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 她是谁?
    曹健拿了温水过来,很自然的递给了乔月。

    “给我干嘛?”乔月搞不懂他的意图,拿都拿了,他递过去不就得了,多此一举嘛!

    曹健愣愣的看她,憋了几秒,认命的把水端到封夭跟前,“你真悲哀!”

    封夭笑而不语,端起水杯一饮而尽,“麻烦你再拿一杯。”

    喝了水,干的冒烟的嗓子,总算好多了。

    封夭总共喝了五杯水,才算喝饱。

    “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动手之前,务必要把刀子放在火上消毒,或者在沸水里煮上半个小时,彻底杀菌,我腿上伤口腐烂的面积广,但是不深,只需要刮掉表面即可,所以危险性不高,还有,能不能问问这家的主子,有没有酒!”

    封夭的面色还算平静,声音却有些虚弱。

    我去问!”乔月还是出去了,反正执刀这种事,也轮不上她,石磊跟曹健的刀法都不错。

    更重要的一点是,封夭伤的是大腿。

    是大腿不是小腿。

    就算她觉得无所谓,难保封夭不会有心理阴影。

    乔月走到院子,一股冷气扑面而来,挺冷的。

    她身上穿的不多,而且也不是厚衣服,真是想念封少的怀抱。

    “你怎么出来了?快进屋,外面很冷,”少年端着一个大盆,从厨房走出来。

    “没关系,我不怕冷,你这是做了什么?”乔月闻见了香味,是清水煮南瓜的味道。

    “对不起,我家里没有大米,也没有白面,我们在家里,主食吃的就是这个,明天一早我就到镇上换大米,到时再给你们煮米饭。”

    “不用,吃这个也挺好,碗在哪?我来帮忙拿碗。”乔月被他的热情好客打动,这个少年是一个好人,希望以后能遇到一个真心对他好的姑娘。

    “我家里的碗不够,爷爷出去借碗了,你先进来吧!”少年把锅放在堂屋的桌上。

    “对了,你家有酒吗?我们的人,可能需要酒,因为他的腿需要处理。”

    “酒?”少年犹豫了下,还是用力点头,“有,你等着,我去给你拿!”

    说完,他跑出了屋子,外面漆黑一片,也不知他跑哪去了。

    过了一会,少年满手泥巴的跑进来,手里还抱着一个坛子。

    “这是我爷爷埋的,我出生那一年埋的,说是要留给我将来娶媳妇的时候再打开,你们拿去用吧!”

    “啊?那怎么行,你快埋回去吧!”乔月被他的热情,弄的有点无措,人家埋了十几年的酒,怎么能因为他们就给用了。

    少年却很执着的把酒递给她,“这酒是我爷爷自己酿的,不止这一坛,你朋友的伤更重要,在我们这样的穷乡僻壤,最怕生病了。”

    乔月根本拒绝不了,但是心里又很过意不去,“回头等他的伤好了,我会让他回报你们。”

    “那倒不用,我们在这儿过的很好,爷爷说,外面太乱了,还是待在村里安全。”

    正说着,老爷爷拎着个篮子,从外面回来,见到乔月手里的酒坛,一眼就认出来了,“哎呀,这不是我埋在地里的酒吗?”

    “爷爷,只是一坛酒而已,不用大惊小怪,他们当中有一个人受伤了,一直高烧不退,要是不能及时处理,那条腿就要废了。”

    沐青箫在路上的时候,看到了封夭的状况,多少也了解一点,剩下的一半,是他自己蒙对的。

    老爷子一听说,拿酒救人命,立马痛快的答应了,“拿去吧!我家里的草药如果不够,我就到隔壁去借,明天一早,再让青箫去采。”

    乔月心里暖暖的,“谢谢老大爷,您放心,这酒用不完的。”

    等到乔月拿着酒进屋,老爷子欣喜的拍了拍孙子的肩膀,“这姑娘真不错,很懂事,但是爷爷也得把丑话说在前头,她跟你不是一条路上的人,别想了。”

    老爷子活的年头久,看的自然也更透彻。

    沐青箫无所谓的笑了下,“爷爷,你真的想多了,就是觉得她长的好看,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可不得没有吗?

    同一时间,远在塔卡的封瑾,此刻正坐在异域风情小酒馆。

    狂放不羁的翘着腿,身子慵懒的蜷缩在沙发里。

    百无聊赖的看着眼前的灯红酒绿,银乱不堪的画面,只觉得一阵厌恶,恶心!

    塔卡镇上的人,有一半干的都是做不法生意。

    剩下的一半,还除去老子孩子,就只有病的跟残的了。

    所以塔卡是真的乱,也腐烂到了骨子里。

    “帅哥,我能请你喝一杯吗?”金发碧眼的美女,端着两杯酒走过来。

    封瑾记不得这是今晚第几个,但是他的拒绝还是一样,“我喜欢一个人,我可以走了!”

    每当他说出这句话时,女人即便有点畏惧他的冷酷,但是飞蛾扑火,也要尝试,否则真的叫人很不安心。

    “帅哥,来了这里,怎么会喜欢一个人呢?如果我不喜欢聊天,我陪你坐一会,也总过好一个人太寂寞。”美女奔放的低下身子,露出形状姣好的美胸,足以让男人移不开眼睛。

    “滚!”封瑾面无表情的举起桌上的枪,枪口对准了他。

    美女被吓跑了,封瑾放下枪,还是原先的那个样子。

    “阿默,你这样可不好!”一脸银色的男人,重重的倒向沙发,衣衫不整,一看就是抱着女人搞艳遇去了。

    不过也可能是搞男的。

    这帮人,玩腻了女人,就跑去玩异性,只是为了寻求刺激。

    这家酒吧,专门有这方面男的,为他们提供服务。

    而且他们的价格,比女人要高上好几倍。

    于是,越来越多因为生活所迫的男子,不得不从事这一行。

    “有什么不好?她们太脏了,我怕得病!”封瑾喝了口酒,眼睛看着舞台上闪烁的灯光。

    “呵,你说的也对,这里的女人,好像真没几个是干净的,刚刚来找你搭讪的那个,前两天我看见她跟几个男人玩过夜,结果玩过头了,进医院,没想到,才两天,就又出现在这儿。”

    “所以我嫌她们太脏,也只有你能下得去嘴!”

    旁边的男人眼珠一转,“要不我去给你找干净的,我知道一个地下交易市场,他们专门搞到身子干净的小姑娘,走,这个点,他们应该刚刚开始!”

    封瑾想去吗?

    当然不想,他哪也不想去。

    可是这帮人几乎都是这么玩,如果他表现的太过另类,只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即便他现在已经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实际上也代表不了什么。

    封瑾被拖进了地下交易所,这里更昏暗,到处都充斥着暴力暧昧,男人与女人,金钱与**。

    震耳欲聋的吵闹声,让封瑾更加反感,总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脏的。

    拍卖的女孩,来自世界各地。

    竞争购买的人,也各不相同。

    丑的价格低,漂亮的自然就会有很多人抢,最后的价格,也让卖家很满意。

    “今晚有一个跟你来自同一个地方的美人,长的那叫一个清纯,身材却是没话说,我之前偷偷跑来见过,今晚我一定要搞到她,要是你喜欢的话,咱俩可以一块玩!”

    封瑾真的很想一拳将他打飞,但是他忍住了,“不用了,你喜欢,尽管去玩,不用管我。”

    如果这个人再纠缠让他嫖,或许今天就是他的忌日,因为真的忍不住了。

    台上的拍卖,已经开始,出来的女人,一个比一个穿的少,男人起哄声,也是越来越大,封少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直到舞台光线变化,最后一个被推上来的女子,才让封瑾的视线,有了那么一丁点的变化。

    身边的人艾伦,注意到封瑾的不对劲,便以为他是感兴趣了,“怎么样?我说的吧?是不是很漂亮,身材也不错,很有味道!”

    封瑾在短暂的微变之后,已经恢复了平静,“一般,你喜欢的话就拍下来,但是跟我没关系,不要扯上我!”

    封少的耐心快用完了,所以最好别再惹他。

    艾伦看着他,表情有些不对了,“默,你知道自己更像哪类人吗?”

    封瑾不语,任由他继续往下说。

    说吧!反正今天是他的死期了。

    艾伦继续道:“我们就像烂泥一样的人,活着只要自己快活,什么都无所谓,但是你不一样,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跟我们不一样的东西,队长说,要好好培养你,因为你足够厉害,跟着他,将来能有一番大作为,真的是这样吗?”

    封瑾看着站在舞台上的,即将被拍卖的女子,她似乎害怕到了极点。

    她从没穿过这样的衣服,更没看过这么多男人,对她评头论足,把她当成货品一样。

    她害怕了,她根本搞不清眼前的状况,她想逃走。

    可就在她转身要走的时候,一根皮鞭,狠狠的朝她抽打下来。

    伴随着她的惨叫,哀求,台下的男人们,似乎更兴奋了。

    哄的吼叫声,能把屋顶掀翻了。

    封瑾淡然的收回视线,盯着手里的酒杯,“艾伦,别用你的标准来要求我,否则知道的太多,也未必是好事,虽然我才刚来不久,但是我一样很讨厌被人盘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