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你给我等着
    石磊等人犹豫了片刻,眼看着天也已经大亮,而且就像她说的,这是私人恩怨,他们不好插手。

    “我们走!”

    他一声令下,其他人竟也乖乖的跟着走了。

    周进瞄一眼趴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刘长生,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似乎一直都没有正视乔月的能力,以至于轻敌了。

    乔月呵呵一笑,“看,人都走了,你刚才的话,有胆子再说一遍,我听着呢!不是说孤男寡女,戴绿帽子吗?”

    妈的,这种话,听着就来气。

    满嘴跑火车,根本就不考虑这样的话,会对别人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周进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高傲的抬起下巴,“你以为我真的会怕你?呵!别自以为是,真的动起手,你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乔月攥着皮带,缓缓走近他,“是吗?要不要试试看,看我究竟能不能打得过你!”

    周进见她逼近,很没骨气的又往后退,“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不过早晚我会收拾了你!”

    放完狠话,周进飞快的拿上东西跑了,也没管地上苟延残喘的刘长生。

    “哼!真是没种!”曹健看的愕然,看似人模人样,被人尊称周少,还以为多么牛逼,原来只不过是软蛋一枚。

    乔月弯腰踩灭火堆,确认不会复燃,然后拎起背包,回头看向曹健,“你确定还要跟着我吗?”

    “跟,当然跟!”曹健还以为她要自己走了,把他丢下了呢!

    “大路朝天,你真的要跟着,那我也拦不住,不过你可别在我背后使阴招,要是让我知道你想害我,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这个人狠起来,绝对是不择手段!”乔月露出一个凶狠的表情。

    曹健乐呵呵的道:“就算你不说,我也不敢,我胆子很小的!”

    刘长生捂着脖子,脸色阴沉沉的站起来,“你……你谋杀……”

    喉咙受伤了,说话口齿也不怎么清楚,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像公鸭叫唤。

    乔月都准备要走了,临了还是打算要给他一句忠告,“以后把嘴巴放干净点,也别随便对人动手,否则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山中的晨雾较多,在林子里钻来钻去,不一会从头到脚都是湿的。

    天色大亮时,两人已经翻过了一个山坡,可以看到不远处,半隐在晨雾中的大山,那是一座非常陡峭的山崖。

    “综合咱们两人的地图来看,恐怕需要徒手爬山,”这是曹健最新的发现,他们每个人的地图,都有一点不同。

    不多,如果不仔细看,轻易不会发现。

    乔月站在一块石头上,看着光滑的石壁,几乎呈垂直的落差,真心汗颜,好坑啊!

    “休息一下,弄点吃的,准备好了,下午开始爬,运气好的话,赶在天黑之前就能过去了。”乔月擦了头上的汗,脸蛋红红的。

    “运气不好的话,就只能在半山腰过夜了!”曹健接下她后面没有说完的话。

    半山腰只是光滑的石壁,怎么睡?

    难道要把自己吊起来?往哪吊?

    曹健想了想,还是觉得太冒险,“要不咱们明天一早再爬,或者找一下,看有没有捷径?”

    乔月摇摇头,“你看看这地势,不太可能有捷径,就算有,估计得绕一到两天,也不可能等到明天,时间来不及了,休息一下,找点吃的东西,尽早攀爬。”

    他们从经过的路上,摘了不少的苹果。

    山里的苹果树已经很多年了,虽然没人修剪,苹果结的也不大,但是水份足,味道也甜,乔月很喜欢吃。

    曹健的包里,也装满了苹果,都是留给她吃的,曹健自己就挑了两个小的吃了,解渴用的。

    他是男人,又跟着乔月行动,当然得在生活更照顾她。

    刘长生其实也一直跟在他们身后,只不过这个人从死亡线上来回一次,整个人都变的很阴沉,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乔月从包里掏出一个苹果,在衣服上擦了擦便开吃了。

    曹健从另一个兜里,拿出从路上捡的野生食物,是鸟蛋,还有一条倒霉的蛇。

    “敢吃吗?”曹健拎出那条蛇,是无毒的蛇,但是看着依然吓人。

    “用火烤吧,生的吃有寄生虫,不健康!”

    曹健觉得她太可爱了,“现在不是只要填饱肚子就行吗?你还介意干不干净,卫不卫生?”

    “那是当然,我年纪还小,又是女生,将来还得生孩子养孩子,身体健康是重中之重,一定要生火,蛇肉就得吃熟的。”

    一想到蛇皮下蠕动的寄生虫,啥胃口都没了。

    曹健笑了下,“好,听您的吩咐,生火做饭!”

    乔月扔掉苹果核,“我来生火,我现在有经验了,钻木取火也是有窍门的!”

    刘长生赶来时,乔月已经把火堆点起来,曹健也将剥皮的蛇穿在树枝上,放在火堆边上烤着。

    乔月又找来不少的蘑菇,当然是没毒,可食用的蘑菇。

    没有锅灶,同样只能放在火堆边烤,没油没盐,只剩口感还不错,勉强可以入口。

    刘长生在一边看的口水直流,又不好意思上前讨要,他身上携带的干粮,昨天就已经吃完了。

    像他们这样的年轻男人,饭量大,那点在压缩饼干,塞牙缝都不够。

    面子拉不下,刘长生只好自己去找吃的,刚才只顾着跟踪他们,没有留意周围有没有吃的。

    况且他也知道攀爬山壁,需要体力,空着肚子太危险。

    “蛇肉真心不好吃!”乔月吃着曹健给她挑出来,最好的位置,算是蛇身上最嫩的部位了,但是没有佐料掩盖腥味,真的很难吃。

    说归说,抱怨归抱怨,她还是一口不落的全都吃下肚。

    “这一轮的测试完结,一定得记着回去在衣服夹缝里藏盐,最好再藏点辣椒粉。”曹健笑嘻嘻的道。

    乔月将最后一口蛇肉塞进嘴里,费力的咀嚼,咽下肚子,“野外其实有很多天然的材料,要不是时间不够,我肯定能找到。”

    饭后再来一个苹果,才是享受。

    刘长生回来的也快,手里提着一只类似松鼠,又不像松鼠的猎物。

    已经扒了皮,跟内脏,好像也没洗,血淋淋的拎回来了。

    “火堆借我用一下!”刘长生的声音还是沙哑,脸上的表情阴阴的。

    “随意!”曹健往旁边坐远了些,把最好的位子让给他。

    刘长生也不啰嗦,往火堆里添了柴,再把猎物往上一架。

    火苗蹭蹭往上窜,火势太大,直接猎物表面烤焦,里面却没熟。

    刘长生以为熟了,直接撕下一条腿就咬,结果可想而知,里面根本都是生肉。

    他咀嚼的动作停了几秒,估计是想吐的,但是转念一想,又不能吐,还得靠它保存体力呢!

    乔月坐在一边,盯着他吃肉的动作,盯了好一会,表情有点怪。

    “喂,你身上有没有多余的衣服,给我撕一点。”乔月转开视线,转而望向曹健。

    “我身上?”曹健低头看了看,“我只有这一件啊,要不从下摆撕一点给你。”

    “那也行!”

    “成,我撕给你!”曹健也很干脆,徒手撕了半截衣服。

    结果要不是里面有背心,他就得露腰了。

    “谢了!”乔月接过布块,再撕成一条条,裹在手掌上。

    曹健看了看她,又抬起头瞅了眼耸立着的山壁,笑道:“你想的可真周到,连我都自叹不如,看来我这剩下的衣服也保不住了,因为我得向你学习!”

    乔月笑笑没说话,继续在手上缠布条子。

    山壁光滑,手的摩擦力不够,在没有手套的情况下,用布条缠绕,增加摩擦力,防止打滑,同时也可以保护手不受伤。

    刘长生费力的咽下难吃要命的生肉,抬头看着他俩的动作。

    这回他也学聪明了,也开始撕下身上的衣服,缠在手上。

    倒不完全为了跟风,其实是他以前训练的时候,偶尔这么干过,后来有军用的手套了,才放弃这个办法。

    从他们停留的地方,还要走一段路,才能到达山壁下方。

    望山跑死马,看着很近的山峰,其实一点都不近。

    三人一前一后,赶到崖底的时候,已经有人在那,准备攀爬。

    刘长生看见周进,两人相视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周进有点顾忌乔月了,在跟刘长生对了一个眼神之后,两人心里都有了点小九九。

    曹健走到乔月身边,悄声提醒她,“你要小心,周进可能要对你下手。”

    这里无疑是下手最好的地方,只需要爬在上方,踢下一块石头,就能将下方的人砸下去。

    “他想搞死我,只管放马过来。”乔月重新扎了头发,拿下一个发卡掰直,在石头上磨出尖刺,藏在手背布条的缝隙中,就成了一样很精巧的防身武器。

    “你行吗?这里攀爬挺危险的,一旦失手,跌下来后果很严重,如果你没有准备好,还是不要轻易尝试!”长相秀气的男人,走过来好心询问。

    乔月从他眼里,看到了真诚,“多谢关心,不过我已经准备好了。”她的目光,越过对面的男人,看向周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