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吃醋
    “小琳!”

    就在吴春琳要坐进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叫住了她。

    那个小菊的小姑娘,已经换了一件比较正常的衣服,站在离他们不远处,看样子是偷跑出来的,因为她脚上穿的是拖鞋。

    “小菊,你怎么来了?我不用你送,你快回去吧,被老板看见了,她会惩罚你的!”吴春琳好心的提醒她。

    红楼里,像小菊这样的姑娘太多了,谁能救得过来?

    除非红楼倒闭,不对,就算红楼倒闭,楼里的小姐,也会有人接手,不会让她们离开。

    小菊没有看她,而是看向了坐副驾的乔月,“你是小琳的同乡对不对?也一定是你救她的,可不可以请你把我也救出去,我才十四岁,是被他们拐卖到这儿的,你也带我走吧!”

    乔月转头看她,想了想才说道:“你不要着急,我会拜托人过来查抄这里,只要查到周进的违法行为,就可以将这里查封,你们也能得救。”

    跟吴春琳的想法一样,她救不了所有人。

    不过既然看见了,能管的,她还是会管一下。

    不为别的,只因大家都是女人吧!

    也的确只有查封了红楼,拔掉周进的势力,再让人过来专门负责他们的善后事宜,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只是没想到,她的善意,却让小菊听到崩溃。

    “借口,都是借口,你就是不想救我,你可以救她,为什么不能救我,你这个女人真恶毒,你是要看着我死吗?”小菊叫的声音很尖锐,成功引来红楼的保安。

    保安二话不说,就将她拖着往回走。

    关键是,都这样了,她还不忘骂吴春琳没良心,骂她不讲义气。

    又骂乔月,没有救她,没善心,迟早遭报应。

    乔月看的一脸懵逼,“我说什么了?”

    吴春琳有些难过,“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害的你被她羞辱,其实我之前也觉得她好像变的不正常了,经常一个人坐着,自言自语,还时不时的发疯。”

    林玉梅定定的看着窗外,声音平静无波,“在这里待久了,不是疯,就是死,没什么区别,都是一样的。”

    吴春琳嘴巴动了动,最终也没说什么。

    秦夏发动车子,“周进做皮肉生意,已经有几年了,根基很深,今天如果不是小四过来,他不会轻易放人,每一行都有自己的规矩,咱们没有按规矩办事,就是犯规,当然了,他身为军人,本身就不该干这个,韩局长真要查他,红楼也非得关门不可!”

    “我明白,你的意思就是,现在不好动他。”乔月心情说不出的闷。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最好等你们测试结束,或者干脆!”秦夏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乔月笑了,犹如春暖花开,“哎呀,好久没有下狠手了,真挺怀念的,想当初,当着郑宏宇的面,干掉的几个人,真是过瘾!”

    秦夏本来还想翻白眼,但是又一想,她说的似乎也没错,“韩局叫您过去吃饭,真的不去?”

    “不了,回家陪你们老大吃个饭,很快就要各忙各的了,她们俩,你看着安排,尽早让她们回到衡江市!”

    “行,待会先送你回去,再我送她们上火车,再给董嘉年打个电话,让他跟进,保准安排妥当!”秦夏早就想好了。

    “你不用送我,先送他们吧!我自己坐车过去。”

    火车站跟军事学院,在两个不同的方向,来回跑太麻烦了。

    “你一个人认路吗?”

    “你说呢?”乔月笑着反问,临下车前,回头对她们俩说了声,便要下车。

    “乔月!”林玉梅叫住正要下车的她,“谢谢你!”

    不管怎么说,乔月找到了她们,救出了她们,这是一份恩情,可能她们这辈子都无法偿还。

    乔月淡淡的笑了下,没说什么,下了车。

    站在路边,看着车子开走,她终于可以认真打量这座城市。

    此京都,已不是她前世的京都,但八十年代的质感,还是差不了多少。

    街边的收音机,放着欢快简单的音乐节奏。

    满街都是穿牛仔裤的年轻人。

    要么头发梳的油光锃亮,要么烫的像大麻花。

    乔月经过的地方,有不少聚集在一起的年轻人,对她看的目不转睛,吹口哨,喊着不成调的曲子。

    乔月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朝他们瞟去一眼。

    这一眼可不得了。

    本来就是青春萌动年纪的男生,谁不喜欢漂亮小姑娘。

    乔月这一眼,可让他们激动坏了。

    有两个胆大的,飞跑过来,挡住了乔月的去路。

    “小妹妹,一个人吗?要不要跟我们玩,我们有最新国外大片,科幻片,恐怖片,都有!”

    “要不跟我们跳舞,你会跳吗?不会跳的话,我们教你啊!”

    两个青葱少年,看着乔月的眼神,那叫一个热切,只差没有伸手拉她了。

    乔月看了眼他们手里的收音机,这年头似乎很流行拿着个收音机,到处跟人飚舞。

    “抱歉,我没有兴趣!”她打算绕开两人离开。

    但是,似乎没那么容易。

    “别走啊!没有兴趣可以培养嘛,或者,你想玩什么,我们也可以陪你。”

    另一个梳着大背头的男生,许是见着乔月似乎还想走,下意识的伸手要拉她,“对啊,我们陪你玩,你是外地人吧?听口音不像本地的,我们都是土生土长的京都人,我们带你去玩!”

    “你们要带她去哪?不如也告诉我一声!”封少推开车门,从车上款款走下来,绝对是带着黑暗系的风。

    操!

    他出来找媳妇,路上遇到秦夏,知道她在这一片,便沿路找了过来。

    没成想,却让他看见这一幕,真是让人生气,很生气。

    他想打人了,因为拳头很痒。

    乔月听到他的声音,莫名就觉得欢喜,也不管那两人,径直朝他跑过去,扑进他怀里,一把抱住他的腰,腻了又腻,“你怎么来了,不用训练了吗?”

    封瑾低头看她时,眼中的冷意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怕你走丢了,或者玩疯了,所以出来看看。”

    “哪有玩疯,今天干了好我正事,我找到林玉梅跟吴春琳了,秦夏送她们去车站,到了那边还有董嘉年接手,而且我也没有跟人打架,很乖吧?”乔月冲他笑的灿烂,嘴角咧到最大。

    封瑾瞧着她的眼睛,说不出的心疼,他知道乔月不惹事,不跟人打架,那是因为这里不是衡江,她怕给自己惹麻烦。

    封瑾的心疼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让乔月觉得心里酸酸的,“你干嘛这副表情,我不惹事还不好吗?”

    封瑾摩挲着她的脸,“不用刻意压抑自己的情绪,也不用为了我,委屈自己,我娶老婆回家,不是为了让她学会委曲求全的!”

    乔月怔怔的看了他有好几秒的时间,然后羞涩的笑了,整个人又腻进他怀里,脸蛋贴着他的胸膛,“你这样会把我惯坏的。”

    站在不远处的小年轻,觉得自己站着像个傻子。

    本来还以为能钓到漂亮小妹妹,跟他们一起玩呢!

    却没成想,人家是有主的,而且这个主,看上去高大威猛,走路都带着风,好像很不好惹的感觉。

    就在几人筹措着,是走,还是继续留下看戏时。

    那个男人凌厉嗜血的眼神,突然射向他们,好像无数的刀子,朝他俩丢去,那股子阴风,似乎都能感觉得到,正在扑面而来!

    只一个眼神,连动作都没有,就吓的几人脑子空白,拔腿就跑。

    等跑出老远,一直跑到另一条街道。

    几人才恍然反应过来……

    “我们干嘛要跑?”

    “对啊!我们为什么要逃跑?”

    “我是看见你们跑,我才跟着跑的呀,难道不是看见什么可怕的事才逃跑?”后面站着的小男生,年纪更小,就是跟着他们后面混的,一脸的茫然。

    先前的两个少年,觉得很丢人,不好意思说,他俩是被人家一个眼神吓到,才掉头逃走,于是编了个谎。

    “那……那个人我们认识,他很厉害的,咱们惹不起,所以就得跑路啊!”

    “何止是厉害,我知道他在黑道上混过,可能还打死过人,我们刚刚调戏他的女人,他肯定不能轻饶了我们!”

    “对,所以咱们就得跑,反正他也不知道我们是谁,跑了,就找不到了!”

    两人越说越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

    没错,绝对错不了,瞧他们的猜测,多么明智。

    封瑾不穿军装,又严肃冷酷的样子,跟黑道老大还真挺像。

    另一边,假的黑道老大,拉着自己的女人上了车。

    乔月还奇怪呢!

    “刚才这儿还很多人呢,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可能是他们有事离开了,不用管他们,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封少嗤之以鼻,在他眼里,可不就是毛都没长齐的毛孩子。

    乔月坐进车里,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封大叔,其实我跟他们的年纪差不多呢,我是不是也是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

    “你?”封瑾握着方向盘,转头看过来,眼睛却是往下,滑过她的胸前,“发育的还差了点,再发育的空间,也还是有的,以后我会努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