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封少出没!
    近到什么程度呢!

    她呼一口气,都能吹到青蛙兄弟的脸上。

    乔月倒吸了口凉气,愣是没敢真的把气呼出去,她怕惊忧了这位悠闲的夜间捕食者。

    她是稳住了,可是青蛙兄弟不给力啊!

    “哇!”人家一个跳跃,跳进了水里,激起的水花,溅的乔月脸上都是水。

    “那边有动静,过去看看!”对方船上的人,用自己的语言下达命令。

    乔月虽然听不懂,但是从对方的动作来看,肯定是要过来查看。

    乔月一手握刀,一手揪着芦苇,把自己藏的更深,如果对方靠近,或者发现她,那么……

    “队长真是的,过去查看干什么,拿着枪扫射过去不就得了!”对方船上的人,讥笑的抱怨。

    另一人嘴里叼着烟,“你懂什么,首领不让把动静弄大!”

    坐在船头的男人,穿着破旧的衣服,衣服上的帽子戴在头上,遮去半张脸。

    他怀里抱着枪,修长笔直的双腿随意搭在一边。

    “阿默,你过去看看!”小船上也有队长,而他口中的阿默,正是坐在船头,抱着枪的男人。

    “知道了!”这个叫阿默的男人,操着一口标准的t语。

    他跳下船,踩着齐小腿深的芦苇,摸索着走进去。

    郝文书飞快的压住曹健,不让他动,两人也不敢交流,只能用眼神表达各自的想法。

    曹健担心乔月的安全,他想冲上去救她。

    但是郝文书此时更理智一些,他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冲动。

    乔月尽量压低身子,她甚至可以看到对方的鞋子。

    让乔月更觉得匪夷所思的是,这人居然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走的很稳很顺畅。

    乔月捂住嘴,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其实要是一般人,即便是白天,站在那,也是很难发现她的存在,更何况是晚上,放眼都是一片漆黑。

    乔姑娘眼看着那人的动静在靠近自己,似乎……似乎他转了个方向,越过她走了。

    乔月松了口气,刚才憋的太难受了。

    可是她的这口气才呼出一半,眼前突然多了一只大手,在她反抗之前捂住她的手,并捏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反扭到身后。

    只用了三秒,她就被彻底压制,而且是完全动弹不得的压制。

    乔月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她没有再反抗,因为……

    “是我!”轻声的呢喃,就在她的耳边,那么近,能一直传到她心里。

    乔月忽然鼻子酸酸的,好想哭,好想扑进他怀里腻。

    封瑾虽是压着她,却也没有把重量都压在她身上,“听着,时间有限,我说的话,你要一字不落的记住。”

    封瑾已松开了手,转而抱着她的腰,另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脸颊,“待会从这里离开之后,马上找路回去,告诉封夭,人质的事,我会处理,最慢三天,这件事情就能结束,你要听话,不准再乱跑!”

    乔月拼命睁大眼睛,试图看清他的脸,可是根本看不清,只好用手抓住他的袖子,“我不走,我要留下帮你,我已经抓到桐螺寨的寨主,可以拿她换筹码!”

    封瑾的眼睛,藏在暗色之中,他盯着乔月看了足有十几秒。

    就在乔月以为,他还是会拒绝,会赶她离开时,封瑾忽然说话了。

    “今晚你先跟着他们离开,沿着水路向西走,离这儿两百里之外,有座小城镇,名叫塔达,你到了那儿,把自己藏好,我会想办法找到你!”

    他也舍不得啊!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了解乔月的脾气,如果他现在拒绝,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她仍然会偷偷跟来。

    “哦!我记住了!”乔月傻呵呵的笑。

    “阿默,找到没有?”船上的人在喊了。

    封瑾握在她腰上的手,忽然用力捏了下,“要乖一点,不要冒险,等着我来找你!”

    最后,他在乔月唇上狠狠亲了下,便果断放开她,走出了芦苇丛。

    乔月只听见他跟那人说了什么,紧接着,小船离开了,过了一会,大船也开走了。

    曹健找到乔月的时候,她还在那发愣呢!

    “喂,你怎么了?刚才发生了什么?”曹健问了两个问题,这才发现乔月的脸色不对,使劲在她脸上拍了几下,“你还好吧?”

    乔月被打疼了,怒瞪他,“我好着呢!你别乱拍,脸都被你打红了!”

    曹健觉得很冤枉,“我是见你一直不动,还以为你出事了,赶快上船,离开这里再说!”

    这片芦苇林真不是人待的地方,蚊虫太多。

    乔月浑身湿透的爬上小船,又仰面躺下了。

    看着空空荡荡的天空,一直在那发呆。

    她在干嘛?

    当然是在回味刚才的一吻。

    回味的原因,是因为根本不够,她还想要更多的吻,还要躺在他怀里睡觉,闻着他身上的气息。

    还要……呃……

    似乎想多了呢!

    离她生日还有多少天?

    掰着手指,赶紧算算。

    “她怎么了?”郝文书看着乔月一脸傻笑的样子,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不踏实,还很诡异。

    曹健摇摇头,“我不知道,我找过去的时候,她就是这个样子,好像丢了魂一样。”

    郝文书忽然想到什么,“她该不会中了什么巫术吧?我听说这一带的人,信奉巫术,他们这儿现在还有巫师呢!”

    曹健本来就提着的心,被他这么一分析,提的更高了,“不可能吧!她……她怎么会中巫术!”

    封夭的船靠过来,“刚才我听见有人找过去了,没发生什么吧?”

    “这……”曹健瞄了眼乔月,他们是没听到动静,但是有人似乎中毒了。

    封夭顺着他的目光,也朝着乔月看去,发现她目光呆滞,脸上还有傻了吧唧的笑,“她怎么了?”

    曹健摇头,“不知道,找到她的时候,我打了她几下,当时她还瞪我来着,上了船,又变成这样了。”

    “怎么像个二傻子一样!”封夭的语气,不无幸灾乐祸。

    乔姑娘眼珠儿一转,撇向封夭,“你才二傻子,你全家都是二傻子!”

    见她终于恢复正常,封夭呵呵的笑,“你不也是我家里人?骂我,等于骂你自己!”

    乔月哑了,他说的好像也没错。

    曹健听到二人的对话,更坚定了他认为二人是情侣的事实。

    虽然他俩的相处,一点都没有情侣该有的样子。

    有权人的世界,也许就是这样的,谁知道呢!

    另一边,封瑾依然靠坐在船头,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坐在他旁边的男人,观察力很强,“阿默,我发现你似乎心情很好。”

    “有吗?是你看错了!”封瑾拉低了帽檐,却怎么都无法使得翘起的嘴角放下来。

    他的手紧紧攥着,生怕残留的温度跑掉一样。

    男人还是觉得他不对劲,“我没有看错,你肯定是因为很快就能见过阿桑寨主,感到兴奋了,对吗?”

    那人也不等他的反应,继续兴致勃勃的说道:“阿桑寨主,真是我见过的女人里面,最有味道,最性感的女人,我一见到她,就想把她剥光了,再拖到床上……”

    男人越露骨,其他男人也加入讨论的阵营。

    一时间,黄色段子满天飞。

    封瑾依旧安静的坐着,对他们的讨论充耳不闻。

    他对什么寨主,一点兴趣都没有。

    现在只想赶紧结束这一切,带着媳妇回去过安生日子。

    老话说,小别胜新婚。

    而他们的每一次小别,都能增进感情。

    这一点,封瑾发现了。

    每一次的分开之后,乔月似乎都更在意他,更爱他。

    一个人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他从乔月的眼睛里,看到了满满的激动跟不舍。

    “喂,阿默,等这次的任务完成,我带你去找快乐,搭达城里的女人,一个赛一个的漂亮火辣!”

    有人踢了他一脚。

    封瑾索性彻底拉下帽子,把整张脸遮住,“到时候再说吧!”

    他不能拒绝,这帮人的生活,是没有底线的。

    只要高兴,他们可以做任务出格过份的事。

    就在他们出任务之前,他身边的这个男人,刚刚从一个少年的床上爬起来。

    乔月他们乘坐的小船,实在太小了,都不够几个人躺下休息。

    天亮的时候,众人还是决定更换交通工具,因为天空开始下雨了,河水的水位开始上涨,再坐船,会有危险。

    况且,那条小船,根本无法在雨中航行。

    除非你打个伞,还得带上舀水的工具,一边划船,一边舀水。

    然而陆地穿行,也并非容易的事。

    更何况他们人数众多,还带着个俘虏。

    乔月灵机一动,“咱们扮人贩子,你们是看守,卖我们!”

    对于她出乎意料的脑洞,众人都已经习惯了。

    “这是个办法,可以试试!”封夭表示同意,在战乱的地方,扮坏人再好不过。

    “我也同意!”石磊紧跟其后。

    “那就这么说定了!”封夭最后拍板。

    阿桑醒了,但是整个人惨的不止一点点,始终是刘长生负责带着她。

    他们在一个路边摊吃饭的时候,刘长生还喂她吃饭,很贴心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