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 集体被抓
    他们不好过,对面的几个人更加不好过。

    周进死死裹着衣服,坐在离火堆最近的地方。

    除了脸色难看一点,他倒也没有太抱怨,山里的条件就是这样,他也是当过兵的人。

    另一个男子,看了眼四周黑漆漆的树林,有些担忧,“咱们现在都围在火堆边,又把火苗燃烧的太旺,很容易成为别人的目标。”

    老话说的灯下黑,就是这个意思。

    越是站在灯下,越是看不清灯光以外的地方,眼睛有视觉差。

    刘长生眼色凝重的看了看周围,“这里是韩应钦选定的地方,应该不会有大型野兽吧?”

    这话说的,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太没有可信度。

    周进缩着脖子,坐在那一动不动,“既然要连接下一次考核,你们都给我打起十分的精神,今晚肯定有变故,听到四周很静了吗?暴风雨前的宁静,往往才是最可怕的。”

    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思量,既然已经签了生死状,一旦游戏开始,韩应钦绝对会往死里折磨他们。

    过了子夜十二点,乔月身上的力气回来了点,手上的疼痛依然存在,不过已经疼的麻木了,可以适当忽略。

    她也看向四周,其实除了黑暗,她什么也看不见。

    “咱们得设岗哨,不能都围在这里,找东西做伪装的装备,”乔月站了起来,开始寻找适合编制成披风的树叶,比如芭蕉叶就很好。

    “我也来帮忙。”

    “我去设陷阱!”

    大家都是军人出身,乔月一个提议,他们就知道该做什么。

    在森林里,绿色是最好的保护色。

    他们身上的衣服太破了,已经起不到什么保护作用。

    周进那边的人,看见他们行动起来,有聪明的人,立马想到了什么,也开架设陷阱。

    其实陷阱并非只有在地上挖个坑,再上面铺上树叶做伪装,就能称之为陷阱。

    一根绳子,几根树枝,同样可以做出陷阱。

    如果时间允许,大型的陷阱也并非做不出来。

    刘长生闷声道:“看来她已经猜到了,这个女孩,恐怕会成为您最大的竞争对手,她不仅很强,更重要的是,毅力惊人,一般人绝对做不到她那样,就算是我,也比不上她。”

    周进不以为意,“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女人罢了,在男人的世界里,女人只能是依附的存在,你别总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

    刘长生对他的过份自信,有些反感,“这个世界,有强就有弱,男人也未必都是强者,女人也未必都是弱者,我母亲就是一个很强的女人,她一个人撑起了整个家,我觉得她比很多男人都要强大!”

    周进对他的话不置可否,也许是生活环境不同吧!

    在他们周家,男人是天,女人就是依附男人存在的附属品。

    石磊披上树叶做成的简易披风,握着削好的木棍,在离营地十几米之外的树上,找了个地方潜伏。

    曹健道:“你觉得今晚会发生什么?”

    乔月扭头看了看周进等人的方向,“他们没有离开,还非得跟我们离的那么近,想来他们未必知道考核的真正内容,就是国因为不知道,他们才需要跟我们抱团,万一情况不可控制,我们就成了他们的挡箭牌。”

    曹健微微惊讶,“真的吗?老子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能成他们的挡箭牌?”

    乔月本来还想着,找个机会,她跟曹健也悄悄离开,把他们几撇下,可是没等她做出选择。

    远处突然传来石磊的吼叫声,紧接着就是密集的枪声,以及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巨大动静。

    这一下,所有人都戒备的站了起来,想要拿起武器防御,刚攥起手,这才发现手上其实什么都没有。

    “怎么办?”曹健刚刚问出来,从四面涌进来的动静,已经逼到了他们身边。

    乔月看清了他们的模样,全身上下都裹在黑色之中,只有眼前露在外面,差不多有几十人,全都举着自动步枪的,将他们团团围住,包围的水泄不通,阻隔了所有退路。

    周进那边的情况也是一样。

    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这种时候,只要动一下,对方在一秒之内,就能将他打成马蜂窝。

    有两个人拖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快步走来,在乔月跟曹健面前,将人丢下。

    “石磊!”曹健认出趴在地上,进气多,出气少的人,正是石磊。

    “别动!”对方的人举着枪,将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他们二人。

    乔月按住曹健,对他摇摇头。

    她听到对方的口音,是蹩脚的帝国语言,再看他们的眼睛,不是黑色,难道他们是外国的人?

    还是说,韩局请他们来做外援,以测试他们的反应能力?

    另一边,周进等人被带了过来,双手都被绑在了身后。

    就跟乔月想的一样,他们脑子里第一个反应,这都是韩应钦的套路。

    既然是套路,肯定不会真的有人死,也不会真的开枪。

    他韩应钦总不能拿着枪,对着他们扫射吧?

    “全部蹲下,都蹲下!”一个同样操着蹩脚的本地口音,举着枪,对待他们的态度凶神恶煞。

    刘长生蹲的慢了,膝盖窝挨了一下,双膝重重的跪在地上。

    如此的屈辱,让他瞬间怒红了眼睛,回头狠瞪着那人。

    “看什么看!”那人突然晃到刘长生背后,怒吼道:“再看老子把你眼珠子挖掉!”

    刘长生仰着下巴,猛地站起来,一副桀骜的神情,“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他心里的想法,跟其他人也是一样,别看他们每个人手里都端着枪,但他们真的敢开枪吗?

    肯定不敢的,对吧?

    “试试?”那人的脸上虽然蒙着布,但是从那双眼中,能够清楚的分辨出,他在笑。

    突然,拉动枪栓,枪口端起,“砰!”

    谁都没有料到,子弹真的从刘长生的肩胛骨穿透。

    “下一枪,就打在这儿!”枪口缓缓挪动,紧贴在刘长生的眉心,还带着烫人的热度,那是子弹的温度。

    刘长生后知后觉,过了好几秒钟,才感觉到肩膀处灼人的疼痛。

    这一枪,打的所有人心情全变了。

    好像有哪里不对。

    周进拉着刘长生蹲下,看了看他的伤口,“你别乱动了,在这种地方,一旦流血不止,或者发生感染,是很危险的。”

    刘长生当然知道危险,“他们不是韩局派来的吗?怎么说开枪就开枪!”

    周进抬头快速的扫了一眼,“看看情况再说!”

    曹健蹲在乔月身边,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韩局弄的这阵仗,也太大了吧!”

    乔月沉默着摇摇头,她不想做任何的评论,这个事,还需要再观察才可以。

    忽然,她的面前多了一双黑色的鞋子,紧接着她的衣领就被揪住,动作粗鲁的提了起来。

    “你放开!”曹健脸色大变,担心他们对乔月不利。

    “滚!”那人抬脚狠狠踹了曹健一脚。

    强大的力道,将曹健踢的摔趴在地上。

    而他抓着乔月的手,至始至终都没有放开,可见他的实力,绝对不弱。

    曹健撑着手臂,想站起来,可是第一下,竟然失败了,还吐了一口血。

    “你下手太重了!”乔月声音平静,无波无澜。

    那人转过脸,看着她的眼睛,突然挥手,重重的一拳,朝乔乔月的脸打去。

    乔月反应还算快,第一时间做出了保护自己的动作,提前转开脸,减小了被打的力度,否则他的一拳下来,她那整齐漂亮的牙齿,可就保不住了。

    可减小伤害,不代表没有伤害。

    她被打的偏开头,脸颊瞬间就麻了,整个脑袋都是嗡嗡作响。

    等她转过脸来的时候,半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呸!”吐掉嘴里的血沫子,用舌头在口腔里绕了一圈,确定牙齿没有问题,她才放心。

    随后便直视眼前的人,“不管你出于什么目地打了我,这一拳,我早晚都会还回去,加倍奉还!”

    那人在愣了几秒之后,忽然爆发刺耳的笑声,“就凭你,还想报仇是吗?”

    他一手握着枪,抵着乔月的太阳穴,另一只手突然揪住乔月的头发,眼神凶狠,“现在你在我手里,就是待宰的羔羊,我想弄死你,随时都可以,但是现在,还不到你能死的时候,来啊,给我把他们全都带走!”

    乔月的长发还被他揪在手里,而且没有松开的意思。

    其他人看见这一幕,都开始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韩应钦的人。

    看他们的凶残程度,即便是配合考核的兄弟部队,也不该是这样的。

    再加上他们蹩脚的口音,异国的瞳孔,有人开始了大胆的猜测。

    “这一片山区,再往北面,听说很多都是无人区,战争年代有部队为了躲避追兵,躲进了山里,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有人说他们已经死在山里,也有人说,他们大山深处活了下来,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扯蛋,既然是战争年代躲进去的,怎么可能是蓝眼珠子!”石磊不愧是熊一般强壮的男人,抹了把脸上的血,满脸淡定的跟着他们。

    ------题外话------

    今晚三更,先更两章,晚一点还有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