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 你敢动我?
    人多力量大,分工协作。

    他们找到一处小洞穴,刚好能容得下几个人,还能点燃火堆,在夜里下雨的情况下,保证火堆不会被雨水淋湿。

    与其说是洞穴,倒不如说是顶上的岩石突出来,形成了可以挡雨的屋檐。

    路痴男,石磊跟乔月三人,到周围捡可以烧水的树枝。

    乔月还找到带棘刺的灌木,戴上手套,砍下一些,用绳子栓着,准备待会可以拖回去。

    “我来背!”路痴男主动拿过绳子,笑的有些腼腆。

    “嗯。”乔月没有拒绝,现在大家的体力全都耗尽了,谁都不好受。

    石磊背了半米高的柴火,走过来道:“回去吧!看样子是真的要下雨了。”

    三人回到山洞,曹健跟刘长生负责清理猎物,并将山洞简单清理了,防止有蛇或者毒蜘蛛什么的。

    热带雨林的一切,都不是好惹的。

    一个不小心,就得遭殃,比如有些棘刺,都有着轻微的毒素。

    “我用这些,把洞口遮掩起来,免得有大型野兽,夜里搞偷袭。”乔月将匕首插在腰上,拖着棘刺,开始布置洞口。

    曹健瞧她纤瘦的背影,有些不忍,“你要做什么,告诉我们一声就行,四个男人在这儿,哪用得着你动手!”

    乔月一想,好像也对,她完全可以坐着指挥,“那好吧!你们过来一个人弄这些棘刺,我手上都被扎了好几下。”

    “我来!”路痴男又主动过来帮忙,还是腼腆的笑容。

    乔月找到一块石头,搬到火堆前,脱去手套,坐在边上烧火。

    曹健刚把洗剥干净的食物拿回来,用树枝穿着,挑回来的,“说吧!想怎么弄?”

    “没有锅灶,只能烤了,填饱肚子就行!”石磊袖子一卷,扮起了大厨。

    乔月觉得脚有点疼,“我去河边洗洗,很快就回来。”

    “别跑远了!”曹健在后面喊。

    石磊笑话他,“你好像老妈子,啰嗦死了!”

    曹健不以为意,“她跟我妹妹差不多大。”

    只一句,便把石磊后面要说的话,堵了回去。

    本来石磊是想调侃,问他是不是对乔月有意思。

    现在看来,他是把乔月当成妹妹了。

    路痴男弄好了洞口,只留一个小口,供他们进去,走回来,坐在火堆边,似乎对他们刚才的话题,很感兴趣,“乔月真的很勇敢,对吧?”

    他想融入他们的话题,又不敢乱说,怕惹他们不高兴。

    这一路走来,他很清楚的知道,他们三个人是一伙的,刘长生不受待见,他也不敢轻易决定往哪边靠。

    石磊瞟他一眼,“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小姑娘,不能用寻常的眼光看待。”

    “那是自然,我见过的小姑娘里面,还没有她这么厉害的,不仅身手好,还很聪明,而且她对野外作战,似乎很精通。”

    “你叫郝文书对吧?”曹健问道。

    “对!我是从军校调来的,还没有下到基层部队。”郝文书笑的依然腼腆。

    曹健了然的点点头,“在没有下过基层部队的情况下,体能训练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也很难得了。”

    “哟,我就说,你看上去怎么跟我们不一样,原来是有大文化的人。”石磊笑着道。

    “不敢当,我学的文化,大多是书本知识,到了这里,还不是两眼一摸黑,根本一无所知,书本知识跟实践,还是有很大差距。”郝文书说起话来,都是一股子书味。

    曹健跟石磊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对郝文书的感觉,说不上坏,但也没有多好。

    石磊想起一事,“明天行动的时候,如果交上火,是很危险的,你还是不要参加了,找个地方躲着,等我们完成任务,再来跟你汇合!”

    曹健也觉得他说的有理,“毒贩都是一群穷凶极恶的人,杀起人来,眼睛都不眨,拿着机关枪,就敢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你还是别跟过去了。”

    “那怎么行,说好了一起参加行动,我怎么能躲在后面,你们放心好了,我虽然没有参加过真正的战斗,但是前面几项测试,我都能顺利通过,这一次,也不例外。”郝文书当年不想当缩头乌龟。

    但他心里清楚,这二人,是不想让他成为拖累。

    乔月找到石山跟雨林交汇的地方,那里有一条小溪。

    天色渐黑,气温骤降,冷风呼呼的刮。

    乔月缩了缩脖子,找了块石头坐下,脱掉了鞋袜,把脚浸在溪水里。

    水挺凉,可惜没有条件用温水泡澡,不然会舒服很多。

    过了几分钟,身后有脚步声靠近。

    乔月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等着身后那人靠近。

    脚步在离她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双方都陷入沉默。

    过了一会,后面的人打破了沉默。

    “你难道不用防备,也许我会对你下手,这里人烟稀少,只要不让他们三人看见,就算杀了你,也不会有人知道。”刘长生眼中,真的有杀意闪现。

    乔月望着密集的雨林,牵起了嘴角,“也许你是真的想杀我,但是你不敢,因为你不敢保证,一定能成功,我也没那么差,能让你随便杀掉吧?”

    “可是我真的很讨厌你,分明是依靠走后门,攀关系,才没有被淘汰,为什么你的脸上看不到心虚!”刘长生这一路,一直在隐忍,五人一起行动的时候,他不敢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出来。

    要说他具体在隐忍什么,并不确定,总之,只要平静下来,他都会觉得很憋屈。

    “心虚?”乔月觉得挺搞笑,“没错,我是走了一点后门,在你看来,这是对你的不公平,但是有一点我要说明,考核的过程中,我可没有走过后门,韩局长也没有给我任何的优待,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只说这么一次,以后不会说了!”

    “没有走后门?我不相信!”

    “人总是看到,他想看到的事情,信不信在你!”乔月不想在这件事上,过多的纠缠。

    她站起来,拎着鞋子,光脚往回走。

    “你最好别在任务中,给我找麻烦,子弹不长眼,在你想杀掉我之前,我会让子弹从你胸口穿过,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主动攻击别人,所以,你最好别触到我的底线!”

    乔月的声音,被风带到刘长生耳边。

    她一直有自己的原则,不主动,也不退缩。

    可一旦有人触了她的底线,她反击起来,那也是毫不手软。

    还没回到营地,便闻到了肉香。

    “回来了?赶快来吃东西。”曹健朝她招手。

    石磊瞥见她的脚,立马把脸转到一边去了,“你怎么不穿鞋,这样多难看。”

    “难看?”乔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她咋没瞧出哪里有难看?

    “哦,我知道了。”女人不能随意在男人面前露脚,不礼貌。

    乔月弯下腰,把鞋子套上,“古板的男人就是麻烦!”

    “这不是古板,”郝文书笑着坐到一旁,“男女在一块,还是要避嫌,要是你未来的丈夫知道了也不好吧!”

    乔月瞄他一眼,发现这人脸上的笑容多了,“如果你们从今以后都说不了话,不是就安全了吗?”

    她阴森着眼神,说也这句话,让人听的毛骨悚然。

    “你该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曹健一脸害怕的问道。

    乔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送给他们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她越是这样笑,越是把人看的后背发凉,心底更是颤颤的。

    刘长生走进来,先是看了乔月一眼,接着便走到郝文书旁边坐下,一双眼睛,时不时的会看向乔月。

    鸟蛋是放在罐头盒子里,用水煮熟。

    罐头盒子是石磊藏在身上的,里面的罐头被他们几个人分了。

    这里的罐头盒子很厚实,用来当煮水的器皿,再合适不过。

    “这块肉给你,不能烤的太老,否则也吃不动。”石磊用刀子,割下一条腿,递给乔月。

    “谢谢!”乔月肚子很饿,也顾不得好吃不好吃,先填饱肚子再说。

    但是说真心话,味道不咋地。

    所以说,人不能离开盐,没了盐,一切的食物都变的没有味道。

    曹健捞了几个鸟蛋给她,剩下的四个男人分了。

    乔月啃完了鸡腿,骨头没嚼,没熟透。

    她敲开蛋壳,第一个还算正常,是真的鸟蛋。

    但是第二个,却是已经半成型的小鸟。

    “这个别吃了,老人们说,这种蛋吃了小孩子会变笨!”郝文书拦住她,让她别吃。

    乔月举着鸟蛋的手,还停留在嘴边,只抬起眼看他,然后在他们四人的注视下,咬下一口。

    其实这还不算太过成熟的鸟蛋,至少还没长出毛,就是有了脑袋跟爪子,弄掉就好了。

    几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吃完了,都觉得很惊悚。

    “大惊小怪!”乔月抱怨道。

    连鸟都能拔了毛,剥了皮的吃,这算什么。

    郝文书脸色难看,“你……你不觉得恶心吗?它们可是没有孵化的小鸟啊!”

    乔月淡定的剥下一个鸟蛋,“那你不要吃鸟蛋,它们也一样是没有孵化的小鸟,也不要吃兔子肉,小兔子多可爱,还有刚才那只活蹦乱跳的野鸡,它是母的,兴许还有一窝小鸡要照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