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 好幸福
    封瑾看到她眼里的恶意,捏了捏她的手,“别让自己受伤。”

    这是他的底线,只要乔月不受伤,她怎么玩都行,哪怕是搞的天翻地覆也不怕,有他托着呢!

    乔月冲他眨了眨眼,“知道呢!”

    乔月让到路的一边,等着曹健跟郝文书走过去。

    两人隐约能猜到她打的什么主意,不免有些幸灾乐祸。

    “有人要倒霉了!”

    “是哦,有人要倒霉了,替他们几个默哀三分钟!”郝文书也难得开起了玩笑,实在是后面的几个太磨人,没见过他们这样的。

    明明死神就在后面追着,他们还有心情矫情叫苦。

    难道命不比两条腿重要?

    几个少年知道这女的不好惹,一见她不走了,还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立刻寒毛倒竖,高度紧张戒备。

    “你要干什么?”苏韵握紧了拳头,可惜他的拳头,根本不够看。

    “不干什么,只管走你的路,别往后看!”乔月抽出匕首,从附近在折了根树枝下来,一点点的削,一边削还一边看着他们。

    直到最后一个少年走过去,乔月跟到了他后面。

    “谁走的慢,我就用棍子扎他屁股,看见我削的树枝了吗?绝对能把你们的屁股扎烂!”她坏坏的笑,恶意满满。

    “你敢!”另一个男生满面怒气,一副要冲过来跟她动手的样子,拳头都攥的咯吱响。

    另两个小姑娘,有些得意,她们好像以为这名男人,真的能做什么似的。

    简直不要太天真!

    “我为什么不敢?”乔月握着树枝,朝他的屁股抽了过去。

    把男生疼的原地直跳,嘴里还嗷嗷直叫唤。

    乔月举着木棍,恶狠狠的威胁,“下一次,绝对不会这么轻了!”

    什么?

    这还不是最重的?

    眼见她的棍子又要落下,男生也顾不得累,只想赶紧跑前面,让别人挨她的打。

    他一跑,女生就落到了后面。

    都以为她肯定打不下去。

    但是几秒钟之后,有人后悔,有人幸灾乐祸。

    苏韵边躲还骂她野蛮,回去他一定要告状。

    骂到最后,也不敢说要告状了。

    因为他发现,只要他说告状两个字,棍子打的就会更重。

    他的屁股,肯定已经肿了。

    “早该这么收拾他们了!”李晟看的一阵痛快,要知道在此之前,他们把人转移到小山洞时,费了老鼻子劲了。

    两个女生哎哟哎哟的叫唤,不是腿疼,就是被划伤,走不了。

    两个男生也是一路抱怨加埋怨,竟然还很愤怒的指责,他们选的什么路。

    李晟清楚的记得,当时封少的脸色有多难看。

    在树林里走的快要脱水,晕头转向。

    又数次的成功躲开了搜寻的人。

    在傍晚时分,总算到了集合地点。

    直升起却没有来,草地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就连曹健也软倒在地上,往那儿一躺,再也爬不起来。

    更何况是那几个少年,其中两个小姑娘都已经哭了好几回。

    苏韵坐在地上,眼色阴沉沉的盯着乔月,他终于发现这丫头跟他的不同之处。

    为什么她看上去,没有很累的感觉?

    这是为什么?

    他看不到乔月很累,但是封瑾却心疼了,“待会你跟他们一起坐飞机先走。”

    “那你呢?”她当然累,又不是铁人,只不过还不至于瘫软在那,爬不起来。

    “我跟其他从公路撤退,可能要比你们晚上两天。”

    “那我也不走,跟你们一起。”乔月干脆抱着他的胳膊,脸颊贴着,好不容易见着了,怎么能分开。

    再说了,她才不要跟那几个小屁孩一块呢!

    封瑾本来还要再劝,但是看到她倔强的小脸,最后也只有叹息的份。

    苏韵收回目光,仰头望着空空荡荡的天空,终于还是问了,不过语气还是好的。

    “封队,直升机什么时候来?”他问的很客气,但是心里肯定不是这么回事,压抑的情绪,真的,快要到崩溃边缘了。

    “离预定的时间,过了三分钟,等它来的时候,你再去问他迟到的原因。”封瑾回答的也算客气,但是其中的火药味,谁都能听的出来。

    苏韵深吸一口气,表情难看的有些扭曲,“我会问!”

    封瑾眯起眼,看了他一会,移开了视线。

    虽然他是对那位的儿子,但是在他眼里,仍然还没到达一定的份量。

    简单来说,他还太嫩了。

    不是年纪,而是心性。

    随便一激,就要暴跳如雷。

    石磊拐了下曹健,“他们在说什么?”

    “哼!小屁孩,不知天高地厚!”曹健现在很理解封瑾心里压抑的怒火。

    估计他来执行任务时,并不知道要救的人,是那位的儿子。

    其实这事,一早告诉他,也没有什么。

    无论是皇子,还是平民,在他眼里,首先都是人命。

    但是周文兵的隐瞒,很显然就没安好心。

    再加上这一路的暗钉子,绊了他可不止一下,怎能不让封少愤怒。

    他沉默,并不代表,就要咽下这口气,有些账,要慢慢算。

    直升机直到一个小时之后,才缓缓飞来。

    但直升机的容量有限,根本容不下所有人。

    于是,除了那几个少年,封瑾把李晟跟其他几个营救小队的人,全都赶了上去。

    剩下他们几个,走陆地回去。

    苏韵临走时的眼神,很有意思,总之,乔月是记住了。

    等到飞机离开,乔月这才想起来,“咱们是不是还得去接封参谋?”

    “好像是!”封瑾笑的很好看。

    石磊抱着手臂,仰天感叹,“也不知道这一次要淘汰谁了!”

    是啊!还得淘汰呢!

    郝文书默默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曹健活动了两下肩膀,看了看四周,“不管结果怎么样,咱们是不是应该找个地方休养两天,老子好几天没洗澡了,这身上都要臭了!”

    “你们昨天没洗?”乔月张口就问。

    这话问出来,惹的封少也扭头看她。

    乔月吐了下舌头,心知自己问的太快了,也太突兀。

    曹健嘴角古怪的笑着说道:“昨天时间太紧张,再说,也没换洗的衣服,上一次洗澡还是在野外的湖边,那边你也不是也看见了吗?”

    呃呃!

    某人的脸色变的不好看了呢!

    乔月讪讪的笑了两声,“你尽说瞎话,我怎么会偷看你们洗澡,你们能有什么看头,我要看,也得看他洗澡嘛!”

    石磊憋着笑,“原来你也有害怕的时候,真是长见识了!”

    “天不早了,还是快点赶路吧!”郝文书打断他们的互相调侃,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他似乎融不进他们中间,在封瑾出现之后,他好像被孤立了。

    难道说,这就是即将淘汰者的下场吗?

    接下去的路,渐渐脱离了t国的范围,路况好了,危险性也降低了。

    在赶回沐家所在的村子时,已经是第三天的傍晚。

    他们直接从山里穿行,都是野外行军的高手,又有封瑾在,路程不仅少了很多危险,而且少走了很多的弯路。

    而且这一路,他们几乎都没饿着。

    封瑾的打猎技术,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而且不仅打到的猎物多,就连做菜的手艺,也是绝无仅有。

    他不知从哪搞来的简易铁锅,路上经过小溪,顺便插到两条鱼,随身带走。

    等到野外露营的时候,又不知从哪变出盐巴,再加上路边采的佐料,能乔月炖了一锅鱼汤。

    那个香味,把他们几个馋死了。

    可是再馋,也没他们的份。

    他们几个只能啃着干巴巴的烤肉,真的很想喝汤。

    这还不是最气人的。

    等到乔月吃完饭,他口袋里,还能掏出一个鲜红鲜红的苹果。

    看到这儿,曹健终于忍不住吐槽,“封少,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路上有苹果树,怎么也不告诉我们一声,哪怕让我们自己去摘也好啊!”

    封少只是懒懒的瞟他们一眼,“你们想吃,可以自己去找,我没有义务照顾你们!”

    换句话说,你们又不是我媳妇,我凭什么要关心你们吃什么。

    石磊闷闷的说了句,“做封少的媳妇,可真幸福啊!”

    曹健对他瞅了一眼,“你这话,听着很别扭。”

    可不别扭吗?

    石磊是在嫉妒,乔月能做封少的媳妇,所以他是想取而代之?

    想到这个可能,曹健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别人怎么想,乔月是完全不管的,有男人照顾,她求之不得,才不会笨到自己去逞强。

    更重要的是,她知道封瑾也很享受照顾她的乐趣。

    只是对面的三个电灯泡,让人真的很不爽啊!

    曹健接收她的抱怨,忍俊不禁道:“你再看也没用,我们几个也不能凭空消失,虽然我们也很不情愿,但是电灯泡的职责,我们还得继续充当几天,放心,不会再久了。”

    石磊也笑,“唉!你还真的是两面派,得亏我们几个心理承受能力够强!”

    “谁是两面派了!”乔月梗着脖子,正要反驳。

    嘴巴里就多了酸酸甜甜的东西。

    “吃苹果!”封瑾语气淡淡的,眼睛只盯着她的小脸。

    何止他黑了瘦了,乔月也是一样,而且让他看了更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