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4章 人体贩卖
    封瑾握着捡来的枪,走在前面,慢慢靠近了那间屋子。

    还是没有声音,死亡一般的寂静。

    越是这样的安静,越是容易让人心里产生恐慌,害怕的情绪。

    这不,祁彦首先受不了这样的氛围,感觉心脏都要从胸腔跳出来一样。

    “我……我不走了,你们进去吧!”

    亚瑟也是害怕到了极点,但是乔月刚刚的眼神,给了他刺激。

    他不想被乔月看不起,所以整个人都被汗水包围,还是咬着牙,一步一步的跟着他们。

    封瑾忽然停下,对身后的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乔月跟着他蹲下,摸到脚边的一个东西,突然朝着门的缝隙扔出去。

    那好像是个瓶子,是玻璃的瓶子。

    玻璃碎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地方,格外响亮刺耳,仿佛能震到每个人的心里。

    一直到碎裂的声音消失,里面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里……好像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死一般的宁静。

    “我进去!”封瑾握着枪起身。

    乔月点头,护着他的身后。

    人的眼睛长在前面,并且根本没有动静的灵敏。

    在眼睛看不到的地方,都是盲区。

    两人以防守的姿态踏进房间,里面的灯依旧亮着,只是并不明亮。

    “没人!”封瑾看了一圈,整个房间能藏人的地方,他一眼看尽,便把枪放下了。

    乔月放下木棍,开始打量这间屋子,只不过她没什么表情。

    应该说,他俩都没有太大的震动。

    但是后面跟进来的亚瑟就不一样了。

    他站在那,眼睛扫过房间里所有的摆设,在那些大瓶子上停留的时间有点久,最后,他看到了房间正中央,那里摆着一张手术台。

    上面是一具尸体,而且是被剖开肚子的尸体。

    亚瑟站在那,整个人僵住,脑子里面有十几秒种的空白。

    紧接着,他像疯了似的,转身冲出房间。

    身体的协调性没了,撞在门框,又摔倒在地,接着爬起来,又继承没命的逃走。

    祁彦本来蹲在外面的墙角,见亚瑟冲出来的那副失魂的样子,很庆幸自己没跟进去。

    眼不见为净,不看,也就不会在脑子里盘旋不去。

    有的时候,知道的太多,没个屁的好处。

    乔月撇了撇嘴角,浑然不以为意,“他反应那么大干嘛?不就是人体器官,都是死的,又不是活的,更不是鬼!”

    封瑾朝她挑了下眉,“第一次看见的人,都这样,你之前见过很多次?”

    乔月摇摇头,“倒也不是常见,谁整天闲着没事,跑去看人体标本,只不过以前经常遇到肠子掉出来,或者残肢断臂什么的。”

    在战争中,这样的情况太常见了。

    一颗手榴弹扔过来,几个人瞬间就能被炸飞。

    或是炸的血肉糊涂,或是手臂啊,腿啊什么的,跟身体分离。

    如果有条件接上,得赶紧抱着断肢,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疗队。

    所以在战场上,她们经常这么干。

    封瑾走过去,揉了下她的头顶,然后将她的小脑袋,按在自己怀里,“以后不用经常看见,你的眼睛里,不该只看见那些东西。”

    乔月从他怀里仰起头,笑的很狡黠,“好啊,那就不看,我只看你好了。”

    她知道封瑾是想让她远离这些血腥的东西,是他的一种保护愿望,不管怎么说,她心里的幸福的。

    祁彦坐在外面忍不住出声,“你俩就算要**,也换个地方行吗?”

    真是够了,这种地方,他俩也能温情的互诉衷肠。

    封瑾笑了下,放开乔月,开始检查那具尸体,“这是被人为杀死的,他的心脏没了,是用专业的手术工具,划开胸腔,拿走了心脏,还有……他的最肾脏,也被人取走。”

    乔月也在观察那些瓶瓶罐罐,“人体器官买卖,一本成利的生意,巨大的诱惑在那摆着,有的是人愿意尝试。”

    t国的动乱,滋生了黑暗的地下买卖。

    贩卖人体器官只是其中一项。

    在这些人眼里,人跟动物没什么不同,都是他们赚钱的工具,只要能给他们带来利益就成。

    忽然,有许多脚步声,正朝着这边快速靠近。

    “走,先离开这里!”封瑾飞快的拉起乔月便走,地上的碎片也管不了。

    走廊上,祁彦拖着亚瑟也站了起来,他听到了脚步声。

    说真的,头皮发麻,整个人心是虚的,那是害怕。

    “怎么办?”祁彦扭头看着楼梯的方向,声音是从那儿传来的,似乎有很多人走着楼梯。

    封瑾四下看了看,“先找个房间躲起来,你看好他,别让他出声。”

    乔月推开一个房间的门,那是一间小仓库,里面堆的都是医疗器械,“到这里来!”

    楼梯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祁彦拖着亚瑟迅速的闪了进去。

    封瑾走在最后一个,轻轻的把门掩上,但是留了一条缝。

    他便站在门缝后面,观察外面的动静。

    “把他弄后面去,真是麻烦!”乔月烦躁的很,真不知道他们为啥要带着亚瑟,就算把他扔街上,他也肯定不会有事。

    祁彦绝对跟她同仇敌忾,这个亚瑟真的比他还孬,“早知道找个地方把他丢下了,要不待会找个警察局,把他丢那儿也行。”

    “算了,你俩先藏好,别出声,也别乱动。”乔月低头看着手里的木棍,心衰到了极点,要是能抱着一把自动步枪,该有多好。

    封瑾悄无声息的站在那,看着一群持枪的人走上来。

    或抬,或扛,或拖,弄上来很多不知是昏迷还是已经死掉的人。

    而这些持枪的人,即便扛着死人,仍然可以边走边聊天,甚至他们还在笑。

    他们将人扛进了刚才的房间,还有两个,去了楼上。

    紧接着,又陆陆续续有人带着尸体或者伤者走过来。

    一时间,走廊里热闹非凡。

    封瑾眯起眼,拳头攥起。

    如果他没看错,那些像货物一样被扛着的人,都是先前在街上,手无寸铁被子弹射杀的人。

    有两个男人,送完了人,便靠在走廊边,抽烟休息。

    他们距离封瑾,只有不到五米。

    所以封瑾可以很清楚的听见二人的对话。

    “妈的,都说了多少遍,不要用手雷,这帮小兔崽子,从来都不肯听话,枪声一响,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人吐了口烟,愤愤的说道。

    “吸了那玩意,能不疯吗?他们巴不得越疯越好,今天差点把局都给炸了。”

    “是啊!要让他们收敛点,人都炸碎了,还有个屁脾,事儿得闹,但也不能闹的太大,否则真把他们逼急了,对咱没好处。”

    “以后还是搞暗的吧!今天过后,他们肯定要军队过来。”

    “成,那就搞暗的,反正这帮肉虫,跟猪也没什么两样!”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掐灭了烟,继续下楼搬人了。

    “阿丁,到仓库拿点纱布过来!”

    “知道了!”

    那间屋子里,走出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

    同样是白衣,有的人做着拯救的工作,有人却做着杀人的工作。

    封瑾对身后的人做了个手势,乔月点头,迅速找了个地方隐藏起来。

    那个叫阿丁的人,推开门进来,手里握着手电筒。

    四下照了照,当然不会发现有异常。

    刚才头儿还把他教训了一顿,因为地上有玻璃碎屑,便以为是他打碎了东西。

    阿丁觉得冤枉,他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啊!

    他开始找东西,乔月屏住了呼吸,身子紧紧贴着墙壁。

    跟对面同样隐在黑暗中的封瑾,对了个眼色。

    在没有武器,跟有利地形的情况下,他们是不能冒险跟对方火拼,因为胜算太小。

    而且也没有后援,如果一旦有人受伤,事情就会变的更加糟糕。

    阿丁握着手电,又往里面走近了些。

    找到他需要的东西,用胳膊夹着,便准备离开。

    突然,一声轻微的响声,让他停下了脚步。

    祁彦懊恼的恨不能敲碎亚瑟的脑袋,好好的,他动什么?

    亚瑟无辜又委屈,他只是腿麻了,想换个姿势,哪知会碰到旁边的东西。

    “什么动静?里面有人?”阿丁握着手电,慢慢往回走。

    手电的光亮,就要照到祁彦蹲着的角落。

    乔月握紧了手里的棍子,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也只有敲碎他的脑袋,因为封瑾的枪不能开,这间小仓库连窗户都没有。

    阿丁的脚步越来越近,众人的呼吸跟心跳,也随着他的脚步,变的急促紧张。

    “阿丁!你到底在干什么?让你拿个东西,为什么这么慢!”门外有咆哮声传来,止住了阿丁的脚步,同时也解了他们的危机。

    “来了!”阿丁放下手电,停了片刻,才转身离开。

    祁彦大大的松了口,以为危机解除了。

    但是乔月跟封瑾可不这么看。

    他们不能一直躲在这里,谁知道外面的人什么时候离开,也许下一个进来的人就会发现他们。

    封瑾对乔月打了个手势,飞快的又躲到了门后。

    负责搬运货物的人,已经没了,楼道里除了持枪的保卫,就只剩穿着白大衣的人。

    封瑾盯着楼道顶上的灯,那是他们刚刚上来的时候,临时打开的。

    在没有灯之前,走廊上一片漆黑。

    封瑾竖起手指,朝乔月比划了下。

    乔月飞快的蹿到祁彦二人面前,“喂,听好了,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继续在这里窝着,等到外面平息,再自行找机会离开,要不跟着我们,但是要默契配合,绝不能给我们拖后腿,听懂了吗?”

    祁彦经历多一点,自然心态要强上一些,“懂了,不过我得找一个挡子弹的盾牌。”

    只要是金属的就行,好歹也是一种保护。

    但是亚瑟就显得又呆又痴,愣愣的,眼睛找不到重点。

    乔月怒气横生,抬手扇了他两巴掌,“清醒一点,要不然就把你跟那些标本放在一起!”

    “不……不要!”亚瑟被她吓唬的跳起来,声音有点大。

    走廊上聊天的人,听到了异常的动静,其中一人抱着枪,走了过来。

    他们需要查看一下,如果有问题,也需要及时处理掉。

    哪怕是一只老鼠都不能放过。

    那人走到门口,慢慢的推开门,里面仍然是一片漆黑。

    但是他太自信了,端着枪便走了进来。

    就在他迈进来的一刹那,封瑾出手了。

    速度飞快的砍中他的手臂,卸掉他的枪,一个锁喉,封住了他的咽喉,再反方向一扭。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脖子断了。

    封瑾一松手,那人软软的倒在地上。

    封瑾捡起地上的枪,又从他身上搜出子弹,丢给了乔月。

    枪到了手里,乔月检查了下,揣上弹夹,整个人兴奋的俩眼放光。

    真的是,有枪在手,遇神杀神,遇魔灭魔。

    走廊上的另一人,见同伴进去了,却久久没有出来。

    敏锐的意识到不对劲,丢了烟,也朝这边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