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 终于走了
    乔月站在后面,拍掉手上的灰尘,鄙夷的看着已经被石磊踢翻在地的刘长生,“本来觉得你这人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可救之处,但是现在看来,你跟周进,简直一模一样,甚至你比他更渣,因为他好歹渣在明处,而你,是渣在暗处!”

    刘长生反抗,回击了石磊。

    封瑾架着封夭,将他扶到别处,蹲下身,以极快的速度,给他止血,用于包扎伤口。

    曹健走过去,把少年扶了起来,检查了下他头上的伤口,“要缝针,镇上有大夫吗?”

    沐青箫满不在乎的摆了下手,“没事儿,只是擦破点皮,等它不流血,也就好了。”

    “那不行,伤口太长了,如果不缝合,会留下很长的疤,家里有针线吗?”曹健还是决定要给他缝合。

    虽然男人留点疤也不算什么,但是人家年纪还小,要是耽误人家娶亲,岂不是害了人家一辈子?

    “啊?要用缝衣针?”少年肯定惊讶,从没听说,用缝衣服针,缝合伤口的。

    “伤口要先消毒,上次没用完的酒呢?在哪?”曹健径自进屋去找了。

    越来两个打的热火朝天的人。

    幸好沐家老爷子不在家,否则看见这一幕,还不得吓昏过去。

    刘长生没有多久,就被石磊打趴下了,郝文书找了根绳子,扔给他。

    石磊麻利的将人捆起来,丢到了角落。

    刘长生看了看自己的处境,忽然哈哈大笑。

    真的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几天之前,在这里被绑的人是阿桑,现在又轮到他。

    真是讽刺!

    郝文书本来还想劝他几句,但是转念一想,他要说的,难道刘长生不知道吗?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封瑾低头看着手上的血,面色有些沉重,“你的伤,应该有我一半,所以我不会让你有事,你一定要好好的回到京都,好好的站到你儿子面前!”

    封夭嗤笑,“别太自作多情了,我的伤,是我自己的,跟你有什么关系?赶快把这里的事处理一下,你们得用担架抬着我离开了!”

    封瑾抿着唇,“放心,我会安排好,离开这里,我会通知他们派直升机来接你们离开!”

    “你不走?”封夭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封瑾转头看向乔月疲惫的小脸,“她最近太紧张了,我要带她出去旅游一段时间,归期不定,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能站起来了!”

    封夭呵呵的笑,“行啊!你俩要去过二人世界,可是你就没想过,国安局那边的考核进度怎么办?是结束还是中断?”

    “这事就不劳你费心了!”封瑾起身,在水井边洗了手,然后走到坐到乔月身边。

    小姑娘刚刚还睁着眼,现在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封瑾弯腰将她抱起来,沐青箫眸光闪烁了下,还是给他指了方向,示意他可以把人抱过去睡觉。

    封瑾冲他点头致谢,随后便抱着乔月进了屋。

    曹健已经在给他缝针了,笑着调侃道:“你看见了,心里没感觉吗?”

    “感觉?什么感觉?”少年纳闷的反问。

    “当我没说!”曹健及时收住话头,再问下去,怕是要惹出麻烦。

    沐家能用得上的东西并不多,整个村子,因为他们的到来,以及他们要过一夜,全都出动了。

    首先,乔月跟封瑾肯定一间房,那么其他几个男人,就得挤一间房,还得挤一张炕。

    幸好是炕,又是冷天,男人们挤一挤也没什么。

    最后挤到什么程度,连翻身的机会都没了。

    最可怜的要数刘长生,为了给封夭足够的空间,他只能被绑在炕头,屁股底下连点热乎地方都没有。

    而且男人们睡一块,最大的噪音,应该要数打呼噜。

    其中,以石磊的呼噜声最可怕,震的房顶都跟着颤抖。

    封夭本来就很不舒服,再被他的呼噜声一吵,根本别想睡着。

    曹健跟郝文兵已经习惯了,而且两人也累了,虽然很吵,但是也没能影响他俩睡觉。

    刘长生就更睡不着了,只能睁着眼,努力回忆着那天晚上的快活。

    他们睡的咋样,完全影响不到封瑾的心情。

    总算能抱着乔月,单独睡一间房,他怎么能不激动,不兴奋。

    咳咳!

    兴奋归兴奋,但也不能做什么。

    乔月此刻窝在他怀里,睡的昏天黑地,好久没睡的这么舒服了,整个人都紧紧贴着封瑾,汲取他身上的温暖。

    这一觉,足足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

    她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了封瑾。

    院子里却传来他的声音。

    乔月穿上有些破烂的衣服,下了床,走到堂屋门口。

    看见他们好像正在做担架。

    封夭就坐在旁边,看见乔月,苦笑道:“我现在就是一个累赘!”

    乔月听出他的声音中,带着颓废跟泄气,不禁反问道:“这可不像你的风格,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穿着一身白色军装,帅的人神共愤,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嫁给你,争着抢着做封麟的后妈,哪怕你现在瘸了,相信她们还是会前仆后继,所以你可千万别在这里装可怜,因为我是不会可怜你的!”

    封夭听完她的话,先是一愣,接着是大笑,“我在你眼里,居然帅到了人神共愤的境界,你这哄人的手法,也太奇特了,而且你就不怕封瑾吃醋?”

    “不,他不会吃醋,因为有一点,你再怎么也比不上他,”乔月咧嘴笑的像朵花。

    “哪一点?”封夭立马绞尽脑汁的想,除了长相,还有什么呢?

    “他是处男,而你不是,你现在是二手货!”乔月笑的牙齿贼白,就是故意露八颗牙,故意气他。

    封夭愣住,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她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简直……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原来处男,童子身,也能成为优点。

    封夭若有所思的盯着封瑾的背影,这货真的一个女朋友都没谈过?

    他不相信,一百个不相信!

    沐青箫顶着包扎过的额头,一早就过来帮着忙活,

    村里的一个老大妈也过来帮忙做早饭。

    不只是她,村里其他人也全都出动了。

    沐家小院被挤的满满当当,好不热闹。

    因为只有乔月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于是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要在她身上停留。

    吃过早饭,众人赶紧抬着封夭离开,实在受不了过份的热情,就连最温和的曹健都受不了。

    刚才一个老大妈,一个劲的想摸他的脸,让他推不是,冷脸也不是。

    倒是封瑾冷着一张脸,没人敢靠近。

    要是有人靠近乔月,他也得顺便再冷一回。

    沐青箫一直送他们离开山村,走出很远,才一脸不舍的停下。

    封夭对少年承诺,只要他想要离开村子,随时都可以前去找他。

    少年摇摇头,假如他真的离开村子,也不会真的投靠谁。

    因为他会依靠自己的努力,在外面站稳脚跟。

    一路攀爬,被抬着的封夭最舒坦,其他人除了乔月,全都轮流抬着封夭,连刘长生也不例外,有免费的劳力,干嘛不用呢!

    天气好,出山也方便多了。

    花了一个半小时,众人赶到了镇子。

    封瑾调来的直升机,其实就是封夭所在的部队。

    看到自己的长官伤成这样,两个年轻的士兵,眼圈都红了。

    接下来的事,根本用不着封瑾操心,人家自己的首长,还用得着别人关心吗?

    曹健等人也坐上直升机离开。

    唉!总算摆脱了。

    封瑾拉着乔月,长长的舒了口气。

    可是乔姑娘看着自己身无分文的口袋,为难的问他,“大哥,咱们接下去是得要饭吗?”

    封瑾笑了下,“当然不会,跟我走,哥哥带我搞车子,搞装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