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0章 勇敢还是蠢
    他是快活了,苦了外面的几个人。

    这样的情况下,谁还能睡得着?

    天快亮的时候,临到要出发之前,曹健跟石磊又把他打了一顿。

    但是刘长生丝毫不以为意,他昨晚太快活了,原来仙境就是这样的,他现在明白那些男人沉迷行房,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境。

    纵然再不情愿,他也得起程离开。

    昨晚阿桑跟他央求了半天,最后怎么样,就没人知道了。

    乔月三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三人都有了小打算。

    沐青箫一早便从隔壁回来了,依然是阳光清爽的笑容,“你昨晚睡的好吗?会不会不习惯山里的清苦。”

    乔月笑着摇头,“当然不会,我也是乡下长大,我家里人现在都生活在乡下,我写了一个地址还有电话给你,如果你想从山里走出去,或者家里遇到什么变故了,都可以去找我,这张钱你拿着留着当路费。”

    少年接过纸条,却没有拿钱,“地址我收着,钱就不用了,如果我要去找你,一定是用自己赚的钱做路费。”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爷爷在世的时候,他是不可能离开的。

    他会一直陪着爷爷,就算要打光棍,也不会离开。

    这张纸条,就当留给他的记念,以后想她的时候,都可以拿出来看看。

    以后的日子,少年将这张纸条,当成了至宝,每天总要看上几回。

    山里的日子清苦又寂寞,总要有些念头才好。

    “我们出发!”乔月冲他摆摆手,便果断的转身走了。

    封夭靠着灶边的窗户,目送他们离开,他现在连炕都不能下,否则腿上的伤口,又会再次蹦开。

    阿桑躺在床上,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留下自己一个人。

    因为她知道,刘长生一定会回来。

    男人哪!都是贪吃的,一旦尝过了鲜,就再也离不开了。

    乔月等人走了约有大半人小时,刘长生突然借口肚子疼,要去上厕所,让其他人先走,他待会追上去。

    等到刘长生离开之后,乔月三人心里都清楚他肯定是不会回来了。

    “如果他回去以后,发现阿桑不见了,你说他会不会恼羞成怒,封夭还受着伤,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曹健回头看了眼小村庄的方向。

    藏在山里的村庄,像极了世外桃源。

    “他不敢,现在只有封夭能震得住他,放心吧!别忘了封夭是干什么的。”乔月笑的老谋深算。

    他们一早就商量好了,在他们离开之后,郝文书带着阿桑,让沐家的少年帮忙,一路追上来。

    等到刘长生兴冲冲赶回去的时候,差不多郝文书带着人已经到了。

    封夭虽然腿坏了,但是脑子还是很好使的,做工作,是他的强项。

    一个小时之后,众人在前一天离开的小镇上会合。

    在少年依依不舍的目光下,众人还是起程了。

    接下来的时间不多,他们需要一刻不停的赶路。

    阿桑气疯了,没想到自己又被他们摆了一道,简直太可恶。

    一路上,没了刘长生的照顾,她过的一点都不好。

    乔月没空搭理她,在快要到达塔卡时,众人停下来做一番商议跟部署。

    之前的造型,还是可以用。

    但是需要改装一下,尤其是乔月的装扮,太嫩,看上去年纪太小。

    更重要的是,光是他们两个,看上去一点都不酷。

    “瞧我的!”乔月灵机一动,找了个换装的地方,又弄了套衣服。

    “呃……”三个男人看傻了眼,这不是黑帮老大的打扮吗?

    阿桑盘腿坐在一边,对着她嗤笑,“装的还挺像,但你以为老大只是表面装装的吗?”

    乔月面无表情的掏出手枪,装上子弹,上膛,塞到腰间,“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是装的,也许我真的是呢!”

    她邪魅一笑,带着几分痞气,几分邪恶。

    曹健先是愣了会,接着便是释然的笑,“有些东西,还真的是骨子里生成的,你往那一站,要是不说话,没人会怀疑你是混黑帮的。”

    石磊面露担忧,“这丫头越走越远了,管不住喽!”

    他们已经知道了封夭不是乔月的未婚夫,知道以后,也释然了。

    难怪看上去不像,原来从来都不是他。

    今天的塔卡,气氛似乎有些紧张。

    进了镇子,所有人脸上都没了笑容,行走在街上的人,全部全副武装。

    对于陌生面孔,他们都很警惕。

    自打他们走进来,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盯向他们。

    当然,有陌生人进镇子,也不止他们几个。

    至少他们几个看上去,更像混黑道的。

    所以他们没事,而在他们之后的人就惨了。

    “原来这个镇子的混乱是真的,我一直以为只是以讹传讹,编出来骗人的呢!”郝文书是第一次见到黑道横行的场景,这跟在帝国的都市,完全不同。

    “别乱说话,我们先找个宾馆住下来!”石磊压低了声音。

    “就这一家吧!”

    他们带着阿桑,要格外小心,如果被人拦下盘问,可就麻烦了。

    有时,你越怕什么,往往越会来什么。

    “喂,你们是哪来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就在他们要进入宾馆时,两个人一脸冷意的拦下他们。

    “我们……”曹健正要解释,他第一反应是要跟对方说清楚,这是他的本能反应。

    不过他刚一张嘴,就被乔月挡下了。

    乔月往前一站,气势很足,“我们来这儿,需要经过你们同意吗?如果塔卡不欢迎外来人,请让他们在镇子门口设卡拦截,既然没有人拦,我又大大方方进来了,就轮不到你们盘问,滚一边去!”

    她这一番彪悍的语气,可把后面的几人惊到不行。

    在人家的地盘,还敢这么嚣张,是勇敢还是蠢呢?

    郝文兵押着阿桑,早已走到一边,没有参与进来,担心阿桑暴露。

    那两人果然很生气,其中一人当即掏出手枪,抵着乔月的额头,“臭丫头,敢在我们面前猖狂,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乔月不仅没有后退,反而向前一步,额头将他的枪口抵了回去,“你可以开枪,但是我告诉你,要是耽误了我的生意,我要你全家陪葬,还有,你以为凭一把破枪就能吓得住我?”

    谁也没看清她是怎么动手的,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对方的枪,就到了她手里,换成她用枪指着对方的额头。

    “你也给我听好了,本小姐最讨厌被人拿枪指着头,现在我给你个机会,我数三声开枪,就看你能跑多远!”

    咔哒,那是子弹上膛的声音。

    眼见乔月的手指,已经按在了开关上,两人又被他眼中的杀意吓到,转头就跑。

    “一、二……”在数到三时,众人都以为她不会开枪。

    可是他们错了,大错特错。

    只听砰的一声,子弹飞射而出,打在后面那人的脚后跟。

    在塔卡,有枪声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就好像寻常人家放鞭炮一样正常,没有人会在意。

    “你胆子真大!”石磊的语气不无抱怨。

    乔月丢下枪,“到了这种地主,就不要装好人了,怎么坏怎么来,老实人最容易被怀疑,也容易被欺负,对了,咱们要几间房?”

    本来还在说枪的事,突然画风急转直下,搞的人猝不及防。

    可是转念一想,问的也对啊,要几间房呢?

    “当然是你跟她一间房,我们三个人一间,否则还能怎么办?”这话是石磊说的。

    阿桑要看着,换谁看都不好,交给乔月再合适不过。

    “唉,真麻烦,早把她弄死不就得了,还得来回带着,多麻烦!”乔月直抱怨。

    的确是麻烦,就像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而且到了塔卡,说不定还会有人想救她,到时又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样的麻烦。

    曹健当然知道她说的意思,“她是个很重要的人质,封少也也说了,要留着她,最艰难的几天,都过来了,也不差剩下的几天,听说他们会调直升机,也会有人过来专门押送她,再坚持坚持吧!”

    乔姑娘叹息,“似乎也只能这样了。”

    宾馆的服务员,带着他们上楼,态度可不怎么友好。

    “我们这儿的东西,都是进口的,有马桶,有淋浴,还有最先进的电视机,你们要是不会用,要么询问一下,要么就什么都别碰,否则弄坏了,你们可赔不起!”

    几人都很累了,没人理会一个服务员的挖苦。

    等到几人进房间之后,服务员还是不肯走,站在那,等着要小费。

    曹健掏出一张五块的零钱,递给她,打发她快点走。

    “真小气!”女服务员小声嘀咕,显然是嫌他给的少了。

    “站住!”曹健冷声道。

    然后他走过去,淡定的把钱拿了回来,最后只说了一个字,“滚!”

    “你,你怎么这样!”小姑娘气的又是红眼,又是跺脚。

    隔壁房间,乔月好心的给阿桑解开了绳子。

    “看在咱们都是女人的份上,你身上也臭了,进去洗洗,我也得洗洗,不过我得事先跟你说好,咱俩都没衣服换,所以你不用惦记着逃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