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任务又来
    马金凤想了一路,愣是没想出好主意。

    等到下了飞机,保镖接上她,再回头一看,哪还有那两人的影子。

    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她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夫人,我们该走了,龙哥已经在等你。”

    “龙啸?他也在这里?”马金凤惊的瞪大眼睛。

    “去了就知道!”保镖粗鲁的拽着她上车,十分粗鲁,根本不像她的保镖。

    等到马金凤的车子离开,乔月跟封瑾才出现。

    祁彦已经去买回帝国的机票,他得尽快回去了。

    今天凌晨,封瑾已经一个人把要做的事,处理完毕,想必现在那边已经是一团乱麻。

    “我还有三个人小时登机,就不跟你们走了,再见!”祁彦朝他俩挥挥手,这一趟太累,他要回去好好休养。

    乔月叫住他,“帮我回家看看,家里有什么需要的,你得帮着一点,回去我再谢你。”

    祁彦推了下眼镜,“咱们之间,有什么好谢的,我还没谢你们救了我的命呢!”

    封瑾不耐烦的拉着乔月就走,再不走,该跟不上了。

    封瑾的跟踪技术,绝对没有问题。

    即便在孤身作战的情况下,也能做到让对方丝毫察觉不到。

    在途中,乔月对韩应钦打去一个电话。

    考核的事,她也不算中途退出,最后的评比权,又不是他们能做主。

    接到她的电话,韩应钦还挺意外。

    这俩孩子跑出去玩,就不知道回来,不知道他现在很缺人手,也很忙的吗?

    “干爹,您别先教训人,先把考核结果告诉我呗,最后谁进了?”乔月哄着老人家,电话费很贵的,不能浪费呀!

    韩应钦滚到嘴边的教训,最后只能无奈的消散,“名单已经出来了,你跟曹健留下了,石磊跟郝文书淘汰!”

    “啊?为什么要淘汰石磊,他各方面都不差,能走到最后,实力也不容小觑!”乔月觉得石磊可惜,她挺看好小伙子的。

    “淘汰他,自然有我的理由,现在你不需要知道,既然你打电话来了,我现在就派给你进入国安局的第一个任务,完成这个任务,回来给你开工资!”

    乔月听懂了,“成啊!您老吩咐。”开工资的意思,不就意味着,她成为正式的国安局一员,在此之前,只能算临时工,呃……临时的哦!

    韩应钦最后说了什么不得而知,只不过乔月挂断电话,很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这也算任务吗?

    抓一个叛逃的官员,能有什么难度?

    任务的事,她没有瞒着封瑾。

    听完乔月的话,封少毫不犹豫的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窦志远,曾任……去年带着机密资料逃至y国,因为涉密,所以y国对他保护的很好,而且还给他授衔,公开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带他离开,即便可以抓住,在机场也会被拦下,所以你只能暗地里把他弄出来,再想办法,把他带上飞机。”

    这一盆冷水泼的,乔姑娘郁闷死了,就知道老狐狸不会给她太轻松的任务。

    封少还是要安慰一下她受伤的小心灵,“跟你一起通过的人,任务难度不会比你的小,没事,要不然我帮你?”

    乔月哼哼两声,果断拒绝他的好意,“我的任务,我自己能够想办法完成!”

    封瑾爱怜的低头亲了她一口,实在是她刚刚的小表情,取悦了他,让他克制不住。

    他的高大,乔月的娇小,两人容貌又十分出众,在y国浪漫的街道上,亲吻的画面实在是唯美,引来不少人的回头关注。

    乔月悄悄挠了下他的腰,“再不追,可就真的要跟丢了。”

    封瑾失笑,牵起她的手,冲她眨了下左眼,然后飞也似的跑到路边打车。

    乔月被他刚刚的眨眼动作迷倒,傻愣愣的跟着他跑,根本连方向都搞不清。

    直到坐进车里,开了好一会,才捂着胸口,满眼控诉的看着他。

    这人偶尔扮调皮的给她放电,怎么说也得考虑一下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嘛!

    封瑾高大的身子,窝进座位,微勾着唇角看向她,“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乔月憋了半天,最后也只能闷闷的摇头,她还能说什么?

    开车的司机,是个很爱八卦的老大爷。

    封瑾用y国语言,跟他聊的很热闹,可惜乔月却听不懂。

    过了很久,乔月忽然想到一事,“你到底会几国语言?”

    封瑾握着她的手,神情满不以为意,“四五种吧!其他的可以听上几句,但不精通,勉强也可以应付日常!”

    乔月觉得自己备受打击,他好讨厌。

    这是在贬低她的语言白痴吗?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封瑾凑过来,在她脸上亲了下,“我知道,就等于你知道,没什么区别,咱们家又不需要专职翻译!”

    话虽如此,但是她心里还不挺酸。

    真的很打击人嘛!

    司机又说了什么,让封瑾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

    不过是高兴,不是恼怒。

    “他说了什么?”乔月觉得自己像聋子,什么都听不见的感觉。

    “他说你很可爱!”封瑾又靠了过来,小声在她耳边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