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 把你的眼睛挪开
    亚瑟很痛苦,因为他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外面那么乱,死了那么多人,武装人员到处都是,他一个文弱书生一样的人,怎么抗争?怎么收复权力。

    这就好比,一个班级都是不听话的学生,他虽然是老师,可是学生一个个人高马大,武力值超强。

    他随便训一句,都有可能引来他们的强烈反弹,而他根本就没有能制服他们的能力。

    乔月此刻觉得自己之前真的是瞎了眼,怎么就看上这么一个孬货。

    长的再漂亮,身材再出众,也掩盖不了,他窝囊愚笨的事实。

    “你起来!”乔月踢了他一脚,踢的有点重。

    “干什么?”亚瑟红着眼睛,抬头看她。

    乔月真的要暴躁了,“好歹你也是个男人,孩子不听话还能修理,学生不听话,老师还有皮鞭伺候,你有手有脚,怎么就不能收拾一帮暴力份子。”

    “你有什么办法?’亚瑟弱弱的问她,脑子其实还是一团乱麻。

    “我问你,整个t国,兵力分部情况如何?各党派之间的争斗,又是以谁为主?他们又是谁的人?这些都是最基本的,你只有掌握这些基本的信息,才能进行下一步行动!”

    “还有呢?”亚瑟站了起来,掏出手帕,擦掉脸上的灰,眼巴巴的望着她,“如果搞清了这些情况,下一少该怎么做?”

    “当然是想办法收回他们手里的权利,不管你是派杀手还是搞婚姻利用,总之,收回权利,集中你手中的兵力,谁不听话,就去肖他,肖到他听话为止,再重整经济,诱导老百姓走上正确的生存道路,这难道不是你做为皇子应该尽的一份心力跟责任吗?”乔月说的口都干了。

    她说的只是笼统行动方案,具体怎么操作,怎么执行,以及一些细节的东西,都得靠他自己,有些事,别人帮不了他。

    祁彦走过来拍拍他的肩,“少年,这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事,不是一时三刻能完成的,但是不管怎么样,等你拿到权利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本少爷别的本事没有,搞经济绝对不在话下!”

    亚瑟本来颓丧的心情,因为他们的话,渐渐变的明朗起来。

    似乎……似乎眼前的困难,并非他想像中的艰难,也是有路可以走的,对吧?

    “好,我回去好好想一想,这事需要时间考虑!”亚瑟倒也没有冲动。

    乔月难得很认真的看着他,“争夺权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先去找你能信得过,同时也真的可以相信的人,你的实力,需要不断的累积,才能不断的壮大。”

    封瑾回来时,他们已经快谈完了,“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那边可以走吗?”乔月叉开话题,亚瑟成王之路,其实跟他们没有太大关系。顶多日后他掌握了权力,两国边境能安稳许多,要是那样的话,封瑾也不用总是打仗营救,奔波在战火子弹之中。

    封瑾也没有追问,“那边不行,刚刚过来两辆装甲车,占据了路口,不让人过去!”

    乔月左右看了看,前后都堵了,“我们要从哪离开?”

    封瑾抬头看了看旁边的建筑,“爬上去,从楼里穿过去!”

    旁边铁制的楼梯,是可以伸缩的,需要从上面放下来,才可以借助楼梯爬上去。

    “你们等着!”封瑾卷起袖子,走向旁边的老旧水管,麻利的攀爬上去,行动敏捷的,如同一只在黑暗觅食的猎豹。

    亚瑟看的很惊讶:“他真厉害!”

    乔月觉得他的语气有点不对,狐疑的把目光转过去瞧他。

    只见亚瑟的眼睛紧紧盯着上方攀爬的封瑾,他眼里的神情是……是仰慕……还是钦慕?

    我操!

    他为什么嘴角挂着迷醉的笑容。

    乔月看的刺眼,狠狠踢了他一脚,“喂,你那什么表情?”

    亚瑟被踢的直吸气,可是眼睛依然没有挪开,“他真的很厉害,你真的很幸运!”

    乔月别扭纠结的目光,挪向祁彦,冲他使眼色。

    祁彦挑了眉,问她什么意思?

    对于一个直男来说,真的搞不懂她脑子里成天想的都是什么东西。

    上面的封瑾已经用力跺脚,把生锈的楼梯放了下来。

    然后自己站在上面,朝乔月伸手,“过来!”

    “哦!”乔月正要也伸手,虽然她可以自己爬上去,但是封瑾的手在那儿,她当然要抓住。

    但是她刚刚伸出手,整个人就被撞到一边。

    亚瑟站到了属于她的位置,朝着封瑾伸出手,笑的像一朵花,“谢谢!”

    封瑾也皱眉,什么鬼?他为什么要拉一个男人?

    而且这个男人看他的眼神,为什么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乔月眼神阴测测的站在他身后,“一边去!”

    她再次推开亚瑟,一个伸手,上面的人一拉一拽,她已经稳稳的攀住楼梯,利落的爬了上去。

    底下的祁彦根本没瞧出什么,还催着亚瑟赶紧上去,因为他听到后面有人追上来了。

    封瑾揣开一扇门,他把门揣开的一刻,乔月下意识的回头去看亚瑟的表情。

    果然,又是一副痴迷,眼冒红心。

    尼妈,连她都受不了,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现在时机不对,否则她一定要戳瞎亚瑟的眼睛。

    在楼里穿梭,封瑾一直走在前面,身后紧紧跟着乔月。

    亚瑟走在第三个,祁彦走在最后。

    “这里……”乔月闻到不同寻常的味道,不是化学用品,而是很恶心很令人作呕的味道。

    “废弃的医院!”封瑾眉头皱的很紧,拉住乔月的手,跟她十指相扣。

    亚瑟出声道:“这里以前是一家小型医院,后来好像是因为一些医疗事故,被查封了,现在只是一家废弃的医院,大门都锁了,没有人进出。”

    亚瑟说这段话的时候,还算平静。

    可是很快,他就平静不下来了。

    祁彦在路过一间敞开的病房门口时,意外道:“这里不像长年废弃的样子,里面被子铺的很整齐,像是有人住过。”

    “我过去看看!”封瑾放开乔月,打开一间黑漆漆的门,乔月看见门头上挂的是‘手术室’三个字。

    乔月没有跟进去,在情况不明的地方,绝不对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有的要放在外面。

    她现在身上没有武器,于是就在地上找了找,摸到两根手臂粗的木棍,一根扔给了祁彦,“拿着,要是有人冲过来,别犹豫,拿这个用力砸下去,死了也不算你的。”

    “那我呢?”亚瑟问。

    “你自己找武器防身!”乔月看也不看他。

    亚瑟回头望向祁彦,“她是不是很讨厌我?”

    “你说呢?”祁彦丢给他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得罪女魔头没把他就地解决,已经很好了,虽然他也不知道这厮是怎么得罪女魔头的。

    手术室内部很黑,窗户都被封了,没有光线透进来。

    里面的味道就不用说了,很难闻,又不能确定究竟是什么味道。

    没过几秒,封瑾出来了,“手术室经常使用,这里不是荒废的医院,而是一家地下黑诊所,规模不小,里面有两台手术设备,可以进行大的手术!”

    乔月暗暗抽了口凉气,她明白封瑾的意思。

    祁彦也听懂了一些,“乖乖,这里不安全,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他又没当过兵,遇到这种情况,还是想走,想离开为上。

    但是亚瑟不懂,“黑诊所?是给病人私自看病的地方吗?”

    乔月沉着脸,白他一眼,“你到底是真的天真,还是装的?”

    亚瑟还是不懂,“难道不是吗?”

    封瑾冷嗤,“想知道的话,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他转身便走,乔月握着木棍,紧跟在他身后,里面有什么,她没兴趣知道,刚刚吃的挺多,她可不想把自己弄恶心了。

    祁彦也赶紧追过去,“喂,你们等等我。”

    亚瑟看了看手术室,又看了看前面已经走了一段的三个人, 果断追了上去。

    他又不傻,从这三人的表情中,多少可以判断,里面的东西,肯定不太美妙。

    封瑾找到楼梯,带着他们下楼。

    路上还是没有碰见一个人,但是种种迹象,又表明,这里是有人的。

    到达下一层的走廊,忽然发现走廊尽头有一个房间的灯有光透出来。

    乔月站在封瑾身边,“要过去看看吗?”

    封瑾终于露出一个笑容,他用极浅的笑容看着她,“你想看?”他反问。

    乔月掂了下手里的棍子,“想看,如果这世上有鬼,看看也无防,鬼嘛!到时候谁吓谁还不一定呢!”

    封瑾脸上的笑容大了些,“好,如果有鬼,我们就让她掉头滚蛋!”

    祁彦听着二人的对话,惊出了一身冷汗,惊的头皮发麻,感觉小心脏都要撑不住了。

    “喂喂!鬼有什么好看的,你俩不要瞎搞成不成?”

    “你俩要是害怕,就在门口看着,别进去就是了!”乔月回头冲他眨眨眼,顺便丢给亚瑟一个挑衅的眼神。

    小样!敢她的男人主意,找死嘛不是!

    ------题外话------

    还有一章,不分章了,三千多吧,快四千字差不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