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9章 会做恶梦吗?
    曹健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从他的位置根本看不到乔月在哪,他猛的抬头,看向山崖上方,却只看到一张诡秘莫辩的脸。

    周进也皱起了眉,他似乎并不认识这个人,一路走来,也没怎么在意他,难道他也是爷爷派给自己的人?

    不可能!

    韩应钦不是傻子,安插一个人帮手进来,已经是极限了,不可能还有一个。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手滑了,她怎么样?会不会有事?我真该死!”清秀男生的眼神还是真诚的,很无辜,很内疚。

    其他人怎么想,曹健管不着,但是他绝不相信这个人是无意的。

    刘长生也往下看,同时也松了口气。

    她掉下摔死更好,这样也省了他的事。

    周进停下来喘气,“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肯定跌成了烂泥,你不用操心,韩局长的人一定就在附近,他们会收拾残局的,就算碎成了渣,也会给她收尸!”

    半个小时之后,几个人爬到了山顶。

    清秀男生似乎还是很自责,一个劲的往山下看,“希望她没事,只要别跌在石头上,肯定能活下来,都怪我,我真该死!”

    “你的确该死,用卑鄙的方法害死一个小姑娘,你真够恶毒的!”曹健整个人完全没了先前的随和,浑身带着煞气。

    石磊虽然不怎么喜欢那个刺一样的小姑娘,但是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摔下去了,还是很让人惋惜的,“你抓的时候就应该小心,如果没有把握,为什么要拉她,如果你不伸手拉,她一样可以上来!”

    清秀男生懊恼的重重拍了下脑袋,“我见她爬的很艰难,我以为我可以帮她的,没想到……”

    周进打断他的话,“她自己之前也说过了,我们参加测试,都是签过生死状的,况且野外攀岩,又没有安全保护,本来就很容易发生事故,这怎么能怪你?”

    周进继续说道:“你放心,如果上面追究下来,我们都会为你作证,她是自己掉下去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楚晓天,谢谢周少能体谅!”

    曹健看着他们一唱一喝,心里十分愤慨,但是他又无能为力,“你们别高兴的太早,这事绝对没完,别忘了,她还有一个未婚夫!”

    曹健要是不说,沉静在乔月摔死喜悦中的周少,还没意识到,有一个难缠的封少。

    如果真的发生他想像中的事,封瑾会对付他?

    封瑾不是乔月,也不是任何一个周进可以预料的人。

    所以,他不敢猜测,也不敢做任何的设想。

    周进心里刚刚升起的激动热血,被浇的透心凉。

    “周少,这事是因我而起,我会处理好,您就不要担心了。”楚晓天说的很是通情达理,让周进凉下去的心,又热了起来。

    “我干嘛要担心,只是一个封瑾而且,难道我真的会怕他?时间不早了,赶紧行动吧!”他是周进,天子脚下周家未来的掌门人,也是领导位置有力的竞争者,他怎么会鸡蛋一个乡巴佬,太可笑。

    楚晓天对他谢了又谢,然后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其他人也陆续离开山顶,往下一个集合地点行进。

    曹健最后一个离开,临走之时,站在山崖边,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先前留下来的苹果,放在了那,然后喃喃道:“我总觉是你不会那么轻易就死,如果你能活着爬上来,就过来找我,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他虽然没有看到楚晓天是怎么出手的,但是他相信,这绝不可能是意外,直觉。

    天色已经渐渐黑下来,森林里黑的尤其快。

    没了乔月,几个男人更是一句话都没有,一直都在沉默中赶路。

    一直到四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几人才停下。

    也没人提出生火,只在路上捡了野果充饥。

    没捡到野果的人,只有饿着肚子。

    曹健走在楚晓天身后,这一路上,都用阴沉沉的目光盯着他的后背。

    楚晓天被他盯的久了,忍不住再说一遍,“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没有故意要害她,我跟她无冤无仇,我干嘛要害她?刚才爬山弄的手上都是汗,太滑了。”

    曹健冷笑,“是不是故意的,只有你心里最清楚,你不承认那是你的事,我信不信也是我的事,谁都别勉强谁!”

    “所以你要一直盯着我,直到测试结束了是吗?”楚晓天脸上的表情在慢慢的变淡。

    曹健毫不示弱的瞪回去,“没错!”

    “随你的便吧!”楚晓天眼中的阴沉一闪而过。

    两人不欢而散,谁也不搭理谁。

    几人在不同的地方休息,各自占据着一方。

    刘长生没敢睡的太熟,一直听着四周的动静。

    林子里也有夜间捕食的狩猎者,危机四伏,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楚晓天躺在草地上,忍受着蚊虫的叮咬,想要入睡。

    白天精神高度紧张,又累又饿又困,却怎么都睡不着。

    身上的疼痛还在其次,最重要的还是心理上的。

    只要是人,都会害怕,即使在外装的若无其事,甚至毫不心虚,也阻止不了,在夜深人静,大脑放空之时,从心底深处浮上来的一丝丝恐惧。

    虽然并不强烈,但还是让他很不舒服。

    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三点,这个时间是最容易入睡,也最

    容易睡到熟透了的时候。

    刘长生也靠着树干,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楚晓天正在做着美梦,梦里的站在山崖边,脸被凌冽的寒风吹的很疼,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

    他看着深不见底的崖下,阵阵阴风从崖底吹上来,让人情不自禁感到害怕,感到阵阵的心惊,以及对黑暗的恐惧。

    就在那一片黑暗之中,他好像看见一个人在手脚并用的往上爬。

    好像……好像动物,而并非人类。

    楚晓天吓了一跳,一下摔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东西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他想喊叫,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整个人失了声音,只有徒劳的睁着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