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 露宿街头
    听到房间门关上的声音,张丽华才像是恍然回过神,整个人摊坐在床头,闻到一股子酒味,低头一看,这才想起自己之前的酒杯倒了。

    而且她身上不光有酒,还有一个脚印,腹部也是一抽一抽的疼。

    她气愤的站起来,脱下裙子,套上睡衣,又躺回床上,回想着刚才见到封瑾的一幕,心里嗤笑,又不以为然。

    看来那孩子,是挑着封建业的优点长的,比封建业帅气有型不说,骨子里的男人味,也把封建业比的渣都不剩。

    她当年缠着封建业,不光是看上他的身家,更重要的是,一那么多年轻男子中,封建业也算帅气俊朗的男人。

    即便当时他还有病重的妻子,也阻挡不了她追求爱的心情。

    可是现在看来,若是时光倒流,她还能回到年轻貌美,一定用尽手段,把封建业的儿子搞到手。

    不过没关系,她错过了机会,但是她的女儿却可以抓住这个机会。

    在张丽华眼里,绝对没有那些可笑的禁忌,没有什么能阻挡爱情。

    打定了主意,她也迅速的换了衣服,重新打扮了一番,这一打扮,花的时间可不短,随后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站在走廊上,还刻意的朝着旁边那间屋子瞟了一眼。

    门关着,看不到了,真让人沮丧。

    张丽华迈着优雅的步子下了楼,屁股扭的那叫一个风骚。

    说实在的,从后面看上去,她身材保养的不错,用玲珑有致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紧闭的房门后面,乔月看着站在窗前,有些孤独的身影,某名觉得心疼又心酸。

    悄悄走过去,抱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的后背,闻着属于他的气息,真的是无限留恋。

    封瑾轻笑了下,转过身来抱住她,下巴搁在她的头顶,“干嘛一副可怜我的表情,不需要这么做,他的出现,除了让我厌恶之外,再没有别的了。”

    没了,在他最需要父亲的时候,他没有出现,也没有尽到父亲的义务,现在他不需要父亲了,他再出现,再说那些愧疚的话,又有什么意义?

    没有,没有半点意义。

    乔月紧紧的抱住他,“就算是厌恶,也打乱了你的心情,不是吗?人活着,哪怕只是活一天,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好人,也有坏人,有让你喜欢的,比如我,肯定就有让你讨厌的,对吗?”

    她在他怀里仰起头,笑容灿烂的像阳光,在封瑾的眼中,比阳光还要温暖。

    轻轻低下头,在她唇上印下一个吻。

    本来只是想要纯粹的亲她一下,结果沾上了,便再也分不开。

    吻的越来越深,男人的身体在升温,女人的身体在发软,软到几乎站不住,因为他的吻太热切,也太浓烈。

    在快要控制不住时,封瑾艰难的停下,喘着粗气,红着眼睛望着她。

    必须得停下,否则再吻下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控制得住。

    “不要停啊!”乔月睁着一双水润润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嘴角慢慢扬起一个媚意十足的笑容。

    封瑾的身体,在那一瞬间,再次绷的更紧。

    你说,这不是火上浇油,在干柴上点火吗?

    再坚强的男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即便他现在还不至于有多么的脆弱,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现在急需安慰,特别是乔月的安慰。

    低吼一声,他弯腰抱起点火的小姑娘,三步并做两步,迈到床上,伸手一抛,乔月落在床垫上。

    封瑾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然后竟然慢慢开始解扣子。

    乔姑娘退缩了,直往后退,用求饶的语气道:“大哥,我是开玩笑的,纯属误会,现在已经不早了,咱还是洗洗睡吧!”

    封少的眼神可是越来越危险,“是你说的,不要停,我当然要满足你。”

    见势不妙,乔月飞快的滚到另一边,企图逃走。

    但是很显然,某人此刻如狼似虎,又怎么会让她逃走。

    脚踝被抓住,小白兔又被捉了回来,等着大灰狼将她拆吃入腹。

    封瑾压上来时,乔姑娘眼珠子乱转,就是不肯看他,侵略性太强,让她紧张到爆。

    “为什么不敢看我?”封瑾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把视线转过来,面对着他。

    乔月的目光,无可避免的看着他的眼睛。

    她咬着唇,心尖上都是羞涩的紧张。

    难道他忍不住了,打算在这里办了她?

    好紧张,她要不要准备一下,比如喝点酒,再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免得体力不够,听说男人第一次都很猛,他估计会更猛。

    就在乔月胡思乱想的时候,封瑾笑了,“在想什么?以为我要对你怎么样?”

    乔月瞪大了眼睛,难道不是吗?衣服都脱了啊!

    封瑾压低了身子,抱的她更紧了,“想多了,我只是要脱衣服睡觉。”

    “啊?”乔姑娘惊悚了,难道是她误会,是她想错了?

    不过很快,她的惊悚便化为惊喘,果然某人的睡觉意思,很不一样啊!

    同一个夜晚,隔壁的两个人,却落得个露宿街头的下场。

    封建业脸色难看的话像踩了大便,他从外面打过电话回去之后,屁股还没坐热,值班经理就带着两个保安,强行打开房门。

    并不客气的,请他们收拾东西离开,而且是不需要任何理由,任何借口,态度强硬的不留一点余地。

    大半夜的,两人被驱赶到酒店门口,也拦不到车,到最近其他的饭店,在没车的情况下,需要走一大段路。

    要是搁平常人,这点路,走也就走了。

    可是这两人娇生惯养多年,张丽华还穿着高跟鞋,光是好看,却一点都不实用。

    走不了多久,她就恨不得脱了鞋子光脚走路。

    可是她的脚板也同样娇嫩,没受过罪。

    所以,她开始埋怨封建业,越是焦躁的情况下,埋怨的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尖锐,全然忘了温柔跟乖巧。

    封建业提着两大箱行李,自个儿也累的跟狗似的,心情肯定也不好过,再被她啰嗦的一刺激,当即暴怒。

    把箱子朝地上一扔,怒吼道:“你他妈要是不想走,可以留这儿,老子不逼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