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 终于怒了
    乔月从树上跳下来,飞快的冲过去,拿起晾晒的衣服套在身上。

    都是简单的衣裤,穿起来也很快。

    “好了吗?”曹健笑着问。

    “可以了!”乔月扣好皮带,光着脚,走到火堆边,鞋袜还没穿,“你怎么找来的?”

    相信她离沼泽那块地方,已经很远了,现在又是夜里,连方向都很难辩清。

    这个曹健果然也不是简单的人。

    “用鼻子啊!”曹健回答的很简单,但是乔月听懂了。

    在林子里待久了,就能分辨出,哪些气味是属于森林,而哪些气息又不属于这里。

    她升了,烟虽然不多,但是站在下风处,只要用心去分辨,就能寻着气息找回来。

    “你也很厉害!”乔月由衷的说道。

    曹健笑声很轻快,“如果没有特殊的能力,韩帅是不可能让我参加测试的,不只是我,其他人的能力也很强,比如有很强攻击力的石磊,刘长生的单兵作战能力也很强,至于周进,他属于综合实力不弱。”

    乔月冷呵了声,对周进不予评价。

    曹健又看向她,“至于你,我看到了很多实力,却没有一样是最突出的。”

    乔月嘴角抽了抽,好犀利的评价,“没错,我不是正规的军人,也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我还在上高中,是高一,枪法格斗也是半吊子,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曹健脸上的笑容僵住,“你还真的是……”

    真的是什么呢?

    真的是无法用语言形容啊!

    穿上干爽的鞋袜跟衣服,又小睡了一会,整个人都舒坦了不少。

    天色还是暗的,曹健瞄了眼她刚刚睡过的地方,实在是很羡慕,“现在还天亮还早,我能不能上去睡一会?”

    “可以,但是不能脱衣服!”乔月可不想跟他传什么绯闻。

    “好,衣服不脱,鞋子总可以脱吧?捂了一晚上的湿鞋袜,真的是很难受。”他觉得两只脚都要被泡白了。

    “随你的便!”乔月不再理他,起身到周围找小树枝。

    又找来一些较为柔软的藤蔓,然后便坐到了火堆边。

    她见过哥哥编的小笼子,也可以照模照样的编一个简单的。

    “你的干粮没有吃完吧?”她问道。

    曹健刚刚在溪水边,洗了脚,拧干了袜子,听到她的问题,淡淡的笑了,“有,我还藏了半块,你要做陷阱抓鱼?”

    “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把干粮给我,其他的不用管了。”乔月头也没抬,继续编网子。

    曹健发觉这小丫头,真的是藏着无穷无尽的宝藏。

    看来他的决定,真是的太明智了,跟着她果然是最佳选择。

    乔月编了两个藤条的网子,放到了小溪里。

    随后又在周围转了一圈,找到比较好的硬木,掰下拐杖粗细的树枝,拖回火堆边。

    这时,火苗窜起很高,光亮很足。

    没有刀,只能在石头上,将树枝的一端磨尖,虽然比较耗费功夫,但这也是无奈之举,最后再放到火里烧一下,增加硬度。

    做好了之后的样子,有点像古代的茅,既可以防身,还可以拿来当武器,累的时候也能当拐棍,她越看越喜欢。

    曹健抱着手臂,躺在树杈上,眼睛虽然没有看,但是耳朵却能听到她在干什么,嘴角微微的勾起,很有意思的一个小姑娘,背后也很有故事。

    天快亮的时候,乔月起身过去收了自制的陷阱。

    这种小水潭,大鱼没有,都是一些小鱼小虾,也不经常被人捕,所以没那么大的戒心,很容易入套。

    乔月把小鱼小虾全都倒了出来,也不用怎么收拾,用小树枝穿起来,架在火堆边,让它慢慢烤熟。

    这种时候,也不要纠结什么味道,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

    “谁要是娶了你,绝对很幸福!”曹健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看着她忙来忙去。

    “幸福?等你看到我更多的一面,再来说这句话,不过你刚才的话,我会原封不动的告诉他!”乔月对他的突然出声,并不意外。

    “你有对象了?”曹健觉得好心塞,但凡是好姑娘,怎么就轮不到他呢!

    “是啊!也许等咱们测试结束,你就能看到他来接我了。”乔月脸上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大概是想到了封瑾站在那,等着自己奔跑而来的画面。

    曹健摇摇头,从树上跳下来,穿好鞋袜,“能让你看上的男人,也绝对不是一般人,只有周进那样的出身,才配得上吧?”

    “周进?”乔嗤笑,“他算什么好人?就是个人渣,周家的人都很渣,喂,你还要不要吃早饭?你不吃的话,我一个人全吃了!”

    乔月拿起被烟熏火烤过的小鱼小虾,摸了下,烫的直吸气。

    “你不吃的,给我留点就行,回头我给你摘水果,来的路上,我看见苹果树了!”曹健到小溪边洗脸。

    就在他刚刚洗好,打算站起来时,小溪的下游走上来几个人。

    “原来你们真的在这儿!”愤怒的声音是从石磊嘴里发出的,他身材高大,像乔月在地下拳场见过的龙傲。

    周进也是满脸的阴沉,余光瞄到乔月身边的火堆,飞快的扔下众人跑了过去。

    一直跑到乔月身后,粗鲁的将她拽开,坐在她坐过的石头上,脱下外衣跟鞋子,贵公子的形象尽无。

    曹健先是愣了,接着怒,“周少,你这是干什么?”

    周进阴阴的看了乔月一眼,“你说我干什么?你们两个人昨晚孤男寡女,你们又干什么了?乔月,是不是我脑子糊涂了,我怎么记得你是封瑾的女人,如果让他知道你跟一个男人鬼混了一晚上,你猜他会怎么想?”

    周进此时,已经将他身体里的阴暗面,完全翻了出来,摆到了台面上。

    这一晚,他可算遭了大罪,身上扒了好几个蚂蟥。

    因为没有盐,也没能升起火,蚂蟥很难完全拿掉。

    最后是刘长生用刀子挖掉的,夜里又湿又冷,疼死了,受了老鼻子罪。

    刘长生紧跟着也走了过来,阴阴的对乔月笑了笑,那眼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还能怎么样,这个绿帽子,算是戴定了!” 石磊脸色也阴沉的很难看,不过他没有对乔月说难听的话。

    其他几个人,神色各不相同,也全都是各怀心思。

    一个年纪稍小的男生,笑嘻嘻的说道:“你的野外生存能力很厉害,从我的感觉来看,你不是一般人哦!”

    还有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不悦的质问道:“你能够在丛林里生火,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乔月默不作声,低头吃着烤熟的小鱼,幸好刚刚她反应很快,没把食物放在地上。

    曹健心中很是愤慨,走过来安慰她,“你不用往心里去,他们一群大男人,有手有脚,却要来怪责你没有照顾他们,大概他们忘了,进入测试开始,是个人赛制,而不是团体赛!”

    乔月无所谓的冷笑了下,“我为什么要往心里去,你被狗咬了,还得咬回去吗?”

    “你再说一遍!”刘长生愤怒的扔下东西,双眼喷火的瞪着她。

    乔姑娘一直以来都不是好脾气的人,只不过最近学会了忍耐,学会了理性一点。

    但是她的理性跟隐忍,真的不太多。

    曹健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站这儿的小姑娘就不见,紧接着众人听到了刘生长的惨叫。

    周进大惊,回头一看,只见刘长生被压着跪在地上,而他的脖子上,多了一条被勒紧的皮带,皮带的另一端,攥在了乔月手里。

    “你干什么,快放开他!”周进猛地站起来,厉声喝斥她。

    “放?为什么要放?别忘了,你们都是签了生死状的,就算死在这里,也是天经地义,你最好别跟我叫嚣,否则下一个就是你了!”乔月笑的很凶残。

    曹健盯着她的脸,咕嘟……咽了下口水。

    尼妈刚刚他根本没看见乔月是怎么出手的,这也太快了吧!

    石磊的拳头也攥的咯吱响,“你速度很快,但不能战胜我!”

    乔月带着淡淡笑意的目光,扫过他们所有人,“从现在开始,我不会跟你们同行,你们也不必再寻找我的踪迹,有本事就来杀了我,没本事就好好走你们的路,还有你,周进,你的命,我记下了,就看咱俩谁先死,不过在此之前,我会让你知道刚才拉扯我的后果!”

    她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直到刘长生翻白眼,快要断气,才松了手。

    刘长生软软的倒在地上,周进看到握着杀人皮带的小姑娘,不自觉的往后倒退。

    “别在这里动手!”石磊上前,试图阻止她的暴力行为。

    “跟你无关,别把自己搭上!”曹健也挪动脚步,挡在上石磊前面,不让他过去。

    其他几人都在观战,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在此之前,彼此都是陌生人,他们也需要了解对方的实力。

    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先动手的会是一个小姑娘。

    乔月指着其他人,“我跟他的茅盾,跟你们都没关系,别自讨苦吃,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抓紧时间赶路,已经有两个人提前走了吧?”

    ------题外话------

    宝贝们,月票啥的都赶紧投过来,要到月底喽!会清零的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