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大转变
    “你们说不能,就真的不能了吗?有话跟子弹说!”那人嚣张的把枪抵在曹健的脑门上,“只要我轻轻按下去,你的脑袋就会被子弹打穿,要试试吗?”

    曹健全身紧绷,拳头紧紧的攥起,头上全是汗。

    乔月轻轻推开他们二人,“你俩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换一个地方关押,暂时不会有事。”

    她越过二人,经过周进身边时,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希望周少不要后悔现在的决定!”

    周进当然不会后悔,封瑾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相信如果乔月出了事,封瑾一定会疯掉,这是打击他最好的手段。

    可不要怪他心狠手辣,这叫无毒不丈夫。

    乔月跟周进都被带走了,剩下的人继续关在地下室。

    两人一同被带到了三楼,分别被押进了两个不同的房间。

    临到要分开时,周进用不怀好意的语气,对她说道:“待会如果他们忍不住,要把你怎么样,你可千万不要寻死觅活,毕竟这是身不由己的事,封瑾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怪你,男人嘛,对待女人都是玩玩而已!”

    乔月用凉嗖嗖的眼神瞟他一眼,“你还是顾好自己吧!或许他们会为了增加可信度,砍掉你几根手指头,不过你也不用太害怕,手指头没有了而已,至于你的命还在,就是要忍着疼痛,因为没有麻醉!”

    周进脸色大变,因为他的脑子里已经出现了被砍手的场景。

    可是不管他愿不愿意,都被推进了房间。

    乔月也是一样,身后的人动作粗鲁。

    在她进去之后,那人还丢了一个小包进去,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乔月打量着房间,看着看着,她笑了。

    是应该说完全出乎意料,还是要说应该在意料之中呢?

    眼前的屋子,干净整洁。

    地上用水泥抹的又光又亮,墙壁刷了白色石灰,提高了整个房间的亮度。

    床铺被褥,一应俱全。

    床上甚至还摆着干净叠整齐的衣服。

    外面的树荫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给整个房间增添了几个梦幻的味道。

    乔月走到窗边,惊奇的发现,窗子外的风景超美。

    外面是一座碧绿的湖泊,被阳光照射,波光粼粼,像一面银色的镜子,闪着耀眼的光芒。

    这真的是,一秒在地狱,一秒进入天堂吧!

    乔月放下窗帘,又捡起地上的小包,晃了晃,没听到有危险,缓慢的打开,倒出里面的东西。

    居然是药,各种各样的伤药。

    有内服的抗生素,也有碘伏,棉棒,纱布。

    “乖乖,就是不一样啊!”她坐在地上,抱着东西想了好一会,想想就觉得好笑。

    配备的小浴室,连热水香皂毛巾,都是一样不少。

    等到她从浴室里洗过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出来,闻到了香喷喷的饭菜,正摆在桌子上,等着她大快朵颐。

    乔月搓搓手,刚刚已经上过药了,十个手指头,指甲掀翻了三个,刚才洗澡的时候,沾了水,疼的她在原地蹦跶。

    现在好多了,上过药,用纱布包起来。

    浴室里面有镜子,照镜子的时候,看见自己的鬼脸,真的是不忍直视,太难看了,幸好封少不在这儿。

    一墙之隔,又是一边天堂,一边地狱。

    周进被绑在椅子上,面前是空空的,只在五米之外,坐了个人,手里拿着一把特制的钳子,专门切手指,只需要把手指头伸进去,再轻轻的一捏,手指头就断了。

    “周少想好怎么打电话了吗?要是想好了,现在就可以打,把电话拿给他,”那人依然蒙着脸,只有眼睛露在外面,也依然是蹩脚的口音。

    周进看着他手里的钳子,整个人都的颤抖,不是害怕,绝对不是。

    对,他是愤怒!

    “我不会打电话,你们也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虽然是周家的孙子,但是周家子嗣众多,没了我,还会有其他人代替我的位子,你们与其在这里揪着我不放,还不如审问那个女孩,她才是很重要的人!”

    吼完这一段,他已经是满头大汗,眼睛都要被汗水浸的睁不开。

    “呵!你这个人真的是……”真的是一言难尽。

    “行了,我也不跟你废话,先打电话吧,我对你们周家的情况,还是比较感兴趣。”

    周进的惨叫声,不时的从房间里传出来。

    然而一墙之隔,乔姑娘缩在柔软的被子里,睡的香甜。

    不过她也不是全无戒心,进入房间的门,被她用桌子挡住了,窗户那边也是,以防万一嘛!

    这一觉,她足足睡了到夜里,睁开眼睛,看着墙上的钟,居然已经十点了。

    “肚子好饿!”睡觉也有消耗,太累了,身体补充了太多的营养,肚子就空了。

    听着外面也没动静,她悄悄的爬下床,穿好了鞋子,挪开桌子,藏在门后,一点一点的将门拉开。

    冒然伸出头,是比较危险的。

    所以她灵机一动,跑回去做了个简易的帽子,用衣架撑着,探了出去。

    外面很静,没有声响。

    她这才敢放低了身子,悄悄的爬出去。

    外面是走廊,过道上点着灯,但是光线不强。

    “出来吧!还躲什么?”一声戏谑又熟悉的声音,响的很突兀,饶是乔月胆子够大,还是不免被吓了一跳。

    小四抄着手,靠墙站着,他一早就在这里了,开了下门,没打开,就知道他肯定在里面做东西把门抵住了。

    乔月笑了下,站起来,闪身站到了小四面前,举着手指给他看,“玩的狠了吧?”

    小四的眼神暖暖的,也看着她的手,“受伤再所难免,意外并非我们可以控制,楚晓天的事,并不在我们的计划之中,是你救了自己。”

    “我干爹呢?”乔月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小四眸光躲开了她的视线,“领导回京都了,那边有一个临时会议,非要他到场不可。”

    “哦!”乔月没有多想,领导开会,跟吃饭一样正常,“周进怎么样了?你们不会真的砍掉他的手指吧?”

    “想看吗?跟我来!”小四神秘的笑。

    小四并没有带她走进关押周进的房间,而是站在外面,打开一扇隐蔽的窗子。

    乔月微微弯下腰,凑过去看。

    只见周进还是被绑在椅子上,但是看上去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已经一蹶不振。

    “他没有扛住,第二轮就把周家情况招了。”

    “周家?”乔月转头看他,“不是说要绑架勒索吗?为什么不走那一步?”

    “勒索,也得看对方是什么人,况且周进根本不敢,他害怕自己成为周家的弃子,但是他的考核之路,从这里可就没了。”

    “原来你们考验的是忠诚,这么早考了,难道不是应该等到最后一步吗?”乔月明白他们考核的目地,国安局可不需要守不住秘密的人,那样的话,国安局就不叫国安局了。

    “本来是,但是领导临时改主意了,早点把周进弄走,对你也有好处,因为后面的考核,不需要他这样的人存在。”小四说的话,也挺狠的。

    乔月笑着道:“估计周进在第一轮就被退回去的消息,会让周老爷子勃然大怒,即便他没死,也跟死了差不多,丢人丢大发,周家也是颜面扫地。”

    小四也笑,“所以说,我们领导很腹黑,千万别得罪他。”

    两人又去看了关押其他人的房间,测试真的是五花八门。

    让乔月惊奇的是,刘长生居然咬着牙挺过来了。

    就算有人拿刀剖开他肩膀上的伤口,也没能让他吐出半个关于之前部队的情况。

    曹健也受不了酷刑,昏过去好几次,不过他跟石磊都挺过来了。

    其他几个,有一半都缴械投降,认怂认输。

    小四陪着乔月一路看下来,乔月忽然想起两件要紧的事,“他们之前猜测,你们有可能是天虎帮的余孽,之前那个领头的人,还是蓝眼睛,他应该不是国安局的人吧?”

    小四防备的问:“你该不会是想找他报仇吧?千万不要,他也是为了执行任务,不是故意要对你动手。”

    小四太清楚她的人品,有仇不报,她就不是乔月了。

    乔月翻了个白眼给他看,“什么报仇?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我只是想见见他,顺便跟他握个手,这辈子,抽我抽那么狠的人,他绝对是独一无二。”

    “真的?我怎么不能相信呢!”小四将信将疑,对她的话,存着戒备,因为这丫头一旦动起手来,他可拦不住。

    “比珍珠还真!”乔月信誓旦旦,小眼神真挚极了,扑闪扑闪的,好像很纯真的样子。

    小四觉得自己需要解释一下,“其实他的确是天虎帮的人,眼睛也的确跟我们不一样,不过他已经改邪归正,投到我们领导上,因为他有天生演坏人的本质,所以就让他担任考核的教官。”

    乔月恍然大悟的点头,“看来他们之前猜的有一半都是对的,还真是异族,你快带我去,我需要见见他,真的,我保证不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