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6章 伤口崩裂
    “哦!”乔月秒变乖,咬着苹果,笑眯眯的看他。

    曹健又开始抖肩膀,“又来了,真是受不了!”

    “我先睡一会!”石磊索性往后一倒,坚决不理对面秀恩爱的行为。

    到达沐家村,山里的天气出奇的好。

    阳光明媚,空气清新,整座山里见不到一丁点的雾气。

    傍晚,西边的整个天空,都被晚霞染红了,美轮美奂。

    封夭坐在院子的小椅子上,眼巴巴的看着进山的路,从他的位置,可以看到半山腰的小路,虽然被杂草覆盖,但依稀还是可以辨认。

    他着急啊!

    虽然是待在这里养伤,但是外面的情形怎样,他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越是如此,他越是着急的要命。

    刘长生坐在一边,平静的削着竹子,也不知道他在削什么,反正这几天总是阴沉着脸,不停的消。

    “别看了,也许他们根本已经把你忘了,又或者永远都回不来。”刘长生已经猜到自己可能被淘汰,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他在意的不是成败,而是他们把阿桑弄到哪去了。

    封夭默默收回视线,冰冷的目光,扫过刘长生的脸,“你说的两种可能性,都不会存在,这就是你被淘汰的原因!”

    封夭总是这么犀利,哪怕脸上的伤还没有好,他依然是封夭。

    刘长生削竹签的动作停下,眼睛不知道在看着哪一个点。

    就这样静了大约有十秒钟,他突然站起来,抬腿踢向封夭。

    可怜封夭受着伤,腿上也不敢用力,就那么硬生生的接下了他的攻击。

    沐青箫背着柴火进门,看见封夭倒在地上,赶忙放下柴,跑了过来,“你这是干嘛?为什么要打人,他还受着伤,你难道看不见吗?”

    刘长生握着锋利的竹签,直指沐青箫的眼睛,“这事跟你没关系,你最好别管!”

    少年勇敢的挡在封夭面前,目光同样沉静,“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前有什么恩怨,但是你不应该乘人之危,在此之前,你们还是队友吧?”

    “我说了,跟你无关,让开!”刘长生憋屈了好几天的怒火,终于被点燃,哪那么容易熄灭。

    在封瑾等人还没有来之前,他就算打死了封夭又能怎样?

    “我不让!”少年回答的更加硬气。

    刘长生怒极反笑,“很好,那我连你一起收拾!”

    就算没有受伤的封夭,在武力值上,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更何况他现在就是一个废人!

    封夭双手撑在地上,后背着靠着墙,坐了起来,“这事跟他没关系,你不要为难他,刘长生,再怎么说,你还是一个军人,不要做有辱军风的事!”

    刘长生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军人?早知道阿桑提出来的时候,我就应该答应她,现在我是真后悔,早该脱了这身衣服!”

    封夭虚弱的闭上眼睛,一只手悄悄摸到身后,那是乔月临走时,给他的枪,里面还有好几发子弹。

    除非必要,他并不想枪杀刘长生。

    但这个必要,是在他没有做出过激行为之前。

    刘长生瞧见他的动作,晃着脑袋,笑的很坏,“在找什么?找你的枪?可是没有子弹,枪还有什么用呢?”

    刘长生的手里,多了几发子弹。

    他戏谑,他嘲讽,所有的一切,封夭都忍下了。

    深吸了几口气,封夭只能拖延时间。

    “如果你真的那么在乎阿桑,或许我可以想办法,在回去以后,让你们见上一面,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为她减轻刑罚!”

    刘长生的犹豫,只是一瞬,但是他很快就否定了这种可能。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阿桑犯的罪,枪毙十次都不够。

    怎么减刑?

    刘长生用力推开少年,“我再说一遍,这事跟你没关系,滚一边去!”

    他一边骂,一边从腰后掏出手枪,装上子弹,“封少,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只要你现在站起来,从这里走出去,顺着出山的路,一直走出去,我就不会动手。”

    封夭看了眼自己的腿,露出苦笑,“你现在让我走出去,跟直接杀了我,有什么区别,如果想动手,就来吧!”

    他也怕死,谁会真的想死呢?

    但是他更不想被刘长生羞辱,唯唯诺诺的爬出去,那样的话,将来封麟该怎么看待他的父亲?

    刘长生冷哼,“这恐怕由不得你,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不会拿你的命威胁,这里不是有好几户人家吗?比如他!”

    刘长生的枪口向后一指,对准了沐青箫。

    封夭面色终于变了,哪怕只有一点机会,他都想爬起来,一枪爆了刘长生的头。

    但是……

    他试了好几次,腿根本用不上力气。

    虽然腿上的烂肉挖了,也上了药,包扎过,但是这里条件实在有限,他的腿始终徘徊在坏与更坏之间。

    如果出不去,他的腿最终可能会瘸。

    封夭僵直的看了他好一会,最终也只能我屈服,因为他不能看着无辜的人丧命。

    “封大哥,你不要动,不要听他的,你不能站起来,你的腿根本不能用力!”沐青箫急红了眼,他知道封夭的腿,一旦用力撑起来,伤口崩裂,就再没有好的可能。

    更可怕的是,先前挖掉的肉还没有长出来,血管暴露,到时流血将会无法止住。

    “滚!”刘长生反手用枪后座,狠狠砸中少年的脑袋。

    顿时,鲜血染红了少年半边脸。

    “你别动他,我会站起来!”封夭秀气俊逸的脸,冷的像冰雕。

    他一再的告诉自己,这不算什么,这根本不算什么。

    再艰苦,再危险的情况他都遇见过。

    哪怕炸弹在他脚边爆炸,他都活过来了。

    眼前的人,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刘长生紧紧盯着封夭慢慢直起的身子,慢慢站直的腿,也没有放过他脸上越来越痛苦的神色。

    刘长生在笑,残忍的笑。

    他终于发现了,折磨他人能带来的乐趣。

    “砰!”沐家的大门被踹开,与此同时,一块石头,笔直的朝他砸了过来。

    紧接着,两个人飞奔而至,一人趁他躲避石头的间隙,踢掉了他手里的枪,另一人赶忙扶住封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