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1章 自以为是
    阿桑揉着快要断掉的手,“你就是嫉妒我,因为男人都喜欢我这样的,所以你这一路,总是看我不顺眼,觉得我很讨厌,对吗?”

    乔月差点被她这话逗笑,“你不要太自信了,再多的男人喜欢你,都跟我没关系,你要是不洗澡,我先去洗了。”

    “你去洗澡了,就不怕我跑路?”阿桑看了看门的方向。

    门就在那,只要打开那扇门,她就能逃走,开始全新的生活。

    乔月从柜子里拿出毛巾,“你尽管可以试试,塔卡的乱,有它的坏处,当然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你现在是我的货物,要是货物逃走,后果是什么,你知道的吧!”

    阿桑当然知道,虽然她没有在这里待几次,但塔卡的规矩,她知道的很清楚。

    如果是被卖的女人,在他们的眼里,就像货物一样低贱,跟动物一样,逃走是大忌,被抓住就得往死里打。

    乔月拿着毛巾,走进了浴室。

    嚯!还真是很少见到马桶,见到浴缸,太奢侈了。

    得亏他们从阿桑那边搞来的钱很多,要不然还真的住不起。

    放了水,好好的泡了澡。

    阿桑坐在房间的椅子上,烦躁的想抽烟,可是摸了摸身上怎么可能有烟。

    如果白天跑不了,那就晚上再跑。

    或者干脆趁着乔月睡着,把她弄死,再去找塔卡的老大。

    不过听说那个人很难沟通,是个极其变态的家伙,去找他,阿桑心里真没底。

    但是不管怎么说,她能不能逃走,就在今晚了。

    只有一个机会,错过就再也不会有了。

    阿桑想了好几个办法,并且已经在心里下了决定,今晚非要搞死乔月不可。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女人的本性爆发。

    不管了,先洗干净再说,她快受不了身上的味道。

    跟刘长生滚床单之后,也没条件洗澡。

    想到刘长生,阿桑吐了口唾沫,贱男人,吃了她,便宜也占尽了,居然一点用都没有。

    宾馆外,黑色的汽车,在城里随处可见。

    一辆又一辆的车子驶入塔卡。

    还没到入夜,镇子的入口就被封锁。

    一批又一批的人,抱着枪在路上奔跑。

    艾伦死了,同一天,又有几个首领的得力助手死于意外。

    现场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只有尸体被丢弃在那。

    现在整个塔卡,戒备森严。

    首领放话出来,只准进,不准出。

    乔月一身清爽的从浴室出来,她前脚迈出屋子,阿桑后脚就跑进去了。

    乔月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站在窗前,挑开一点窗帘,看着外面的街道。

    这一次,他们住的是顶层四楼,视野好,外面的情况,可以更好的掌握。

    街道上多了很多人,盘查搜查。

    还有不少人,靠在街边抽烟,眼睛时不时的观察路过的人。

    街边停着的一辆车里。

    卫珂忍着受黄牙丑男,对自己的骚扰,眼睛死死的盯着外面。

    她告发了封瑾,明说了他的身份,这事只有黄牙男知道,并且他准备拿这事,立一个大功,就可以到首领那边请功。

    所以他派了自己的人,私下寻常,并搞到了他的画相。

    “宝贝,你跟那个人不仅认识,还有仇,对吗?”黄牙男恶狠狠的抓了下她的胸部。

    手劲太大,疼的卫珂直抽气。

    但是有一点,即便她不想承认,却也无法否认。

    她的内心深处,似乎对他的暴力手法有了期待,有了兴奋感。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也有受虐有倾向?

    千万不要,她不要成为变态的人。

    但是很显然,黄牙男也很喜欢狂暴的揉虐她。

    “我的事,不用你管!”卫珂喘着气,试图拿下他的手。

    她的那点挣扎,在黄牙男看来,简直微不足道,“再说一遍,信不信我在这里办了你!”

    卫珂的身子抖了下,有些怕,又有些……

    “你不要乱来,我跟他没有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是军人,我怎么可能跟他有关系。”卫珂咬着唇,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丑男玩的不亦乐乎,又从座位底下拿出一个邪恶的东西,“你还是没有说实话,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卫珂听到动静,一回头,看见了一个更加可怕的东西,那是一根长鞭,专门用于闺房之乐的东西。

    打在身上的感觉是麻的,她昨晚就被打了半夜,今天早上照镜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纵横交错,都是印子。

    “求求你,不要在这里打我!”卫珂认怂了,先前的骄傲全都不见了,只剩下可怜的求生。

    “继续哭,我就喜欢看你哭,看你哭着求我的样子!”

    “不要!”

    很快,车子的动静开始变大,旁边的人都已经见怪不怪。

    塔卡的毒,塔卡的性,塔卡的放纵,是不需要任何负责的。

    乔月放下窗帘,她并不知道车里的人是谁,不过这么奔放的画风,还是让她有点错愕,原来这个时代,有太多她不知道的东西。

    阿桑在浴室里足足磨蹭了半个小时。

    期间,曹健过来送饭,从楼下餐厅买来的,不用她们再外出。

    “吃过饭,要不我过来替你看一会,你好好休息,下半夜再换班?”曹健见她黑眼圈挺重。

    也是,这一路谁都没睡好,总得防着那女人整出幺蛾子。

    “不用了,我睡觉的时候,会把她绑起来,这样大家就都安全了,今晚的塔卡城,不怎么太平,你们也别睡的太死,随时准备好家伙,万一晚上生变,千万不能被他们堵了!”

    “这我知道,后路我已经看好了,咱们两间房的阳台可以互通,能够直接离开宾馆!”

    送走了曹健,乔月过去敲门,里面的人才磨磨唧唧的出来。

    看到阿桑裹着浴袍的样子,乔月不禁感叹,这女人的身材真是好到没话说,她是个女人,看了都要脸红,更何况是男人。

    “你的男人,并不是他,对吗?”阿桑忽然问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不过乔月听懂了,“对!”

    “但是跟他有点关系,是他兄弟?”

    “你问的太多了,是与不是,你都没有必要知道,饭送来了,你要是不吃,可就没了。”没兴趣给她解答疑惑。

    阿桑在她对面坐下,看着桌上的饭菜,总算没有再挑剔,“你们拿了我那么多钱,怎么就不知道买些好菜,听说塔卡的甜酱鸭很好吃,就算我,也只吃过一次。”

    乔月白她一眼,“你话太多了,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身份?什么身份?要不是你们出现,老娘现在过的好着呢!”

    乔月没再理她,这女人就属于蹬鼻子上脸的一类人。

    风卷残云的吃过饭,还是乔月把东西收拾了。

    阿桑身子那股子当家的派头又出来了,“去给我泡杯茶,要少放茶叶,不然晚上睡不着觉。”

    乔月把垃圾扔到外面,以防止晚上招来老鼠蟑螂。

    关上门,进来后,对她的话没有丝毫理会的意思。

    默默翻出绳子,在女人依旧闭目养神,等着香茗送上来时,绑住了她的手脚。

    阿桑吓的猛然惊醒,“你干什么?为什么还要绑着我,我已经不会逃走了,你快把我松了,这样我晚上还怎么睡觉!”

    “吵死了!”乔月随便找了毛巾,把她的嘴堵上。

    阿桑大睁着眼睛,却也无法改变什么了。

    因为乔月已经拖着椅子,把她弄到洗手间去了。

    可怜房子太小,要不然还能给她单独搞一间房。

    确定不会有问题,乔月才放心,“好了,你睡吧,不管是冷了还是热了,都不要来烦我,否则我就把我打晕。”

    阿桑的内心是崩溃的,她穿的这么少,浴室里又很冷,这让她怎么睡?

    没过半分钟,走出去的死丫头又回来了,还能了她一个毛毯,“喏,别说我没照顾你,万一你冻坏了,还得让我麻烦,记住,别吵我!”

    听到浴室的门关上,阿桑内心的崩溃,又更上一层楼。

    死丫头,就不能把毯子给她盖好吗?

    都盖到她头上了,把她整个人都罩住了,这让她怎么睡?

    乔月躺到床上,发出舒服喟叹。

    好些天,没躺到这么柔软,这么舒适的床了,简直不要太幸福。

    原本应该很困,但是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知道,今晚封瑾肯定能找来。

    她要保持着清醒,等着他来。

    等着……

    乔月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是被外面的嘈杂声吵醒的,屋子里却根本没有封瑾影子。

    顾不得多想他为什么没来,乔月飞快的掀被子下床,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只穿着睡衣。

    先跑去看了阿桑的情况,这女人睡的可真死。

    再跑去外面,拿上枪,藏到了门后。

    外面不止有吵闹,还有枪声,而且枪声越来越密集。

    好像朝着这边来了。

    如此密集的枪声,谁把脑袋伸出去,谁是傻子。

    尼妈,刚冒个头,就能被打成马蜂窝。

    “咚咚!”阳光的窗户被敲响。

    “谁?”乔月心中一惊,她只能看到一个黑影,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他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