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4章 该怎么走?
    小八淡淡的瞟他一眼,“如果不是有女生参加,有可能真的让你们裸奔!”

    本来是有这一项,但是被韩应钦剔除了。

    小四负责将他们的背包全都收集起来,扔到了车上。

    韩应钦接着道:“今天的测试内容,是要到达指定的集合地点,最后到的人,被淘汰,这是给你们每人分配的东西,口粮只够吃一天,剩下的你们自己解决,地图每人一份,上面标注了集合地点,以及路线,但地图未必准确,自己判断去吧!”

    小八给每人发了一个小袋子,真的是小,只有巴掌大小。

    里面装着一份地图,一块压缩饼干,同样很小,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

    “水呢?难道没有配备的水源吗?”周进将包翻了个底朝天,也没翻出水壶。

    韩应钦冷嘲,“给你水源,再给你备下足够的食物,是不是还要帐篷?你以为这是让你们去露营吗?现在——出发!”

    韩应钦一向讨厌婆婆妈妈一大堆,要是换成周文兵在这儿,绝对能啰嗦上半个小时,而韩帅,只用了几分钟,也只交待最重要的部分。

    乔月默默将小包,系在腰上,对小四他们挥挥手。

    韩应钦至始至终,没有跟她说一句话,只是第一项的测试,对于她来说,完全没有问题。

    为了避嫌,还是把关心放在肚子里吧!

    从民房大宅出来,再经由小路上山。

    走了二十几分钟,就已经进入深山。

    这样的徒步前进,对他们十人来说,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现在唯一的麻烦,是地图的准确性,以及怎样才能更快的到达目的地。

    周进走在乔月后面,观察了她很久。

    刘长生却对他的作法,大为不解,“周少,你该不会是暗恋她吧?”

    周进冷冷的扫他一眼,“你别掉以轻心,这个小姑娘城府很深,能参加这样的测试,如果不是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那是不可能的。”

    “是吗?”刘长生也盯着乔月的背影一个劲的瞧,最后摇了摇头,“我没看出来。”

    曹健跟乔月并排走着,曹健能感觉到身后紧盯着的目光,“你是不是得罪人了?后面的周少,似乎要把你当成眼中钉了。”

    乔月停下来,拿出地图,比照眼前的景物,“能被周少盯上,也不是人人都能享有的荣幸,对吧周少?”

    她故意大声说,让后面的人听见。

    周进此刻也不用隐藏自己的情绪,所以他此刻的表情,怎么看都带着点凶狠,“被我盯上的人,可没什么好下场,你最好有心理准备,前面的某一段路,有可能成为你的坟墓!”

    乔月收起地图,冲他扬唇一笑,“这句话,还是送给周少自己吧!”

    曹健后来的路上问她,“你怎么不害怕?”

    乔月眉梢微挑,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害怕?”

    她的反问,让曹健无言以对,害怕还需要理由吗?

    呵呵!

    害怕当然需要理由,如果被威胁的一方,实力弱,才需要害怕。

    反之,根本不需要害怕,只要被挑战,以及对即将发生事情的期待。

    进入茂密的林子,很容易迷失方向。

    临近中午时,第一分歧产生。

    十人中,曹健跟乔月站在一起,周进则是跟刘长生一队,剩下的人,也是各自组队,自然而然的分成了俩俩一队。

    “前面沼泽,路不对,应该重新找条路!”刘长生对照着地图说道。

    原本他们不需要共同前进,但路摆在那,走与不走,都是这一条路。

    况且现在只是开始,最危险,也是最考验的都在后面,现在分开了,未必有什么好处。

    周进皱眉,看着绿油油,泛着臭味的沼泽,也不愿意从这里走,“那就再重新找,这里并非热带雨林,沼泽面积不会太大,绕路过去,才是上策!”

    有几个人也同意他的看法,毕竟沼泽这种地方,能不走,还是尽量别走。

    曹健却转头看向乔月,“你的意见呢?”

    乔月收回观察沼泽的目光,她觉得这人挺有意思,“你为什么一定要询问我的意见,又为什么要一路跟着我,你得搞清楚,咱们是淘汰制,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成为你的队友!”

    曹健淡淡一笑,“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就是看人很准,我觉得你是可以信任的人,从你的眼晴里看出来的,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相信你?如果我能跟着你,挺到最后,最后被你淘汰,那也没什么不好!”

    乔月意味深长的笑了下,“无论你怎么说,我也不会全然对你信任,这世上好人很多,但是坏人也不少,你想跟着我,随你的便,只要别想算计我,否则后果自负!”

    她说最后一句时,眼神是狠辣的。

    曹健没有怀疑她的威胁是否夸大其词,“这样吧!我走在你前面,你指路,我走,应该就行了吧?”

    乔月没再搭理他,开始低头在附近寻找草药。

    沼泽地有瘴气,吸多了容易使人昏迷。

    而且沼泽里,寄生虫很多,尤其蚂蟥,恶心又难以清除,最讨厌这玩意。

    曹健看到她的动作,便猜到她要走哪条路。

    于是也默默的跟着她一起找,“是这一种吗?”

    曹健先她一步,找到一种紫叶子的草,递给她看,脸上笑的还那么灿烂。

    乔月眸光淡淡的瞟他一眼,“你学过中医?”

    “那倒不是,我小的时候住的地方是山区,我们那儿有的时候,会遇上蚂蟥泛滥的夏季,我每天出门前,奶奶都会用这种紫叶草的汁,给我涂遍全身,奶奶说,蚂蟥最讨厌这个味道,抹了它,蚂蟥就嫌我臭了。”曹健的眼睛很亮,语气轻快,回忆的时候,眼底深处,还有水气浮上来。

    乔月没再说什么,现在无论曹健说什么,她都不会对他百分之百的信任。

    周进站在树下,看着两人低头寻找着什么,对刘长生使了眼色,刘长生点点头,吐掉嘴里的草根,走了过去。

    “喂,你们俩个在挖野菜吗?”刘长生的语气不怎么好,有点趾高气昂的感觉。

    乔月对他的问题,充耳不闻。

    曹健不想气氛弄的太僵,便对他简单解释了,“我们打算从沼泽走,当然,只是我们,至于你们要从哪走,那是你们的事!”

    “走沼泽?”刘长生差点笑出声,“你们脑袋有屎吗?沼泽那是能随便走的地方吗?搞不好是会陷进去,再也出不来!”

    曹健见他态度嚣张,本来不想搭理他,但是转念一想,还是好心提醒他,“你以为韩帅给我们的测试,就是简单的让你爬山,再安全舒适的到达目的地?”

    韩应钦训练新人的方法,以变态出名,怎么变态怎么来,绝不跟你走寻常路,所以他同意乔月的做法。

    即便真的可以绕过去,也不晓得要绕多远,就算真的绕了,谁能保证一定绕的路,一定比这沼泽安全?

    刘长生将曹健的话,原封不动的带给了周进。

    而周进听完了之后,还真的开始认真重新看了地图。

    不仅是他,其他人也开始重新审视这条路,当发现这里可能是唯一的路之后,众人心里的想法各有不同。

    有人对乔月这个小姑娘另眼相看,有人也开始寻找通过沼泽的办法。

    他们这些人,除了乔月,全都是军人出身。

    野外训练,什么苦没吃过,穿越沼泽,真的算不得什么。

    “准备一下,跟他们一起行动!”周进合上地图,果断下了决心。

    “好!”刘长生也没啥意见,主子说了,他当然得从命。

    有了曹越帮忙,乔月找到不少的紫药草,用地上捡的石头碾碎,涂抹在身上,主要是腿跟手臂,还有脖子,容易裸露的地方,都要抹到。

    曹健也抹了,这一点,他心里也清楚。

    “先填饱肚子,趁着阳光最强的时候,赶紧过去,”乔月还是提醒他了。

    曹健笑的很清爽,“好,我听你的!”

    乔月看他一眼,没有作声。

    压缩饼干真的不好吃,吃进嘴里,像嚼着干草,没有水,只能硬往下咽。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准备好了,没有跟其他人打招呼,直接进了沼泽。

    其实乔月心里有数,就像他们说的,这里不是热带雨林,沼泽其实大多是淤泥跟雨水的混合。

    不会太深,但是也别轻易陷进去。

    “要不还是我在前面吧!”曹健本来是要走在前面的,但乔月先一步走在前面了。

    “你不用多想,我走我的,你走你的,如果你陷进去了,也别怪我!”不是她冷血,而是进到了这里,生死只在一线之间,谁也不敢保证,脚下的路一定是安全的。

    “这是当然,我怎么会怪你,按理说,你是女孩子,我应该保护你才对。”曹健感觉自己好没用,尤其是当乔月什么都冲在了前面,而他一个大男人,却躲在小姑娘的身后,不是没用又是什么。

    “我们也走这条路吗?”另两人的队伍,也犹豫着要不要跟上去。

    “我不跟,韩帅之前说过了,地图也未必准确,所以我们要有自己的判断,如果你愿意跟,我就自己走了。”石磊收拾了东西,并不愿意跟随乔月他们进入沼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