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过份
    封建业手掌都已经扬起了,却迟迟没有落下。

    张丽华见他不动手,顿时又急又恼,“你怎么这样窝囊,难道还要我亲自动手不成?”

    封建业其实是想起自己在这儿的目地,如果因为一场小闹剧坏事,那个人绝对不会轻饶了他。

    “我们回去!”封建业阴沉着脸,别说张丽华气不过,就是他自己心里都过不去那道坎。

    张丽华万分不情愿的被拖了回去,服务生没叫成,还把自己搞了一肚子火气,怎么能不让她恼怒。

    房门关上,她就跟封建业闹上了。

    但是张丽华此人,十分会拿捏男人的软肋,她知道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封建华会对她言听计从。

    说白了,男人在床上,才会对女人千依百顺。

    她缠着封建业,让他把人赶走,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把那两人赶走,不让他们住在酒店。

    张丽华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么骂过,所以她咽不下这口气,也是意料之中,不管怎么说,她这十几年被宠着惯着,很多事情,已经变成了理所当然。

    封建业先是打了电话给前台,刚才他听到了关门声,便知道那小姑娘不是服务生,而是住在酒店的客人。

    前台当然也不会随随便便把客人赶走,而且还是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

    不得已,封建业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十几分钟之后,前台经理带着服务生上门,亲自他封建业道歉,并送了红酒跟高级料理。

    这一通马屁拍的,直接让张丽华的虚荣心,暴涨到了极点。

    听着经理虔诚的道歉,喝着顶级红酒,享受着服务生最贴心的服务,她真的找不到北了。

    经理也没含糊,从封建业房间出来之后,直接敲了隔壁的房门。

    张丽华换也身衣服,手拿着红酒,靠在门边,等着看戏。

    再说乔月这边,乔月望着又重新关上的房门,说实话,她的心里十分不痛快。

    她都能气成这样,要是让封瑾知道,还不得怄死。

    不行,她得在封瑾知道以前,尽快带着他换一家酒店。

    安德烈一脸悠闲的说道:“你恐怕阻止不了,有些事,有些人,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掉。”

    “你竟然也喜欢说这种深奥到莫名其妙的话,我为什么不能阻止,在我有能力的时候,当然要做出努力,我才不像你,还没努力,就要投降认输,”乔月重重的哼了声,回到房间,又重重的甩上门。

    安德烈摸了摸鼻子,看了眼封建业的房间,有些意味深长的思索。

    看来这团麻,是越搅越乱,参与进来的人,也越来越多。

    值班经理过来敲门时,乔月正在收拾行李,打算等到封瑾一回来,就跟他说要换酒店的事。

    理由她都编好了,就说她不喜欢这里,想要更换,想来封瑾不会怀疑。

    门铃响了,乔月以为是封瑾回来了,兴匆匆的跑去开门。

    结果,看见满脸堆笑的经理,瞬间心情跌落谷底。

    “有事?”她问的声音极其冷淡,很明显的不愉快。

    “这位客人,非常不好意思,您的身份证明有点问题,不能入住我们的酒店,还请您尽快到楼下办理退房业务,我们会示情况给与补偿。”

    乔月听出了猫腻,“既然是身份有问题,为什么办理入住的时候不说,却偏偏要等到现在来说,既然是有问题,那又为什么要给我们补偿?”

    虽然他们把话说的很圆满,但是漏洞太明显了好不好。

    当她是傻的吗?

    经理见她态度有点强硬,脸上的笑容褪了一些,“补偿是因为,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总之,您现在的身份不能入住我们的酒店,如果您有任何疑问,可以跟我们客服反应,但是现在……你们必须收拾东西离开,我只是一个工作人员,还请您不要为难我!”

    经理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又让客人不要为难,简直是自相矛盾。

    张丽华端着酒杯,忍不住走了过来,脸上绝对是满脸的嘲讽,“小丫头,还没听懂吗?他们要赶你离开,因为这里是高档酒店,不是你这种没有身份的人,能住的地方。”

    张丽华只差没说,这就是你得罪我的后果,谁让你管不住自己的嘴,自己在作死,怪得了谁?

    乔月瞪着她,真的生气了,非常非常生气。

    从刚才知道张丽华的身份,再到此时此刻,被他们指着鼻子赶驱赶。

    操!

    她要是再继续忍,那就不是她了。

    乔月飞起一拳,狠狠的踹向张丽华的肚子。

    张丽华怎么能防到她这一脚,也根本防不了。

    她被踹的身体向后倒去,手里的红酒也洒了出来,弄的满身都是,不过更重要的还是她被踹中的地方,疼的她差点晕过去。

    经理跟服务生两人也看傻了。

    “你……你居然敢动手打人,这也太无法无天了,不行,这件事,我一定要报警处理!”经理往后退了两步,有点忌讳她的脚,但是警告的话,还是要说。

    封建业听到张丽华痛苦的叫声,连忙跑出来,“丽华,你这是怎么了?谁把你打成这样?”

    他问的有点多余,主要是张丽华喜欢这样的腔调,有点言情剧的感觉。

    可是张丽华此刻疼的直抽气,哪里还顾得上狗屁的腔调,“我……我肚子被她踹的好疼,我快要疼死了,快叫救护车,我要去医院。”

    “好,我们这就去医院,你别激动,”封建业抱着她,阴狠的目光,却看向乔月,“你敢在这里动手打人,真是无法无天,经理,你们快点报警,我要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

    他指的报警,可不是单纯的让警察处理。

    如果真如了他的意,估计乔月要在牢里待上很久,还得遭受报复。

    “我看谁敢动她!”封瑾满面寒霜的出现在门口。

    他眼中的寒意,足够让整个走廊被冰封住。

    有的人,不需要刻意的用语言威胁,也不需要故作冷酷,他只要往那儿一站,一切很自然的孕育而生。

    封建业在听到他的声音时,整个人不可自抑的颤抖了下。

    他的异样,张丽华感觉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