫不客气的质问与怀疑,乔月从来不会委屈自己,不怼回去,都对不起自己的小心脏。

    女人似乎没料到乔月的强势跟冷傲,“我坚决不同意!这不是郊游,不能拿战友的性命开玩笑!”

    伊恩直撇嘴角,对于他们内部冷美人的脾气,他已经麻木了,不过今天看到乔月跟她扛上,还是让人莫名觉得兴奋。

    “你同不同意,跟我没关系,别那么自以为是,我怎么样,不需要你来评定!”乔月也怒了,周身戾气暴涨,眼中燃着怒火。

    她从来都不是坏脾气的人,别人对她怎样,她都会悉数还回去。

    如果这小妞好好的跟她说,说出自己心里的疑问,或许她也会好好解释一番,生气对她也没好处,不是吗?

    可是你不仅没有好好说,反而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以为她是个软蛋吗?

    面对乔月的强硬,那女人也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为什么不需要我评论,如果你只会拖后腿,给我们带来伤亡,这个后果,谁负责?”

    孔阳是这个队伍里,唯一的女性,是在乔月来之前。

    跟男人们混的久了,脾气性格都偏男性化。

    而且因为她是女人,很多时候,大家有意无意,都会照顾着她。

    久而久之,她可能已经习惯了对谁都是傲慢的态度。

    不过她也的确有能力,绝不是绣花枕头,她有傲慢的资本。

    如果她今天遇到的不是乔月,而是随便的女孩子,肯定是她占上风,对方也一向会被她吓到哭,因为她的样子,是真的很凶悍。

    可惜这个世上,永远是一物降一物。

    眼下来说,真正能降得住乔月的人,只有封瑾,其次才是韩应钦。

    “是吗?那就到时候再看,到底是谁拖后腿,我不希望在行动之前跟战友发生打斗事件,如果你同意,这次行动之后,一定要找我单挑,因为我也很想揍你!”乔月说的毫不避讳,一点都没有要隐藏自己真实想法的心思。

    跟封瑾聊天的夏桀,本来要说什么,都给忘了,都怪那两个丫头说话的声音太大,把他思绪都给打乱了。

    封瑾并不意外乔月的话,跟夏桀直言道:“她的安全我会负责,她只是配合行动,不会影响我们的行动,至于她的能力,你完全不用担心,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但愿如此!”夏桀对国安局发生的事,并不清楚,在没有刻意寻找的情况下,乔月的消息,也不会送到他面前。

    伊恩站在两个女人身后,听着她们唇枪舌剑的对话,悄悄朝后面退,以免被战火波及到。

    女人吵架,也挺凶残的哈!

    孔阳还真的乔月扛上,不管乔月做什么,她都要盯着看,不客气的指出她的错误。

    比如装备子弹,调整准星,几乎乔月每个动作,她都能挑出刺。

    乔月只是有个别动作符合规范,但什么是规范?

    不过是某些人自以为是的标准,她为什么一定要遵守?

    不遵守,又能怎样?

    “你太吵了,麻烦你的把嘴闭上,我不想听见乌鸦在那乱叫!”乔月语气很冲,小姑娘气的不轻。

    孔阳讥笑的嘲讽,“做错了,还不让人说吗?如果我们这里的特工都像你这样,不听从教导,还怎么执行任务?整个组织岂不是成了一堆散沙?”

    乔月握着枪,枪托重重的立在桌面上。

    而她,一手掐腰,一手握枪,十分厌恶的道:“第一,我不是这里的特工,第二,如果有你这样的教官,我他妈宁愿退出,与其让一个傻子教,还不如找头猪当教官!”

    “噗!”

    有人偷着笑了。

    紧接着,更多的人偷着笑。

    孔阳愤怒至极,“你骂我是猪?”

    “骂你又怎么了,是你先招我的!”乔月毫不客气的吼回去。

    “你找死!”孔阳握紧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乔月的脸打去。

    两人都在气头上,也都属于一点就炸的类型,不同的是,乔月不会主动招惹别人,孔阳就不同,她很强势。

    于是面对强势的拳头,乔姑娘当然不会忍气吞声。

    尼妈,老子是来帮你们抓人,又不是来受你排挤的!

    乔月的反击也绝对够暴力,挡下她的拳头,紧接着反手就是一拳。

    孔阳侧头躲开,却并没有完全避开,被打到了嘴角。

    “喂喂,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伊恩惊呆了,这怎么还打起来了。

    他下意识的面对孔阳,挡在了乔月跟前。

    这一挡,可是闯了大祸。

    别忘了之前孔阳的眼神一直瞄谁来着。

    孔阳的拳头再次举起,这回可是用了十成十的力量。

    要是打在人身上,绝对能断几根肋骨。

    都说愤怒中的女人不要惹,她们狠起来,也绝对能让男人害怕。

    这不,伊恩看着她举起的拳头,就后悔不已。

    早知道就不往前迈这一步了,完了完了,他要完蛋了。

    伊恩的拳头最终也没有落下,被人拦截了。

    “你干什么?”她愤怒的大吼。

    封瑾面无表情的松开她的手,“你就是这么跟长官说话的?看来此地的纪律需要重整顿!”

    夏桀再有权,也只是血狼的一个分支,无论是哪个方面来说,他们都归属于封瑾的管制。

    但是离开的时间太长,这些人也没回去过,对血狼的概念,似乎在变弱。

    恐怕就连夏桀都快要忽略,谁才是血狼的老大。

    孔阳瞬间清醒过来,放下手,站直了身子,向他敬礼,“长官!”

    夏桀神色有些不明的走过来,对其他人说道:“都忘了自己是军人吗?”

    被他一吼,其他人放下手里的活,朝着封瑾敬礼。

    其实他们的想法跟孔阳很像,封瑾一年也见不了几回面,时间久了,他们只当夏桀是老大,对他的命令也习惯了。

    “长官!”

    不仅他们敬礼,伊恩也是一样。

    身为军人,上下级的敬礼,必不可少,这是对长官的敬重,也是纪律。

    封瑾站在那,双手负在身后,双腿微微叉开,“y国分部,血狼经营的时间最短,你们当中,有绝大多数人,都是夏副队长挑选进入基地,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要忘了自己是谁的兵,血狼绝不允许违抗命令,背叛也是一样!”

    封瑾已经在考虑海外分部的设立,是否存在弊端。

    他每年都抽出巡查的时间不多,有任务,也是远程下达命令,就连跟夏桀见面的时间,都不是很多。

    在这种情况下,对成员的不了解,沟通不畅,可能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

    这一次抓捕龙啸的行动,与其说是对龙啸的围剿,倒不如说是对分部成员的考验。

    从刚才他进来,直到现在,需要关注的问题还很多。

    夏桀立在那里,不管他心里怎么想,真正的老大来了,他必须拿出决心给他看。

    孔阳脸上也没有了张狂的神色,她心里清楚,封瑾刚才的话,有一半都是说给她听的。

    封瑾解散了众人之后,随意的跟他们聊天。

    大战在即,现在不能让他们心生隔阂。

    伊恩也没了嬉笑的神色,换了便装,装备自己的武器。

    乔月看着封瑾,在他抬头看过来时,朝他眨了眨眼睛。

    一个小时之后,抓捕行动正式开始。

    一共开出去三辆车,伊恩跟乔月坐一辆,还有夏桀,以及另一个外国型男。

    乔月心里清楚,封瑾这是故意将她分开,让她跟伊恩等人在一起。

    车子开进繁华的街道,夏桀透过后视镜,看了眼乔月,“你是老大的妻子?”

    乔月收回看着外面的目光,也看向他,“是!”

    她回答的很简洁,也够冷酷。

    伊恩一支着车窗,紧闭着嘴,坚决不说话,为了自己的安全,少惹为妙。

    夏桀似乎很有跟她攀谈的兴致,“既然你们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他怎么能放心让你跟随行动,子弹是不长眼的,真的被打中,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