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绑架还是考核?
    “呃……有些异族人,眼睛跟我们长的就不一样。”

    几个人越说越邪乎,结果说到最后,谁也没有一个肯定的答复。

    乔月也被绑了双手,而且绑的很紧,她必须不断的调整姿势,才能避免双手麻木。

    “你怎么看?”曹健眼睛警惕的瞄着前方的人,目测了下,对方绝对是专业的。

    乔月冷笑了声,“我没什么看法,只知道一点,找到机会逃走,或者干掉他们!”

    “干掉?你是说杀掉他们?”曹健满眼的惊悚,这不是考核测试吗?怎么变成了互相厮杀?

    乔月脸上的神情,变的更是诡辩莫测,“为什么不可以?你以为演习,只是演习而已吗?算了,现在也跟你说不清楚,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她的脸疼死了,每说一个字,都疼的要命。

    既然要玩,那就玩大的。

    这些人即便不是真的敌人,他们也将考核训练当成了一种乐趣,以折磨人为乐趣。

    “在说什么?是不是想让我把你舌头割下来?”先前打过乔月的人,又走到她身边,语气阴森,眼睛里带着残忍的浅笑。

    而他手里明晃晃的刀,让人看的不寒而栗。

    乔月瞄着他的刀,再看向他的眼睛。

    在我为鱼肉,尔为刀俎的情况下,她当然没有傻到硬碰硬,自己往枪口上撞,就算之前被打,她也没有还手。

    所以,在面对他的威胁时,乔月只是淡淡一笑,“我们在猜测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是异族的还是外国的,你们手里的武器,都是真的吗?在这里伏击我们,是不是预先设定好的?如果是,那就说明你们是韩局长派来的人,放心,我不是要求情,也不是试图探出什么内情,不需要,我只是很好奇罢了!”

    “好奇?可惜我没有义务满足你们的好奇,很快你们就知道我们的目地,究竟是什么了。”那人的眼睛似乎瞄向了周进,看的周进心里咯噔一下,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在林子里穿行了一个多小时,眼前竟然出现一座废弃的水泥三层房屋。

    而房子的四周,都被树木遮挡围住,有些甚至已经浸入了水泥缝隙之中,与房子结合在了一起,看上去阴森恐怖。

    “都给我进去,快点!”

    后面的人,像是赶鸭子似的,将他们都往里驱赶。

    进入房子,几个人都被赶进了地下室。

    阴冷潮湿,气味还很难闻。

    门口留了两个持枪的守卫,看着铁门,其他守卫全都退了出去,并没有要对他们下手的意思。

    周进打量着阴暗的房间,他们全都挤在一起,没有单独分散关押。

    而这间地下室,足有五十平米左右。

    空间是够大,但条件实在是差,地上都是水,没有椅子,没有床,要想坐下,就只能坐到地上。

    更可怕的是,老鼠,蟑螂,蚯蚓,以及各种各样叫不出名字的虫子,在地上爬来爬去,时不时的弄出声响,让人听的毛骨悚然。

    “妈的,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他们究竟要干什么?”刘长生肩膀上的伤口,经过简单的包扎,又流了很多血之后,总算没让他失血而亡。

    但是毕竟受伤了,情绪现在很不稳定,处于火山爆发的边缘。

    周进眉头也皱的很紧,这样的环境的确太糟糕了,他走到铁栏边,朝两个守卫大声喊道:“把你们领导叫来,就算测试,也不能让我们待在这种地方,现在监狱关押犯人,比这里的条件好太多!”

    两个守卫抱着枪,后背靠着枪,正闲闲的抽烟聊天。

    听见他提出的条件,两人嘲讽的笑了笑。

    “监狱的情况,我们了解的比你多,因为我们就是刚刚从监狱出来的。”

    “你说的也不错,监狱的情况的确比这里好,那又怎么样?你们又不是来坐牢的。”此人话中有话。

    乔月踩着地上的积水,走到周进身边,看着他们,冷声问道:“你们是从监狱出来的?”

    两个守卫其中一人,掐灭烟头,抱着枪,走到离她两米远的地方,便不再上前,“你们这是不相信,对吗?”

    那人突然扯开衣领,袒露胸口。

    乔月只看见,在他的胸口处,似乎有个纹身。

    但是地下室光线不好,她看不清。

    就在这里,石磊走了过来,神色凝重,“你们是五年前消失的天虎帮,每个成员的胸口都纹了一只老虎,等级不同,老虎的样子也不。”

    “算你有点见识。”那人重新扣好衣服,“帝国对我们不公,牢里的日子我们过够了,现在我们要钱,要很多很多的钱,周少,等我们的信号送出去,你们周家就会知道,他们最看重的孙子,已经在我们手里,至于你们其他人怎么安排,得看我们老大的意思。”

    那人说完之后,便转身走了。

    “你说的天虎帮,究竟是什么情况?”乔月急于追问。

    石磊似是叹了口气,“那是五年前的事了,那件案子我参与了,当时动静闹的很大,两个营的兵力联合行动,抓捕天虎帮的人。”

    “我也参与了,”站在曹健身边的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虽然只是一次抓捕行动,但是因为天虎搞到了大批武器,装备精良,导致双方交火异常激烈,双方都有不少的伤亡。”

    “没错,听说天虎帮当时的老大逃到了国外,具体他是怎么逃走的,谁也不知道,打那之后,天虎帮的小弟绝大多数都被抓了起来,但因为人数众多,有些情节较轻的,关了一两年便给放了。”石磊接着他的话往下说。

    乔月觉得有一点很奇怪,“只是一个帮派而已,怎么就能惊动部队,如此大动干戈的团灭?”

    石磊摇头,“这就不清楚了,我们只是接受命令,按照命令行事。”

    “这个我知道一点,好像天虎帮的老大,曾经试图枪杀帝国领导人!”那个年轻人说出了一番惊天动地的话。

    此话一出,真的是惊天动地,让人久久无法回神。

    且不说当年枪杀领导人的事是否存在,只看他能干出这事,就说明此人不仅是胆大包天,更重要的是,他能力很强。

    再有一点,如果这帮人真的是天虎帮余孽,那么这一次的绑架,就不太可能是韩应钦的手笔。

    如果不是他的手笔,那么结果就更糟糕了。

    其实这些人中,谁都没有周进烦躁。

    他听懂了那人的意思,是要找周家要钱,赎回他的小命。

    可是周家的人是什么样子,他再清楚不过。

    爷爷根本不可能同意用钱来赎他,因为老爷子说过,如果他的子孙被绑走,只能证明他们的无用,况且周家绝对不用让勒索赎金的事情发生,否则以后这样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

    刘长生明白周进的担忧,可这是他们周家的人,他一个外人无权插手,他也插不上手。

    曹健问乔月,“他们抓周少勒索赎金,会怎么对付我们呢?”

    “怎么对付?当然是灭口了,又或者他们想通过我们,联络上韩应钦,谁知道呢,总之,咱们这么多人,他们不会白白放过这个机会!”乔月在担心了一阵之后,反而轻松下来,因为她很想看看,周进会怎么应对。

    但是周进此时犹如惊弓之鸟,别人的一个眼神,都能让他很敏感,“你在看什么!”

    质问的语气,咄咄逼人。

    “看你待会怎么死!”乔月回击的也毫不客气。

    周进讥笑道:“你可别忘了,跟我比起来,你的身份也丝毫不差,如果他们知道你是谁,又有什么背景,相信他们很愿意在你身上压榨点东西出来!”

    “周进,你还是不是男人,威胁一个小姑娘,你还有脸吗?”曹健真心觉得这人太没种,一点都没有。

    “她是单纯的小姑娘吗?”周进反问的很痛心,简直就是一个女魔头,哪点像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了?

    不得不说,周进的这一句反问,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

    乔月耸了耸肩,“随你怎么说,也随你们怎么想,但是到了这里,最好还是保持团结,人多力量大,除非我们真的困在这里,或者死在这里。”

    地下室的门忽然被打开,走进来两个依旧蒙面的人,胳膊上的二头肌,鼓起一大块。

    “你们过来,端着枪警戒,”肌肉男粗声粗气的指着周进,“你,出来!”

    铁栏打开,周进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但是转念一想,总是退后,似乎也不是办法。

    于是深吸了一口气,挺直了腰杆,有那么点大义凛然的感觉,“为什么只抓我,不抓她,难道你们还不知道她是谁?”

    肌肉男听闻他的话,看向乔月。

    在一众高大的男人中间,她一个小姑娘,显得格外扎眼,“男女关在一起,十分不妥,你们进去把她带出来,换个地方关押!”

    “是!”有两个年轻人,奉命走进去。

    曹健跟石磊上前一步,两人警惕又紧张的将乔月挡在身后,“你们不能带她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