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作局
    拎行李的小哥离开他们之后,狠狠抖了下身上的鸡皮疙瘩。

    要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撒个娇也就算了。

    一把年纪的老女人,硬是强装娇小,只会让人觉得反胃的想吐。

    封瑾从房间出来时,那二人已经关上房门,到里面缠绵去了。

    只是封瑾在经过那扇门时,转头看了一眼。

    乔月状似不经意的站在一栋房子前,东张西望。

    这里人烟稀少,来往的人不多。

    她只站了五分钟,驻足的行为,就引来警卫的注意。

    一个身材高大的警服男人,腰间别着枪走出来。

    “喂,你在这儿做什么?这里不可以停留,马上离开!”男子大声喝斥她。

    乔月扒拉了两下头发,对着那人露出最无辜,最甜美的笑容,“大哥哥,不好意思,我迷路了,不知道怎么走?”

    她眨着大眼睛,语气更是软到不可思议。

    这样一个看似毫无杀伤力,又软萌可爱的小姑娘,就是再硬心肠的人,也得软下来。

    “你要去哪?地址有吗?拿来给我看看。”男人还算正直,眼睛里没有流露色眯眯的贪婪。

    乔月随便说了一个地址,那人也挺耐心,还带着她走到路口,指给她看。

    “谢谢你!”乔月朝他挥挥手,笑容灿烂又迷人。

    “不客气!”

    看在他为人不错的份上,乔月决定真到了动手的时候,不要他的命。

    乔月并没有马上离开,又整整守了三个小时,搞清楚他们换的时间,以及看守的人数。

    这栋房子周围也没有有利的地形,围墙太高,而且上面好像都通了电。

    没有条件让她看到里面的情形,只能晚上再来,想办法见到人。

    不能打晕扛走,还得让他心甘情愿的跟着走。

    好难办!

    就在她纠结不下的时候,肩膀猛的被人拍了一掌。

    “喂!”

    下一秒,乔月一个有力的肘击,在感觉到他避开之时,又反身一个左勾拳。

    “是我!”安德烈险险的避开第一招,又险险的避开第二招。

    不是他太弱,而是这丫头力度强,速度又太快,让他应接不暇。

    只要晚一秒,仅仅一秒,他就能做出反应。

    乔月的拳头停了,距离他的脸,不足一厘米。

    “站人背后拍肩膀,这种找死的行为,以后不要做了!”乔月也很讨厌别人在背后拍她的肩膀,阳气都被他拍没了。

    “不做亏心事,干嘛要怕鬼?”安德烈已经换了一身轻爽休闲的衣服,看着不像执行任务,而是游玩,“在这儿看什么呢?以为能等到他出来,还是要夜里再过来偷偷爬墙?”

    乔月瞪了他一眼,“不用您操心了,我的任务,我自己能搞定!”

    “就你也能搞定?如果能搞定,就不会在这里一站几个小时了,”安德烈也靠着墙角,盯着那栋房子。

    做为辅助帮手,他只会站在后面看,不会真的动手帮她。

    但是他很乐意说几句损人的话,气气她,最好能把她气的跳脚。

    “我站着怎么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乔月背靠着墙壁。

    安德烈不客气的嗤笑她,“你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搞定?要不要求我,只要你肯求我,也许我会给你一点提示,要知道,这样的任务,我干过很多次了,对我来说,小菜一碟!”

    安德烈就是要她低头,就是想看她服软的样子,最好再来几句哀求,那样的话,才能报了他拉肚子长痔疮的仇。

    “求你就不用了,犯不着,不过我得多谢你提醒,我忽然有了主意。”乔月捏着下巴,脸上的表情阴险极了。

    安德烈有预感,要出大动静。

    果不其然,半个小时之后,那栋房子着火了。

    火是从后面烧起来的,而且蔓延的很快,势头很猛。

    乔月跑回来,手上还沾着灰,看着那边乱成一团,抄着手,站在安德烈身边看热闹。

    “你够狠!”安德烈朝她竖起大母指,不是夸她,而是损她。

    “放心吧!这火不会蔓延,他们虽然扑救不了,但是逃出来的时间绝对够了。”她是从后面的厨房开始放的,那里有很多易燃易爆的东西,她只需要扔几个燃烧酒瓶就行。

    房子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陆陆续续跑出来不少人。

    其中有本地的警察,也有穿着普通衣服的人。

    “是他吗?”乔月看到人群中,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尤其醒目。

    “你自己判断,我只告诉你,他真实的名字!”安德烈说出一个人名。

    乔月唇角场起,“那就是他没错了。”

    “你怎么知道?”

    “呵!这有什么不知道的,还有谁能叫这么贱的名字,陈大业,土到掉渣。”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走正规渠道带他离开,如果他不同意,在机场安检你就过不去,还会被抠留。”安德烈戴上墨镜。

    乔月看够了,转身离开,“先就这么着了,等他那边的事儿办完再说。”

    安德烈追上她,“你就这么走了,不怕他转移住处?”

    “得了吧!房子又没有全部烧着,而且这里这么好的视野,他铁定不会走,最后一点,这里的安保,一定花了大力气,哪那么容易搬走。”乔月嗤笑。

    对于她的观点,安德烈不会做出任何评论,不过他又想到一事,“你刚才说那边的事,是指封瑾要端掉龙啸吗?”

    “你怎么知道?”乔月的语气突然变的尖锐,眼神很不善.

    “喂,你别这么看着我,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他是搞情报的啊,对于龙啸的动作,他能不清楚。

    这一次他的任务,也有关于龙啸的。

    乔月收回目光,“这事你不需要参与,跟你没什么关系,虽然他也未必用得上我,但是我想帮他。”

    更重要的一点,她很喜欢跟封瑾并肩作战。

    两人搭上一辆车,安德烈还是跟着,从外人的角度看,他俩就像朋友似的,在一起交谈。

    但是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他们二人的对话,有多尖锐。

    “龙啸的身份,迄今为止,我们还未完全掌握,他不仅狡猾,而且极其聪明,你们得知了他的行踪,他未必不知道你们的,所以这个局怎么做下去,就看谁的棋艺更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