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真正的野外挑战
    没有谁能肯定,乔月等人走的路,一定是对的。

    既然不能肯定,又为什么要盲目跟从。

    “石磊,你等等我!”刚才说话的小个子,匆匆拎起自己的东西,追上他。

    走了四个人,剩下的六个,除了周进跟刘长生,另外四人中,有两人朝着另一个相反的方向走了,最后的两人,则是按原先乔月寻找紫药草的路线,找草药,然后涂抹全身,再踏进沼泽。

    “我们怎么办?”刘长生有些着急了。

    周进双手掐着腰,眉头紧的能夹死苍蝇,“走沼泽!”

    不是他相信乔月的判断,而是他刚刚也看了地图,终合判断,只有沼泽,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乔月刚才从衣服上撕下一块棉布,沾上水,捂住口鼻,尽量少吸入这里的空气。

    下脚的地方,也要看准了。

    有些黑色,不长草的地方,就有可能是陷阱。

    但是更多的地方,一脚踩下去,湿到了膝盖。

    再深一点的水洼,直到没到了腰部。

    “贴着有树的地方走!”后面的曹健提醒道。

    乔月点点头,接受了他的意见。

    因为有树的地方,根基更扎实,也更稳妥。

    但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就在他们艰难走到沼泽中心地带时,水位突然开始上涨。

    曹健大惊,“肯定是上游下雨,雨水流到这儿了,我们得加快速度,不然沼泽水位上升,这里都将被水淹没!”

    乔月咬紧牙关,“我没事,你顾好自己!”

    再艰难的环境下,她也可以求生,一片沼泽地,她肯定能过得去。

    他俩不好过,后面的人也差不了多少。

    但他们都是军人,这点基本的忍耐力,还是有的。

    唯独周进最遭罪,嘴上骂骂咧咧的话就没停过。

    他虽然也是军人,但毕竟一直养尊处优,在军队里吃苦耐劳的精神,都被抛到了一边。

    “周少,你注意着脚下,这里的地形似乎发生变化了,真他妈的诡异,沼泽居然还能移动!”刘长生骂道。

    其实不是沼泽在动,是地下的水在流动。

    “前面还有多远!”周进冻的嘴唇发白,现在是秋天。

    树林里的温度本来就低,再加上他们全都泡在水里,淤泥吸走了身体的温度,越待越冷。

    “快了!”刘长生其实没有太看得清,在这样的地方行走,很耗费力气,他现在有点后悔在进来之前,没有食物填饱肚子。

    好几次,两人差点被流动的沼泽冲倒,幸好及时抓住了树枝或是藤蔓。

    乔月走在最前面,被瘴气熏的,视线有些模糊。

    她狠狠咬了下舌头,疼痛使她能保持清醒。

    终于走上平坦的陆地,虽然累的双脚都要迈不动,但是她不敢停下来。

    身上的衣服,沾满了潮湿的淤泥,又湿又重,如果一直这样,十分危险。

    她好歹也是女的,要换洗衣服,避开他们很重要。

    所以,她没有等后面的曹健跟上来,便飞快的钻进了没有小路的林子里。

    真的是茂密,她进去之后,后面走上岸的曹健,只在地上看到脚印,趴在草丛,却再也找不到她的行踪。

    后面跟上来的两人,不怀好意的调侃道:“哟,你一直追着的姑娘,好像把你给甩了。”

    曹健没搭理他们,低头看着身上的衣服,像极了泥坑里滚了几趟,也实在难受,“我去找找看附近哪有水源,得赶紧洗洗,再检查一下身上有没有蚂蟥!”

    蚂蟥这种东西,不仅恶心,更加可怕。

    它会躲在树干,或者草丛的叶子上,在你经过时,附着到皮肤上,再悄悄吸干你的血,而你根本不会感觉到一丝一毫的疼痛,它们能分泌出麻痹神经的东西。

    乔月钻进林子里,不敢停留,奔走了十几分钟之后,找到一处小水潭,又在水潭边选了一处空旷的地方放下背包。

    然后,整个便跳进了水潭。

    “真凉!”

    其实不应该叫水潭,只是水从山上流淌下来,经过比较宽阔的地方,形成类似水洼的地方。

    不过这是活水,还是山泉水。

    乔月在水里脱下外衣,上身只留了个背心,连内衣都脱了。

    下面的裤子也要脱下来洗,好在她就防着可能需要野外洗澡,所以在里面又穿了条短裤。

    其实这样的打扮,在现代,到处走都没问题,但是在这里,就比较不合风气了。

    湿了的衣服,在林子里,很难晾得干。

    眼见天色其实也不早了,虽然还没有完全黑,但是再走下去,也未必能找到合适的地方露营。

    倒不如今晚早点休息,明天天亮之前,收拾了东西上路,也是一样。

    夜晚在林子里穿梭,是很危险的行为。

    因为没了阳光,林子里伸手不见五指,跟瞎子没什么两样。

    乔月把洗干净的衣服,甩在大石头上,又检查了下自己身上,确定没有吸血蚂蟥,才完全放心。

    对了,鞋子也要清洗。

    而且这种天气,绝对不能穿着湿鞋子过夜,否则你这一夜,可就别想过的好了!

    在附近找来干燥的松木,从松树的树干上,可以刮下松油脂,还有废弃的鸟巢,用来升火。

    东西都被收走了,没有打火机,也没有火柴。

    只能靠钻木取火。

    看似简单的事,其实做起来一点都不容易。

    首先,它不是随便钻几下,就能起火。

    它需要合适的木材,快速不间断的摩擦,有时可能要持续十几分钟,中间不停顿。

    这事乔月前世干过,现在还需要适应一下。

    整整折腾了一个小时,火绒才开始冒烟,小心的吹出火苗,才算完美的生火。

    看着亮起的火苗,内心的满足感,那是使用火柴轻松点火,绝对感受不到的快乐。

    这时,天已经渐渐的黑下来,而且黑的速度很快。

    借着还有亮光,乔月赶紧用捡来的松树枝,将火堆燃起来,再用几树树枝,搭起一个简易的晾衣架。

    还有她晚上睡觉的地方,测试才刚刚开始,她需要保持好的身体素质,如无必要,还是不要熬夜的好。

    而且到了后半夜,肯定是半醒半睡。

    乔月不喜欢睡地上,所以就在火堆的上方,找到合适的树杈,再用其他的小树枝搭上去,形成一个简易的三角形床铺。

    火堆在下方,有足够的距离,保证不会烧到树上,同时又能提供温暖,驱赶蚊虫,一举数得。

    等她做好这一切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除了火堆的光亮,四周黑的什么都看不见。

    已经不能再去找吃的了,她只有饿着肚子,躺到自制的树床上面。

    地面有火堆,真的很舒服,否则这样的夜里,她非得被冻着入睡不可。

    为了防止火堆熄灭,她用特别的方法,将火堆圈起来,让它慢慢的燃烧,却不会熄灭。

    耳边有叫不出名字的鸟叫,偶尔还能听到处,不知什么地方传来的动物吼叫声。

    上半夜,乔月睡的很熟,到了后半夜,火堆的光亮在慢慢变弱,她也醒了一点,却没有动,依然安静的躺着。

    忽然,有沙沙的声音传来。

    乔月猛地睁开眼睛,不着痕迹的挪动身子,朝大树的树干处挪去。

    只要离开了火堆光照的范围,彻底隐入黑暗之中,才能完全掌握主动权。

    沙沙的声音越来越近,乔月连呼吸都调整了,轻的几乎听不到。

    片刻后,从林子里钻出来一个黑影,看身形,应该是个人。

    此时的乔月,已经跟黑暗融为一体,身上白的地方,都被藏进了茂密的树叶之中。

    那人蹲在火堆前,拨弄了两下,看着火堆好像要灭了,还吹了两下,又抓了几根小木柴,把火堆重新点燃了。

    有了光亮,他的样子,也渐渐变的清晰起来。

    “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别躲了,是我!”曹健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这小姑娘真的是没让他看走眼,野外生存能力也太强了。

    他们几个大老爷,压根没想到生火洗衣服的事。

    只在小溪里,洗了澡,湿衣服拧干了,晾在一边,能不能干,就很随意了。

    他本来一早就想来找乔月,但是转念一想,她肯定也要洗澡,来早了不好,况且,他还得背着周进等人。

    其实他也想分开了走,跟那几人凑一块,不是什么好事。

    要说曹健为什么非得跟着乔月,难道是有什么隐情,或者有人拜托他照顾乔月的?

    真的想多了,全都不是。

    曹健就是聪明,懂得识时务,审时度势,不会盲目的自信。

    他会分析即将面临的形势,再找出一个最佳,最恰当的方案。

    目前来看,跟着乔月,就是他的最佳方案。

    在他没有找到更好的方案之前,他会一直跟着乔月。

    至于他自己为什么不能独立行动,那也是基于他对自己的评估。

    乔月听到是他的声音,并没有放松多少,“你转过去,我要穿衣服!”

    对封瑾以外的男人,她没有露肉的习惯,即便她现在穿的并不暴露。

    “好,我转过去,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偷看,我还不想死的太早!”曹健默默背过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