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怎么救?
    小四还是有点不相信她的话,“我实话告诉你,本质上来说,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只不过被我们领导收服,他也只听领导一个人的话,平时他在这里待的时间最长,只在需要出任务时,才会离开。”

    乔月觉得他啰嗦了,“不过是见一面,你也在这儿,况且我又不是不懂事,走了,快带我去见见。”

    小四还是不太情愿,是被她拖着走的。

    现在是晚上接近十一点,正常人都应该睡觉了,但他们都不是正常人。

    小四领着她,在走廊尽头的一扇双开门前,停了下来,“他就在这里,这间是办公室。”

    乔月站在门前,忽然后退了一步,退到了小四身边,“你去敲门!”

    “什么是我?”小四大声的反问,却得到乔月的一记白眼。

    “因为我跟他不熟!”

    小四很想说,我也不熟,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吧!

    敲了两下,门后面没动静。

    “可能他已经睡了,要不还是明天再来吧!”小四绝对是一万个不想让他们见面,因为他对乔月会做什么,毫无预想。

    “这个点,以你们的工作量,怎么可能睡得着!”乔月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就在这时,门开了。

    站在门里的人,一身水气,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有点雾蒙蒙的感觉,再往上抬头一看。

    嚯!

    这位大哥,怎么全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

    而且让乔月觉得最最惊悚的是,这厮胸口的毛,可真多,真茂密!

    “你看我胸干嘛?”安德烈冷着眼睛瞪她,狠狠的瞪她,很不爽的语气。

    “呃……”乔月尴尬了,刚才看的太入神了,搞的好像色女一样。

    眼珠儿往上转,这才瞧见他的脸。

    很典型的外国男人长相,轮廓很鲜明,眼窝很深,大大眼睛,厚厚的双眼皮。

    大概是刚刚洗过澡的缘故,额前的头发上,还滴着水,真的是性感的一塌糊涂。

    “别看了,小心长针眼,”小四伸手去捂她的眼睛。

    乔月视线被挡,不爽的瞥他一眼,“长什么针眼,只是随便看看而已。”

    “你们找我有事?”安德烈对他俩的态度,真的是冷到无可救药。

    乔月呵呵一笑,“也没什么,就是想看看,扇我巴掌的人,长什么样,我得记住那张脸,还得记一辈子!”

    此时的安德烈,已不似先前的玩世不恭,满眼满脸都写着不耐烦。

    “你要报仇?随时奉陪!”说完这一句,他退后一步,用力关上门。

    小四摸摸鼻子,“他脾气不好,对谁都一样,可不是针对你。”

    “哦!”

    只有这么一个字,她便转身离开,留下一脸懵逼,还搞不清状况的小四。

    乔月回到房间,也没有睡意,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

    与此同时,京都的总统官邸,气氛紧张压抑。

    参与会议的人不多,除了韩应钦,就是总统大人,以及两位副总统,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这应该算内部中的内部会议,保密程度可想而知。

    “具体的消息,我还没有掌握,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在这两天之内,谁都不能轻举妄动,包括您也是。”韩应钦面色凝重,整个人的气压都低到了极限,手上握着刚刚发来的照片,眼中的有寒芒浮动。

    “你不要太着急,既然消息还没有确认,那就再等等,我相信封瑾的实力,也许这只是对方的一个障眼法,企图让我们再派更多的军人前去营救!”说话的这位,是副总统中的一位。

    长的还算有正气,但是他的话,让韩应钦听着十分不爽,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难道封瑾不是因为救人才被派出去的吗?他的小队所有人行踪都是保密的,为什么最后会有精准的炸弹袭击,这事明显就不对,他再强,也只是一个人,也是血肉做的,禁不起炸弹!”

    被怼的人,觉得怪丢脸,又不敢跟韩应钦硬碰硬,只好尴尬的笑了笑,“我也只是随口说说,你怎么把火发到我身上来了?再说,他的行动虽然保密,但是也有可能只是意外撞上了,毕竟现在是风声鹤唳的时期,各方面都比较敏感嘛!”

    他不说还好,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态度,让韩应钦愤怒到了极点,一拍桌子,腾的站了起来,“很好,既然你们都认为,这事再正常不过,不如让卢副总统的儿子,也参与下一次的营救。”

    卢军脸色一变,“连封瑾都下落不明,普通军人怎么能胜任,总统在这儿,你不用故意试较长激怒我!”

    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男人,虽然已是中年人,但是风采翩翩,气度不凡,举手投足,都带着上位者的派头,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反感,好像他本来就应该如此。

    苏微寒摘掉眼镜,揉了揉紧绷的鼻梁,“今天坐在这里,是要商讨解决的办法,不是让你们互相指责,推卸责任的,卢军,你是主管内政的,出现消息泄露的情况,你应该要引起足够的重视,不要动不动就把责任推给外在因素!”

    另一个副总统,连忙笑着附和,“总统先生说的没错,现在咱们首要的问题,还是先组建第三批救援部队的事,不能因为危险就不去救了,更不能因为未知的困难,就束手束脚。”

    卢军低着头,虽然脸上还看不出什么,但是心里有多愤怒,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韩应钦对卢军的心思一清二楚,碍于苏微寒在这儿,卢军又身居副总统一职,有些事,对他避无可避。

    苏微寒最后拍板,“这事就韩应钦的意思办,你们负责协调,我把话撂这儿,如果今天我们的谈话内容泄露,你们二位也算过到头了。”

    苏微寒说完之后,便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韩应钦眼中带着淡淡笑意的看着他们二人,“总统的意思,你们都听懂了吧?以后小动作少一点,安安份份的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其他的,不要多管!”

    随即,韩应钦也离开了,留下两个一脸阴沉的副总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