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2章 我的男人要走了
    可是他的手,还没能触碰到封瑾的肩膀,就被一个过肩摔,整个人被摔飞了出去。

    封夭啧啧摇头,“太凶残了,他可是周文兵的儿子!”

    “那又怎么样?”封少没怎么在意,走到乔月身边,牵起她的手,“从现在开始,不要打扰我们,直到离开!”

    封天呆了,“这还很早呢?你俩就非得窝在一块了?”

    封瑾讥诮的看他一眼,“你这样的单身不懂。”

    他说的太含蓄,反正封夭是没怎么听懂。

    单身怎么就不能懂了?

    还没等封夭想明白,周小公子已经一脸愤怒的爬起来,叫嚣的嚷道:“他人呢?你怎么让他走了?他还没给我解释清楚呢!”

    “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执行任务,听从上级领导的安排,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还要什么解释?”封夭显的有些不耐烦。

    这个周楠,老早就跑来闹了。

    无非是不想跟随队伍外出执行任务,谁知道是不是他那个阴险老爹出的主意。

    “什么叫听从领导的安排,你们的领导就是我爸,我爸他根本不会让我参加什么营救行动,那些是特种部队应该干的事,不是我,你去告诉封瑾,我不会加入他的部队,t国是个什么地方,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吗?”周楠气死了。

    周文兵起初跟他说的时候,他还没那么反应,直到从周文兵的秘书那儿,听说了如今真实的情况,他简直要疯了。

    一个到处是战乱,又穷的吃不上饭,到处是垃圾的国家,他才不要去呢!

    封夭听的无动于衷,“哦,你不参加是吗?那干嘛要找封瑾,你应该去找你爹,这事又不关封瑾的事。”

    周楠气过了头,忽然明白了,眼前的男人,分明是在跟他打太极,“我不跟你说,我直接去找封瑾!”

    “别找了,他不会给你任何解释,这一趟t国之行,你非去不可,小子,好自为之吧!”封夭露出一个迷之微笑。

    周楠抱着还很疼胳膊,站在那,久久不能平复自己胸膛里的怒火。

    不行,他坚决不能去。

    看情况,他老子跟封瑾不对付,现在分明是他老子,封瑾拿他做挡箭牌。

    周楠越想越害怕,好像这一趟t国之行,小命就不保了一样。

    不行,他一定要躲过去。

    对,到时候躲在家里不出去,打死都不出去,等时间到了,他们自然就走了。

    周楠打算的很完美,却不想有人想在了他的前面,已经堵截了他的退路。

    宿舍内,封少是打定了主意,从现在开始,直到离开,都不再出门了。

    晚饭,也是他去食堂打了饭,带回宿舍。

    省得出去一趟,再惹什么是非。

    乔月其实也懒得出去瞎跑,这里她也不认识,到处都是陌生的,真的不如血狼基地待着舒服。

    两人窝在小小的单人间,也很温馨。

    乔月没有再问有关任务的事,她心里清楚,有些行动内容是要保密的。

    至于刚刚在外面闹腾的人,她也懒得去想,不能因为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打乱他们的二人世界。

    床头一盏小小的灯,灯光不亮,能着照亮的范围很小。

    封瑾靠在床头,灯光照亮了他的脸。

    乔月趴在他胸口,一手摸着他的腰,就像之前说过的,让她摸个够,还不能隔着衣服。

    对封少来说,又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哎呀!”乔姑娘突然立起脑袋,“我的功课怎么办?”

    封瑾被她的样子逗笑,身子往下降了些,睡到了枕头上,重新将她搂进怀里,嘴巴贴着她的脸颊,“就算你只会考零分,我也不会嫌弃!”

    乔月握着小拳头,娇嗔的捶了他一下。

    同样的拳头,场合不同,面对的人不同,效果竟然差了这么多,简直惊掉下巴。

    封瑾抓住她作乱的小手,放在唇边亲了亲。

    躺在单人小床上,亲着亲着,就容易亲出火来。

    半个小时之后,某人又急匆匆的跑下床,奔进了洗手间,舀起凉水冲了个凉水澡。

    乔姑娘趴在床上,抱着被子,笑的不可自抑。

    其实好喜欢看他,失去自制力的样子。

    第二天早上六点,封夭敲了门。

    他只敲了两下,相信封瑾一定听到了。

    床上的人,猛地睁开眼睛,那双眼中,没有丝毫睡意,清醒无比。

    低头看了看怀中睡的正香的人,眼中的冷意慢慢散去。

    轻手轻脚的抽出被她压着的胳膊,依依不舍的下了床,忽然发现,他现在真的很贪恋这一份温暖。

    行李昨天就已经收拾好了,一个简单的行军背包。

    换个战地迷彩服,戴上帽子,最后看了眼床上依然熟睡的小姑娘。

    强忍着还想再亲亲她的冲动,只因不想吵醒她,也不想让她看着自己离开。

    封夭在门口看的手表,看到第三次的时候,门才打开。

    “可以走了?”封夭问的语气有些调侃的味道。

    “走吧!不过在此之前,先去揪一个人!”封瑾的眼神有些凶狠。

    他没有看到的是,就在房门关上的一刻,床上的人儿,睁开了眼睛,同样的清醒,没有丝毫睡意。

    乔月没有开灯,默默的穿上衣服,也随即离开了房间。

    封瑾二人,直接找到了周楠的房子,也不用敲门,直接用脚踹开了门。

    “谁!谁!”周楠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来,眼睛还没睁开。

    封瑾啥话也没说,直接走进去,打开灯,看了眼手表,“你只有三分钟,要么被我拖走,要么自己爬起来收拾东西,然后跟我走!”

    周楠终于彻底清醒了,“我不走,我哪也不去,你赶紧从我这儿滚出去!”

    “看来你是想选第一种了!”封瑾不再跟他啰嗦,飞快的走上前,一把揪住周楠的头发,强硬的将他拖下地。

    可怜周楠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小内裤,却被封瑾真的拎了出去,任他一路上鬼吼鬼叫,也没有放手的意思。

    封夭无语的笑了笑,本来不想管的,但是考虑到后面还有行动,总不能一直让他光着身子,有碍观瞻。

    于是,便好心的给他打包了行李。

    周楠的叫声,搞的整个军事学院的人,有一半都醒了。

    所属小队的人员,已经整装待发。

    封瑾将周楠扔在众人面前,“他也是我们之中的一员,秦夏,你负责看住他,如果他有任何问题,你直接处理,我的要求,只要人活着,明白了吗?”

    “是!”站在队伍第一个的秦夏,迈前一步,敬礼之后,便将周楠拖到了队伍中间。

    他参加此次行动,是封瑾特批的。

    这支队伍,说白了,它不是血狼,没有高度的默契跟配合。

    虽然都是精英,那也改变不了,整体不和谐的事实。

    还有一点,也是很重要的一点,这支队伍里,他只能信任封夭,但是秦夏来了,就会大不一样。

    比如,看管周楠这样的任务,秦夏最清楚他需要达到什么样的目地。

    “现在开始点名报数,检查装备,准备登机!”封瑾扫了眼八人的小队。

    封夭走过来,将背包扔给周楠,“你最好断了逃跑的念头,在我们眼皮底下,你是铁定跑不了!”

    周楠冷的瑟瑟发抖,光着身子,也只好先穿衣服。

    这个时候,他多么想让父亲出面解救。

    可是……

    周楠抬头,看向亮着灯的校长办公室。

    周文兵披着外套,站在窗前,下面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可他却没有要下来的意思。

    几分钟之后,轰鸣的飞机,降落在训练场上。

    晨光中,八人坐上了军用直升飞机。

    乔月突然从楼里跑出来,追着飞机离开的方向,追的挺远的距离。

    “老大,嫂子追出来了!”秦夏出声提醒道。

    一抬头,却看见封瑾正望着越来越远的影子,默默不语。

    周楠还是不爽,嘀嘀咕咕,骂骂咧咧,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当飞机驶离飞院的范围,封瑾的眼中突然划过一抹凌厉,在周楠还来不及反应之前,一掌劈在他的脖子上,将人打昏了过去。

    看着软软倒在地上的周楠,封夭跟秦夏没有丝毫意外。

    坐在对面的四个人,却有些讶异。

    “队长,他是周楠!”李晟提醒他。

    封瑾若无其事的抬起头,“他太吵了,我说了,只要人不死,就是我的底线,这绝不是开玩笑的话!”

    这一刻的封瑾,突然变的冷酷,变的不尽人情。

    却又好像,这样的他,才是真正的封瑾,血狼队长。

    李晟等人没在说话了,其实封瑾说的也没错,只要人不死,他们也算对得起周文兵。

    此次行动有多危险,大家心知肚明。

    周楠倒在那,无人问津,好不可怜。

    地面上,乔月一直看着飞机远去,一直看着。

    周文兵不知何时来到她身边,陪她一起看着空荡荡的天空,“他们会回来的!”

    乔月收回视线,转头看向他,唇角微微向上翘,那是一个冰冷至极的笑容,“他们当然得回来,如果我男人回不来,你就给我等着吧!”

    周文兵被她的眼神吓到,不是他胆子小,而是这丫头的眼神,咋好像是要撕碎他似的。

    ------题外话------

    宝贝们,今天就这么多哈,乖乖睡觉啦,明天会更早一点,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