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2章 搞死丫的
    窗外的敲门声,让乔月心肝儿一颤,“是谁!”

    “是我!”

    好吧!颤动的心肝,又安稳的回到原位。

    乔月跑过去打开窗子,石磊一个翻身滚了进来,“你这儿还好吧?没什么事吧?”

    接连问了两个问题,他却发现乔月的脸色不太对劲,以为真的发生什么了。

    难道那个女人逃走了?

    乔月没有开灯,先到卫生间,把阿桑弄了出来,“你把她看好了,我进去换衣服。”

    石磊一拍大腿,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换衣服,赶紧走吧!”

    “不换衣服怎么行?”她现在身上穿的衣服,是会暴露的啊!

    阿桑也被弄醒了,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她现在的感觉,就只有生不如死了。

    可是嘴巴被堵了,除了瞪眼,再没别的表达方式了。

    乔月刚刚换好衣服,外面就传来砸门声,砸的是她住这间的门。

    “赶紧走!”石磊拖起阿桑,连人带板凳扛着就走。

    阳台的另一边,曹健等的心焦,“你们怎么才来,整个宾馆都被围了,他们好像要集中抓捕所有外来的人员。”

    曹健听到他们的对话,估摸着,并不是针对他们,应该是大范围的行动。

    “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乔月首先想的是,封瑾会不会暴露。

    “我们先出去再说!”郝文书从屋里探出头,“他们要冲进来了!”

    在此之前,他们用床跟板凳,把门堵上,抵挡了片刻。

    但是面对子弹,木板显然是不够用的。

    他们原先看好的撤退路线,也需要走门。

    对于解决外面的人,几人可以配合默契,在这段时间的考核中,锻炼出来了。

    只需几个手势,几人便到了各自的位置。

    石磊竖起手指,倒数三下。

    随着最后一个手指落下,紧靠着门另一边的曹健,一脚踢开了门后挡着的床板。

    外面的人,失控的倒进来,曹健跟石磊迅速冲上去,夺了前面几个人手里的枪。

    反手扔给乔月跟郝文书两把,他们二人也各自持着一把自动步枪,咬着牙,一脸狞笑的端着枪朝外面,疯狂扫射。

    突如其来的反击,让外面的很多人措手不及。

    最倒霉的就是冲在前面的几个人,瞬间被打成了蜂窝眼,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抽搐。

    躲在后面的,有了反应的时间,连滚带爬的找掩体。

    石磊跟曹健二人,端着机枪追出来,又是一通疯狂的扫射,顺便再投出一枚烟雾弹,瞬间整个走廊,被烟雾笼罩,呛的人睁不开眼。

    “走!”郝文书在后方,协助乔月架着阿桑离开。

    踹开走廊尽头的门,再上一层,就是屋顶。

    这一片的房屋,盖的都十分密集。

    楼顶也楼顶之间的距离很近,只需要跳过去就行。

    石磊让他们先跳,自己跟阿桑在最后。

    就当他们都以为石磊会放开阿桑的绳子,让她自己跳,或者干脆拿枪威胁她跳过去时。

    石磊猝不及防的抱起了阿桑,抬手一扔。

    别说乔月等人被吓到,就是阿桑自己也吓尿了。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脱离地面,低头一看,尼妈十几米的落差,摔下去,不死也得残了。

    也得亏石磊力气大,险险的把她扔在了围墙边缘,否则力气小那么一点点,她就得掉下去。

    石磊轻松的跳过来,弯腰把她夹起来,夹在胳膊腋下,一抬头,见他们都愣愣的看着自己,他还纳闷呢!

    “你们看什么呢?还不快点走,等着他们杀上门吗?”说着,夹起阿桑就跑。

    曹健好笑的摇摇头,“估计他压根没考虑过,有没有掉下去的可能。”

    郝文书也笑,“他可能巴不得把那女人摔死,这样的话,我们就没负担了。”

    整个塔卡城混乱了,街上到处是四散逃走的人群。

    “这里没有政府派来的官员吗?乱成这样,军队呢?”

    乔月等人躲在一处屋顶,四面孤立,是个很好的防守地点。

    几人趴在屋顶边缘,看着街道上的乱象。

    “t国现在局势动乱,这里又是两国交界,不好管,他们也不想管,时间久了,这里就成了三不管的地界,正好给那帮做毒品的人腾出了地方。”郝文书对这方面了解的比较多。

    忽然,对面大楼,有光一闪一闪。

    “那是什么,摩斯密码?”乔月眯着眼,盯着对面大楼内一个窗户。

    “没错,是摩斯密码,而且是加密的,”郝文书盯的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你也懂?”

    “我为什么不能懂?”乔月数着闪光的长短,“是国安局的人,你们谁有手电?”

    “我有!”曹健掏了自己的小手电,很小,只有掌心大小。

    乔月捏着手电,忽明忽暗的光线照射过去。

    一番交流之后,能看懂密码的人,都松了口气。

    但也有看不懂的。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石磊一脸的茫然。

    曹健好笑道:“你不是一直想把这个累赘处理掉吗?现在机会来了,接手的人就在对面,他们很快就会过来。”

    “接手的?有没有可能是陷阱?”石磊有点不理解,难道不诡异吗?

    国安局的人,为什么如此巧合的出现在这儿。

    不过很快,他的疑虑就被打消了。

    因为从对面楼里走出来的人,是安德烈。

    “我去,怎么是他?”石磊对这个人的感觉可不怎么好,那天折磨他最狠的人,就是这个安德烈。

    “淡定!”乔月当然知道他在纠结什么。

    几分钟之后,安德烈站到几人面前,石磊索性把脸扭到一边,没搭理他。

    安德烈看了下几人的状况,发现少了一个人,“刘长生呢?”

    “你不知道?”乔月觉得他肯定是明知故问。

    安德烈微微一笑,“知道就不能问了吗?很高兴看见你们都活着,在这里,容我宣布一下,刘长生已被淘汰,现在你们还有四个人,领导说了,最后只留下两个,所以,继续努力吧!哦,对了,领导临时改了主意,这是最后一轮,综合考量,你们的一举一动我们都看得见,所以好自为之吧!”

    好欠扁的语气,让人听了分分钟想揍他。

    安德烈走过去,拎起俘虏,也不管他们有什么想法,转身便走。

    走了两步,又停下了,“我又想起一件事,刚才来的路上,好像看见封瑾被人围了,唉,好可怜哪!分分钟要被人炸成肉饼喽!”

    本来乔月的脸上还有笑容,听完他这句话,瞬间变脸,那个难看劲,就甭提了,谁见了都得扭开头,不敢看她。

    “在哪?你为什么没去救?领导难道没有说,让你帮忙吗?别忘了,他参加的可是营救行动,难道跟你就没关系吗?”乔月的语气犀利,步步紧逼,完全不似之前的放松随意。

    安德烈为难的揉了下头发,“有是有,但是领导又说了,这是一个很好的考核机会,尽量让你们参与,如果你主动放弃,我可以接手,随你的便!”

    乔月静静的站在那,静止了足有半分钟,才缓缓的说道:“我自己的男人,自己救!”

    她弯腰捡起地上的机枪,拉动枪栓。

    “好,非常好,那我祝你成功,武器什么的,自己搞吧!”他本来想鼓掌的,发现腾不开手,只好作罢。

    曹健在看到他走下楼梯之后,狠狠骂了句,“这家伙让人分分钟想揍他!”

    正在下楼的安德烈,冷哼一声。

    难道他不会复仇吗?

    到现在,他屁股还疼着呢!

    乔月没心思理会他们的抱怨,“我现在要去把他们一锅端了,但这也算是我的私事,你们要不要参加,全凭各人自愿,我不勉强!”

    石磊站起来,捡起地上的枪,笑的肆意,“怎么是私事,咱们几个从考核第一天开始,就绑在一块了,既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还谈什么你的我的,一起去,干他丫的!”

    曹健被他的话逗笑,“你少在那冲动,就算要干,也不能拿着杆就去搞,别到时候人救不出来,反倒把自己搭进去!”

    郝文书道:“我们得分开,兵分两路,如果是包围圈,就得有人当诱饵,撕开一个口子!”

    乔月总算笑了,“谢谢你们,以后谁有事,只管跟我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曹健笑着道:“你别搞的跟武侠片似的,我们几个大老爷们,还用得着你赴汤蹈火不成?”

    “这可说不定!”乔月诡异的笑。

    封瑾被围的地方,是一个公用电话亭。

    也是这亭子质量好,被打了那么多子弹,愣是没倒。

    封瑾的枪法厉害,围着的人不多,所以他们不敢冒然逼近。

    卫珂站在远处,看着封瑾在做困兽之斗,内心无比的痛快。

    总算让她等到了这一天,真是太痛快了。

    不过,要是能让封瑾跪在她面前,承认他的有眼无珠,那才是报仇的最高境界。

    所以她央求丑男,一定要活捉,别让他死了。

    丑男对她的新鲜感,正在兴头上,她说什么都答应。

    这也是给了乔月营救的时间。

    等到乔姑娘循着枪声,追过来时,看见被围的一幕,顿时那个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