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3章 早该杀了你
    对哦!她想起来了,自个儿被人打了,然后就晕了,再醒来时,之前发生的事都给忘了。

    乔月嘴角抽了抽,这个时候想起来,她是想干什么?

    “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你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我再次打晕你,要么跟我一起干,”乔月开始游说她,“虽说我打了你,可是不管怎么说,琨岸上背叛你,是事实,你要恨的人应该是他,我帮你报仇,就算还了打你的人情。”

    大婶被她绕的有点晕,不过有个事她还是很清楚的,“对,琨布背叛我的事更大一点,我得去找他算账,你的账,我回头再跟你算!”

    “这就对了!”乔月捡起地上的武器。

    两人冲出地下室,可就在这时,外面突然火光四起,杀声震天。

    “搞什么?”难道又有人闯进来了?

    大婶却顾不得那么多,带着乔月直奔阿桑居住的房子。

    是真的乱了。

    他们一路碰到很多四散逃走的人,也有拿着枪的护卫。

    在他们还没有询问之前,乔月已经出手解决掉了。

    大婶一门心思都在捉奸这事上,根本啥也不看,啥也不管。

    要不是乔月一路跟着她,估计早被人一枪蹦了。

    两人一直杀到门口,里面亮着灯。

    大婶一脚把门踹开,气势汹汹的杀了进去。

    被嫉妒染红眼睛的女人,实在是惹不得,一个搞不好,就跟踩上地雷,捅了马蜂窝似的。

    床上的两个人……真的是叫人一言难尽。

    估计也是听到了外面的嘈杂声,准备穿衣服爬起来。

    但是先前脱的太光,一时半会没能穿好,才让他们看了个全。

    只见阿桑正在系肚兜,琨布正在穿裤子。

    在乔月他们进来之前,其实一切都有些模糊。

    在此之前,他俩还真没滚到一块。

    要怪就怪这酒,太醉人。

    琨布因为寨子被毁,心烦意乱。

    阿桑因为封夭总是拒绝她,让她备受冷落,自尊心受到严重的打击,她急需男人的抚慰,于是也多喝了两杯。

    一对喝醉的男女,滚到一起,再正常不过。

    但是这一幕看在大婶眼里,绝对是狂风暴雨,“你们这对狗男女!”

    她骂的很用力,全身都在发抖。

    琨布见到她冲进来,脸上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但是很快又恢复从容淡定的样子,“你怎么来了?”

    他当然知道大婶被关起来的事,只是关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也会给他省掉很多麻烦。

    阿桑却盯着乔月,“你逃狱了?”她的手已经在被子里摸索。

    乔月知道她要干什么,正要开枪击杀她,谁知有人快了她一步。

    “啊啊啊!”大婶是真的疯狂了,她手里的自动步枪,开起来,绝对火力爆表。

    阿桑反应是快,但她再快,也没料想到,这个臭婆娘真的敢开枪,她仓皇的在床上一滚,卷进了被子里。

    琨布也没想到,所以避无可避,裸露的胸口被打中,鲜血瞬间染红了被单。

    大婶一共开了多少枪,她自己根本不知道。

    直到子弹打完了,她扔掉了机枪,双手抖的抬不起来。

    乔月惊的说不出话,只好走上前拍拍她的肩,“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他快死了,过去跟他说两句吧!”

    琨布靠着床头,他已经无法阻止身体的鲜血流走。

    阿桑蜷缩在被子里,但是从被子外面的红血痕迹,也能判断出,她也中枪,至于有没有死,还很难说。

    “卓娅!”琨布微弱的唤了她的名字。

    或许人之将死,他也有那么一点的挥悟。

    大婶看着奄奄一息的男人,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我不跟他说话,他死了也好,这样我就没有念想了,离开他,我能活的更好,让男人都见鬼去吧!”

    琨布痛苦的闭上眼睛,前一刻还是快活的似神仙,后一刻,就已经快死了。

    这一路逃出来,难道不是他自己把路走绝了吗?

    乔月打算去找封夭了,“大婶,咱俩的交情,到这儿就该结束了,以后不管你在哪落脚,都不要再干毒品的活,否则早晚还是会被别人灭掉,平平静静的活着吧!”

    卓娅大婶抹了下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行了,你走吧!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她俩心里都清楚,再见面,估计就得打仗,就得死人,所以为了平静的生活,卓娅大婶一辈子都不要跟她见面了。

    突然,轰隆一声,什么在响?

    一声巨响过后,房间里好像少了什么。

    “阿桑不见了,她床上有地道?”乔月愕然,这女人还真是狡猾。

    大婶紧张道:“她逃走了,肯定不会放过我,你根本不知道她这个人有多狠!”

    “放心,我去搞定她!”乔月拍拍她的肩,让她放心。

    大婶依然留在这间大房,乔月不知道她会做什么,但是琨布绝对死定了。

    阿桑的机关虽然在床上,但是肯定要通往外面。

    乔月没有进地道,最不喜欢地道了,阴森潮湿。

    她找到原先封夭住的屋子,两人相视了一会,封夭首先打破沉默。

    “麻烦你给我弄两根拐棍,我可以撑着,跟你离开!”

    “你知道进攻山寨的人是谁?”乔月挑眉问他。

    “我怎么知道,先离开这儿再说,他们是敌是友,我也搞不清!”封夭被看的太紧,全天下来,见到的人都是阿桑,或者她的亲信。

    即便是亲信,也仅有一两个人。

    乔月点点头,“好吧!”

    阿桑对他还真是细心,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乔月又给他找来衣服,当然是扔给他,让他自己穿,“我去外面看着,你收拾好了就出来吧!”

    眼见外面的嘈杂声越来越大,乔月有些担心阿桑会找机会逃走。

    从床单的血迹上来看,她绝对受伤了。

    但是伤的不重,子弹应该只打到不重要的部位。

    乔月走到门口,即便不用望远镜,也能看清整个山寨的情形。

    有一片着火了,但这里的房子大多是石头房,火烧不起来,火势也不大。

    枪声夹杂着惨叫声,一阵强似一阵。

    “我早该杀了你!”

    忽然,一个尖锐低沉的声音,从乔月的左方传来。

    乔月没有动,连头都没有转,只是微微垂下眼睛,“你都逃出来了,怎么还不跑?难道还要等着送命吗?”

    阿桑举着手枪,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情意,“桐螺寨是我一手创造出来的,它跟我一体,如果我活着,寨子却没了,我活着也没有任何意义,不过在我死之前,我会先杀了你,还有他!”

    阿桑绝对不是手软的女人,她杀人不会感到害怕。

    乔月还是没动,“你杀不了我,而且从我踏进这里,或者看的更远一远,从你做毒品生意开始,就注定了会有被剿灭的一天,自己作死,怪得了谁?”

    阿桑不以为意,举着枪朝她走近,“毒品怎么了?我们族人,世代以种植罂粟为生,在我们眼里,它跟水稻麦子没有任何区别,凭什么你们来了,就不让我们种植,现在连加工不让做,难道要让我们的族人喝西北风,让我们活活饿死吗?”

    阿桑越说越气氛,越说嗓门越大。

    她说的并非虚构,在她的部族,几百年来,就以种植罂粟为生,他们靠卖罂粟换取食物和生活用品。

    桐螺寨所处的位置,在两国交界,受到自然条件限制,除了罂粟,什么都种不出来。

    “是,你说的似乎也没错,但是你们种出来的罂粟,自己吃过吗?”纵然她说的有几分道理,乔月还是不能赞同她的观点。

    对于这个问题,阿桑没有正面回答,“不管它是好是坏,都是我们赖以生存的东西,今天你们谁也走不出去,因为……”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完。

    因为乔月动了。

    一个下蹲,单腿横扫过去,踢她的下盘。

    枪的角度不对,阿桑开不了枪,又惊叹于她的速度,反应只慢了一秒,下盘被扫到。

    与此同时,乔月找准机会,劈向她的手腕,夺下她的枪。

    阿桑实力也不弱,见此情景,也攻向她,枪还没到乔月手里,就被踢飞老远。

    没了枪,两个女人赤手粉拳的搏斗。

    如果换个场合,这绝对是一场,空前绝后的搏杀。

    阿桑内心的震尺无法用语言表述,她一直以为乔月只是空架子,充其量有点小聪明,才能跟着琨布混进来。

    说的更准确一点,应该是不自量力。

    但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能跟自己拼杀这么久。

    阿桑的拳脚功夫,大多是从长辈那里学来的,很杂却很有用。

    况且,她也是山里长大的孩子。

    从十岁起,就在山里跟着大人捕杀野兽,她曾亲手打死过老虎。

    如果她的野性全部爆发出来,也是足够吓人的。

    乔月在年龄上没有优势,不过她胜在经验丰富,韧性极强。

    两人打的难舍难分,从走廊,打到院子里。

    又在地上滚了几圈,身边能抄起的东西,都能充份利用到。

    曹健等人赶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其实封夭已经看好一会了,实话实说,他的内心是有点崩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