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他是谁?
    乔月无奈的笑了,干脆把帽子掀了,活动了几下手指,“那……这是你们逼我的,可别说我恃强凌弱。”

    八十年代的电梯,就是很简单的铁拉门,而且是每到一层就会自动停下。

    所以速度及其缓慢,如果不是楼层太高,还不如走楼梯来的快。

    伊恩现在就很后悔坐电梯,因为这里面太恐怖,太可怕,太血腥。

    只见小姑娘,把这两人当沙袋,练手不说,还要摆姿势。

    当电梯降到一楼,铁门拉开,伊恩第一个跳出来,身上沾了血点子,这件衣服不能要了。

    乔月随后走出,并好心的按了上升,在她走出电梯之后,门又关上了,带了两个被打的血肉模糊的人。

    “手脏了……”小姑娘站在大厅里,看着手上的血,很嫌弃很恶心。

    伊恩瞟了眼她的手,语气凉凉的说道:“是你下手太狠,随便教训几下不就得了。”

    乔月不以为意的笑了下,“我狠吗?我打的都是外伤,养几天就好了,只不过会很疼,难道这样也不行?你还真是烂好心!”

    被那两人,就是人渣败类,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整天想着白占女人便宜。

    这样的人,莫不是她还得笑呵呵,请他们坐下来,跟他们摆事实讲道理?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只是个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出了酒店的门,伊恩抖了抖肩膀,脸上又重新挂上痞痞的笑,“小妹妹,再见,我得走了,要是想我了,或者觉得封瑾挺没劲的,欢迎来找我,看我长的这么帅,有钱有房有车,这么好的条件,错过了可就没了,你可得想好啊!”

    伊恩掏出车钥匙,朝空中一抛,再淡定的接住,帅气的动作,惹来许多女人惊艳的叫声。

    “行吧!”乔月像在叹气。

    “你说什么?你同意了?”伊恩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这么快就想通了?

    乔月冲他假假的笑,“我的意思是,你刚刚的话,我会原封不动的告诉他,不用谢我,小事一桩,再见!”

    她挥一挥衣袖,带给伊恩阵阵寒意。

    但是伊恩冷哼一声,满不在乎的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有什么大不了的,封瑾还真的能为了一句话,跟他翻脸不成?

    伊恩的车子,是最新款的敞篷跑车,高调飞扬。

    在酒店门口停了没半个小时,已经有很多人在围着看。

    伊恩站在人群外,瞄了一圈,最后盯住了一个美女,从后面搂住美女的肩膀,“嗨,想跟我去兜兜风吗?”

    “好啊!”金发美女在同伴羡慕的眼神下,跟着伊恩上了车。

    车子开走,只过了两条街,伊恩就找了个借口,把美女丢下了,惹的美女狠狠瞪了他好几眼。

    不过很快,美女的眼睛就挪不开了。

    因为不远处的路边电线杆,斜靠着一个样貌深刻,帅气有型的灰色风衣男人。

    特别是他的眼睛,好深邃,好迷人。

    伊恩也看到他了,笑着下了车,“安德烈,好久不见!”

    正在装酷耍帅的男人,正是安德烈,此次派来暗中协助乔月的人。

    在必要或者不必要的情况下,他都不会轻易现身。

    但是旁观,还是很有必要的。

    “也没有多久,一年而已,”安德烈站直了身体,嫌弃的看了眼从他车上下来的女人,“不管多久,你看女人的眼光,都不会有所改进,还是一样的拙劣。”

    “上车再说!”伊恩殷勤的给他打开了车门。

    他跟安德烈以前是旧识,但两人属于不同的部门。

    安德烈现在是韩应钦的人,伊恩却是血狼的外在人员。

    当然,这两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在此之前,却谁也没有点破。

    美女看着车子开走,哈喇子都要掉出来了。

    帅气多金的男人,一个都少见,没想到,她一下子见到了两个。

    不过为什么帅气的男人,都对女人不感兴趣了呢?

    车上,安德烈又嘲讽了一番他的品味。

    伊恩丝毫不介意,扒拉了两个金色的头发,“要是你再早来一会,就能见到一个特别的小姑娘,又漂亮又酷,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她这类型的,可惜人家名花有主,轮不上我喽!”

    安德烈不用想也知道他说的是谁,因为他昨天就来了,对封瑾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少在那想些没用的,她不是你的菜,就算没有未婚夫,你也沾不上边!”

    伊恩听出内情了,“看样子你很了解她嘛!你们是朋友?我刚刚看她打人了,小姑娘脾气很暴躁。”

    安德烈用手支着下巴,看着窗外的街景,冷呵了声,“朋友谈不上,打过几次交道,她的事,你别去管,先请我吃饭吧!”

    伊恩对他的话,也没有深究,“行,地点你定,要几个美女作陪?”

    安德烈懒得搭理他,闭上眼睛休息。

    妈的,盯了一天一夜,他需要补充一下精神力。

    车子驶过y国京都最繁华的街道,汽车的轰鸣声,盖过了很多鲜为人知的腐烂。

    乔月进了一间名品店,再出来时,金发浓妆,穿着当下最流行短衬衣,低腰肥牛仔裤。

    戴上墨镜,俨然跟之前判若两人。

    招来计程车,报了地名。

    呵!真是好玩。

    这位被追捕的官员,跟周家关系不浅。

    唉!非得往她的枪口上撞,她能有什么办法。

    同一时间,一对中年夫妇,也住进了封瑾所在的酒店,并在前台,拿到了房间号牌。

    “亲爱的,我快累死了,晚饭让他们送上来吧!我不想下去了。”说话的女人,看着也不像十七八岁,却偏要装嫩,用嗲嗲的声音说话。

    负责拎行李的小哥,都快吐了。

    但是很显然,中年老大叔很喜欢,还是喜欢的不得了。

    “好好,咱们不下去吃饭,就是房间里吃,你想吃什么,我让他们送过来,到了房间,你先洗个澡,在床上躺一会。”

    女人还是不依,继续跟老男人提条件,老男人全都是一一答应。

    细看之下,就会发现,老男人的脸型,像极了某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