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看你怎么躲
    毫无意外,在他把头伸进来的一刻,便注定了他跟前面的人一样的结局。

    封瑾卸了那人的枪,丢给了祁彦,“握好了,如果有人把枪口对准你,只管开枪,不要犹豫!”

    因为你犹豫的时间,别人可能就会开枪,让你的子弹永远发不出去。

    祁彦抱着沉甸甸的枪,整棵心也是沉甸甸的,很重很压抑。

    原本以为他已经脱离残暴跟血腥的生活,但是按着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得重操旧业。

    唉!

    回头想想,也没什么奇怪的。

    跟着这俩人,就算今天不跟人火拼,不久的将来,也是一样的场景。

    走廊里接连少了两个人,对方很快就会发现。

    所以这个时候,他们需要主动出击。

    “走!”封瑾握着枪走在前面,冲出去的一刻,打掉了走廊里的灯泡,反手又灭掉就近两个房间的灯。

    刚才浸泡标本的房间,只开了一条小缝。

    封瑾就是站在外面,一枪灭掉里面的灯泡,角度选的刁钻不说,射击精准度,绝对是钢钢滴!

    “你俩走前面,我断后!”乔月踢了下祁彦。

    “我!”祁彦本来想说,我来断后,怎么说他也是男人,男人就该挡在女人身前的,不是吗?

    但是当他看见乔月握枪的姿势,立马否定了自己刚刚的想法。

    还是让她断吧!

    人家闭着眼睛,都比他厉害。

    事实证明,祁彦的想法正确无比。

    他只听见身后的枪声砰砰砰,一声接着一声,利落干净,听着十分带劲,但是他知道后面肯定是一地血腥的尸体。

    乔月下手可是真的一点没有留情,一枪解决一个,而且大部分都是命中眉心,死翘翘,绝对活不了。

    这里的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他们跟魔鬼有何分别?

    既然他们是魔鬼,她所做的,算是替天行道。

    封瑾走在前面,子弹也没停过。

    黑暗中,前方有堵截的人。

    他一个手势,祁彦眼疾手快的把亚瑟按下,“拜托你看着点行不行!”

    亚瑟已经傻了,呆呆的站在那,估计他的脑袋已经乱成一粥。

    好好的一枚小鲜肉,还是白马王子一样的人物。

    却遭此劫难,太可怜了。

    他的小心脏受不了啊!

    他需要时间适应跟平复,可惜没人给他这个机会。

    枪声一阵急促过一阵,尸体随处可见。

    乔月身边就有一个,满脸的鲜血,中了枪,还没有死透,挣扎着朝她伸出手,也不知是想向她求救,还是要接着跟她拼命。

    乔月面无表情的把枪调了个,用枪托狠狠的砸向那人的脑袋。

    亚瑟呆愣的看着这一幕,心里却不知该做何感想。

    尤其是当他看见乔月,极为淡定的用那人的衣服,擦去枪上的血,他又该做何感想呢?

    乔月抬头看着他,白了他一眼,“有问题吗?”

    “没……没有!”亚瑟倒抽了凉气,因为她的眼神太吓人了,让他不自觉升起一股寒意。

    涌上来的人越来越少,但是正门肯定出不去。

    封瑾再次踹开二楼走廊尽头的窗户,朝外面看了看。

    与对面楼顶的距离,不算太宽。

    “从这里跳过去!”

    “这里?”祁彦也只是反问了一句,也不指望有人回答他,“跳就跳!”

    紧接着封瑾又转向亚瑟,“下一个是你,不要耽误我们时间,给你五秒!”

    亚瑟被逼上了窗台,一低头,看见下面的高度。

    当然,这里只是二楼。

    肯定不算高,随便上个几个台阶,都有这么高。

    高度在那摆着,但是要跳过去,可就需要极大的勇气跟魄力。

    封瑾根本不给他犹豫的时间,照着他的屁股,狠狠的一脚踹了过去。

    亚瑟整个人腾空,幸好对面的祁彦及时拉了他一把,否则这厮绝对会掉下去。

    当然了,掉下去也摔不死。

    轮到乔月了,封瑾干脆用胳膊抱住她,把她往窗台上一放,“你先走!”

    “好!”乔月这个时候,绝对不会矫情,也根本不能迟疑。

    她跳的太轻松,以至于让亚瑟满心的纳闷,难道他们跳的不是一个地方吗?

    为毛差别这么大。

    乔月跳起来之后,马上转身,趴在墙头,用围墙做掩护,架起了步枪。

    虽然她拿的不是狙击枪,但是这里的距离足够步枪发挥作用。

    封瑾看了眼她的枪,反身扫了几枪,便迅速的跳过来。

    就在他起跳的同时,有黑洞洞的枪口,从墙角探了出来,还有半个脑袋。

    那家伙也是个机灵的,只露出半个脑袋,再没有多的了。

    而且那半个脑袋又有一半藏在了枪的后面。

    “小样,你能躲得了?”乔月笑的很贼,眯起一只眼,瞄准了四分之一的地方,也就是嘴角偏下巴。

    在他按下扳机的前一秒,她抢先一步开枪。

    子弹穿透空气,擦着封瑾的身侧,朝着那人的下巴飞射而去。

    那人在看见子弹飞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为时已晚!

    子弹巨大的冲击力,将他冲翻过去。

    下巴处的鲜血,跟喷泉似的,往外喷涌。

    这一枪,祁彦跟亚瑟都看见了。

    他俩眼睛又不瞎,距离也是很近,不想看见都难。

    亚瑟将目光慢慢转向乔月,倒吸了口凉气,眼睛更是瞪的眼珠子都要突出来。

    相比之下,祁彦要淡定一点,也就那么一点而已。

    因为他发现,乔月似乎又变的更厉害了。

    封瑾站稳,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枚手榴弹,朝着敞开的窗口一扔。

    三秒,只有三秒。

    手雷引信拉开,离爆炸只有三秒。

    在爆炸的一瞬间,封瑾扑向乔月,将她护住了。

    其实有低矮的围墙挡着,他们受伤的可能性不大。

    即便如此,封瑾还是要护她。

    四人冲下楼,站在黑夜中,街上仍然乱的像一锅粥。

    不过在转弯时,他们看到了废弃医院的前门。

    有一群人从里面慌慌张张的走出来。

    不过他们似乎都护着中间的一个人,那是一个中年女人。

    “我怎么瞧着她很面熟?”乔月眯起眼,盯着快要上车的老女人。

    夜晚视线并不好,加上保护她的人也很多。

    只是一瞬,她看到了一个侧脸。

    封瑾面色沉下,“先回去再说。”

    说完,拉着乔月便走。

    他们是从酒店后门溜上楼的,以免现在的造型,让前台的人盯着看,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明天一早,他们就能离开了。

    祁彦将亚瑟带到他的房间,两人都需要定定神,刚才的情况太惊险了,他们的小心脏快要承受不住。

    封瑾关好门,用桌子抵上,一回头,就见乔月还站在那。

    他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

    “害怕了?”明知这个问题很多余,但他还是想要问。

    别人都以为她有多强大,却不知,在他眼里,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而已。

    乔月嘴角一翘,“谁害怕了?我怎么会害怕,就是看着刚才的女人眼熟,我得想想。”

    封瑾将她在怀里转了个圈,让她面对着自己,“费那个心思干什么,她受了惊吓,肯定也要离开本地,我让祁彦去打听她做哪架航班离开。”

    乔月靠在他怀里,不作声了。

    真是的,好好吃个饭也不安生。

    到哪都跟枪脱不了关系,跟死人相伴。

    今晚到底杀了多少人,她已经数不过来了。

    反正这一双手,已经沾满了鲜血。

    封瑾又哄了她一会,便让她去洗澡,而他悄悄出了门,在酒店外面找到公用电话。

    乔月今天洗的很快,简单的冲了下,裹着浴巾就出来了。

    在屋里没看见封瑾,客厅也没有。

    想着他可能出去了,便回到房间。

    揭开窗帘的一角,看着外面的街道。

    依然很黑,三三两两的行人,脚步匆忙,神色慌张。

    街角昏暗的路灯下,斜倚着一个人。

    一个穿着黑衣,仿佛要跟黑夜融入一体的男人。

    起初乔月并没有注意到他,以为他只是街道的一景,一个闲杂人等。

    但是过了一会,那人动了。

    他站直了身体,慢慢抬起头。

    乔月心中猛地一惊,那个人在看她。

    抓着窗帘的手,猛地停住。

    但是她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只有一个黑乎乎的影子,那么模糊,又那样的冷。

    现在已入了深秋,外面寒风一吹,冷的人直打哆嗦。

    也许是她感觉到了那份冷意,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那人足足看了有三分钟,然后,他抬起手,朝着乔月的方向,比了个手枪的姿势。

    乔月静静的没有动,眼神冷的像冰。

    她才不是弱女子,被人一吓唬,就害怕的夜里睡不着觉。

    呵!跟她搞威胁是吧?

    作死!

    如果不是怕暴露位置,想要睡个好觉。

    她现在就拿枪把那人突突了,尼妈,让他大半夜的装鬼!

    那人离开之后,乔月放下窗帘,躺回床上,无聊的看着黑白电视机。

    很快,封瑾回来了。

    乔月没有把之前的事跟他说,即便说了,也说不明白。

    她自己注意一点就行了。

    不过,明天做飞机。

    刀枪一类的武器肯定是不能带了。

    真是伤脑筋。

    封瑾冲了个三分钟的战斗澡,带着些微的湿意,爬上床,长臂一伸,就将她揽在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