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1章 是你?
    我勾搭你的男人?”阿桑笑的花枝乱颤,“我还需勾搭吗?况且他现在已经不是你的男人了,不好意思,我不想跟讨厌的人一起吃饭,所以如果你肚子饿了,就去厨房吧!下人都在那儿吃饭,我想琨哥也不希望吃饭的时候,你坐在旁边,那样会让他没有胃口。”

    “你……你会遭报应的!”大婶冲着她的背影,声嘶力竭的吼道。

    可惜她的怒吼,并没有什么鸟用,因为阿桑寨主,似乎很享受这一刻。

    琨布坐在大厅里,并非看不到二人的争吵。

    但是现在的琨布,无论是从情感还理智上,都得站在阿桑这一边,他刚刚已经跟阿桑谈妥了。

    他会用金子,从她这儿购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这样一来,他们双方都能获利。

    “琨哥,想好了吗?”阿桑笑的很媚,故意晃到琨布身边坐着,那暴露的半个胸部,晃啊晃,抖啊抖,让琨布的眼睛都直了,根本挪不开。

    真想上去摸一把,或者干脆把她搂进怀里,揉捏一番,好好过个瘾。

    纵然内心饥渴的要命,但是琨布很清醒的知道,他不能这么做。

    阿桑本性是挺骚,但是她又不缺男人,更不缺有模样有身材的男人。

    没本事,又走投无路的男人,她可看不上。

    琨布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多闻一点她身上的香味,“想好了,离这儿四十里的地方,有一个原始部落,那个地方我看上很久了,一直没动,就是为了以防万一,不过你得借我点武器,只要把寨子拿下,一切就都好说。”

    琨布本来就是恶霸,他的窝没了,就得去抢别人的窝。

    至于原先那个窝里的人,要么投降,做他的奴隶,要么被杀。

    然而往往,想让他们屈服,就得先让他们见到血,见到死亡,那样的话,他们就老实了。

    按这个逻辑,阿桑的桐螺寨来路,估计也没有多少光彩。

    琨布的回答,让阿桑很是高兴,她就喜欢够狠的男人。

    她前几天救那个男人的时候,就是被他身上的狠劲所吸引。

    受了那么重的伤,差点一双眼睛就要废了,腿上都是烂肉,可即便如此,他还能爬上一根木头,顺水一路飘到这儿。

    乔月已经摸到了那删紧闭的房门前,只是隔了一扇门,她却紧张了,退缩了。

    手举起,又放下。

    如果里面的真是封瑾,想到那位寨主大人的笑,乔姑娘心里一万个别扭难受。

    “你是谁?站那儿干什么?”一声厉喝,打断了乔月的思绪。

    糟糕,刚才想的太入神,忘了这里是主人房,肯定有把守。

    唉!真是感情误事!

    “我……我就是随便看看。”乔月双手背到身后。

    走过来的男人,身后背着长长的枪杆,他注意到了乔月身后也背着枪,猛地警觉起来,“你怎么会有枪?把枪放下,否则我不客气了!”

    寨子里,只有寨主可以佩戴枪支,其他的女人都不可以。

    乔月站着没动,过了一会,忽地笑了,“这枪是我捡的,你想要的话,就拿去吧!”

    她脸上的面纱还在,遮住了脸,只有眼睛可以看得清。

    乔月把枪拿出来,用双手举着,朝前递。

    那人端着枪,只犹豫了几秒,便抬脚上前,伸手欲把枪拿回来。

    就在他的手要碰到枪身时,乔月的眼神瞬间变了。

    长杆枪在手中转了个圈,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那人挥了过去。

    两人距离较近,那人根本来不及躲避,脑袋重重挨了一下,被打的朝旁边栽去。

    与此同时,乔月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将他彻底砸在地上。

    她手里的枪,又一个凌空三百六十度转圈,下一秒,枪口砸在了门口,把门撞开了。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就连屋子里,正躺在床上休养的男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接下来的场景,就有些搞笑了。

    “你是谁?”

    “怎么是你!”

    两声不同的疑问,都不怎么友好,但惊讶肯定是一样的。

    床上的男人,听出了来人是谁,顾不得自己受伤,坐直了身子,“乔月?你是乔月?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乔姑娘翻了个白眼,说不上应该庆幸,但是……刚刚的担忧,全都不见啦!

    床上的男人,究竟是谁呢?

    当然就是倒霉的封夭,他跟封瑾一同参加的任务。

    他的长相也数得上高级,被阿桑看中,很奇怪吗?一点都不奇怪的好吧!

    乔月转回外面,将地上昏死过去的人拖进屋里,再把门关上。

    取下面纱,终于能顺畅的喘气了。

    “我现在不想知道你怎么在这儿,我只想知道,封瑾去哪了?”乔月坐在桌边,虎视眈眈的问他。

    封夭此刻上身只裹着白纱布,左一道右一道,脸上也是,要不是乔月眼尖,还真的很难第一时间认出他,包的跟木乃伊似的。

    “他不在这儿,爆炸发生的时候,我们走散了,我被冲进河里,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就到的这里。”封夭瞄着乔月的小表情,心里超级不爽,又加了一句,“你别太庆幸,也许他的遭遇跟我差不多,这一带多的是山寨!”

    乔月听到爆炸两个字,心脏颤了颤,随后抬眼的瞥他一下,“不可能,如果是他,一醒来,只要有一口气,都会想着逃走,不会留在这里,任由那个女人吃豆腐!”

    “你以为我愿意?”封夭被气的不轻,“我倒是想走,可是我有那个力气吗?”

    看他伤的也挺重,乔姑娘也不忍心再气他,“这样吧!我救你离开,你再告诉我,你们遇袭的地点,我去找他!”

    “你去找?外面都是深山老林,怎么找?况且我伤的这么重,根本走不了,只会成为你的拖累,还是你先走,等我伤好点了,我再想办法离开!”

    封夭身上烧伤的面积太大,现在伤口好不容易开始结痂,他只要稍稍一动,创面就会崩裂,比之前流血还要多。

    而且刚刚长出来的皮肉,十分紧绷,他根本无法在地上站立。

    “你继续留这儿,万一那女人受不了,要对你用强,该怎么办?”乔月觉得这种情况,完全有可能发生。

    瞧那女人急不可耐的样子,好像恨不得立马就把封夭扑倒,就地正法,跟他生米煮成熟饭。

    一个女人能饥渴成这样,也实在是叫人大开眼界。

    封夭脸黑的像锅底,咬着牙,道:“虽然我受伤了,而且伤的很重,但也不至于被一个女人压倒,你的担心太多余了!”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封夭一惊,“你快点躲起来,她很快就要来了。”

    “躲?那这个人怎么办?”乔月指着地上半死不活的人。

    “踢床底下,你躲到柜子里,阿桑这女人手段狠着呢!能不被发现,就尽量不要跟她正面冲突!”封夭这一番话,说的很理智。

    “那好吧!”乔月费了不小的力气,把那人拖进床底下,然后飞快的躲进一旁的柜子里。

    柜门刚刚关上,通往外面的门就被推开了。

    阿桑领着几个人,满脸煞气的冲了进来。

    封夭往床头一靠,月光已变的冷淡疏离,“你怎么又回来了?不用看的这么紧,我现在跑不了。”

    阿桑锐利的视线环顾了四周,暂时没发现什么异常,柔柔一笑,“我知道你跑不了,这辈子你都跑不了,别妄想离开我,我阿桑看中的男人,绝对逃不出我的手心!”

    封夭被她笑的直犯恶心,“我根本不喜欢你,也不会跟你成亲,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他绝对不能同意,否则这女人今晚就得逼着自己跟她同房。

    对于他的拒绝,阿桑似乎并没有生气,“日子久了,你就会喜欢了,这世上你再也找不到,比我更美,更有能力的女人!”

    阿桑并不担心封夭会逃跑,她甚至都没有询问男人的名字。

    她不需要知道,因为这个男人只会是她的,从前的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乔月蹲在衣柜里,都觉得恶主,自恋到此等地步,她也是奇人。

    封夭是真的想吐了,但是想到乔月那个死丫头还在,他得忍着,尽量不惹怒她,打发她赶紧离开,“我现在要休息了,请你出去,不管我要做什么,都得等我养好身体,在此之前,我不希望你总是来打扰我!”

    这已经是封夭对她说过,最温柔最和气的话了。

    让阿桑欢喜的不得了,“那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的,就吩咐阿南,他会一直在外面,阿南去哪了?为什么我没看见他?”

    封夭心中一紧,“刚才我肚子饿了,让他去帮我拿点吃的。”

    “哦?是这样吗?”阿桑的神情说不上是相信还是怀疑,总之,很是高深莫测。

    “你不相信就算了,要么你在这里等着,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封夭摆出很生气的样子,索性闭上了眼睛。

    阿桑盯着他紧抿的嘴唇,真是的太诱人了。

    ------题外话------

    宝贝们,是不是有一拖鞋拍死轻烟的冲动啊?

    那就快拿月票砸过来啦!今天三更,九千,还有一章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